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古代幸福生活 全文+番外-第233部分

,就是订了亲也是要想象一下。
肩膀上立即被朱睿捶了一拳,笑骂道:“别混说,姑娘的名字也是乱说得的。”思虑着沈校尉和薛将军家里是什么关系的时永康还在寻思:“不对呀,你们家里要是世交,怎么你军功上总是亏呢?”
这一年打了五、六仗,韦大昌和时永康也各有建树,家里长辈们来信都是夸奖,只有沈校尉报上去的军功就要打回来一半,每每让韦大昌和时永康为朱睿鸣不平,在上司将军那里闹了几次,险些被记上一过这才算罢休。
“再说你家里来的信?”韦大昌也对朱睿道:“都是伯母的信,”那信笔力柔媚,让人观之忘俗,可是却是女人写出来的可以看得出来。韦大昌道:“沈伯父就从来没有信来,想是你军功扣的太多,他不喜欢的原因。”
时永康开始耸着朱睿:“真的是和薛将军家认识,回家哭去,让家里人找薛将军问问去。”朱睿一笑,薛将军当然是不会扣我的军功,全是父亲打回来的,看着时永康装哭的怪脸道:“你这次回家还会哭吗?”
“那是当然,”时永康是早就想好了的,对两个并肩的兄弟神气活现地道:“第一对着我妈哭,送的东西太少,吃的明年多送来,第二对着我父亲哭,散碎银子明年多送一些,马上带不下,再多一匹马就是,这里只有小集镇,连个换银票的钱庄都没有。有**换银票,又换得吃亏。一百两银票只给八十两,这样的人怎么不抓他治罪。”
一百两银票只给八十两现银,这样的事情人人都遇到过,可是不得不换,韦大昌嘻嘻笑着:“要么你别换,看着别人买吃买喝的,通头洗澡去。”但是也对朱睿道:“你父亲难道不疼你吗?就是我爹,见到我就板着脸训,我跟他没话说,可是这一年也给我来了两封信,通篇教训里,最后也一句出门在外,自己当心的话,你爹是怎么了?”
朱睿笑着带着他们同几个士兵擦身而过,这才道:“他事情多。”韦大昌家里是一板一眼,父亲严厉,时永康在家里活象毅将军,有时候象胖倌一样会耍无赖,不服气地道:“他难道比王爷还忙,王爷一年还来两次呢。你父亲就一封信也没有?”
“不是给我带散碎银子来了。”朱睿想想来父亲就美滋滋,后来带着毅将军又来了一次,给自己又送了吃的,天冷的衣服,然后和毅将军又一人给了一包散碎银子来。想想朱毅那个鬼东西,说父亲不让带,亏他想出来的办法,把碎银块塞到一件绵衣里穿在身上带了来,朱睿想想就要笑,回来不揍他了,本来是想揍他一来就在自己身前凑。
前面就是自己的帐篷到了,三个人进到帐篷里开始非议自己的父亲,在家里天不怕地不怕的时永康话最多:“我爹不好,上次家里有信来,说家里又多了一个弟弟,我妈带信给我说,让我多要钱自己放着,免得将来和人分。”
韦大昌也不说话了,他家里也是有庶弟妹,也是一样不喜欢,韦大昌苦着脸道:“老时,我倒是羡慕你,可是我爹动不动就拉着脸,没事就喊一声动家法,我才到军中来躲烦的,要不是回家看我母亲,我都不想回去。”
“我是回去要钱的,随便教训我弟弟去。”时永康道:“不然我也不回去。”两个人一起看着朱睿:“你有几个弟弟妹妹?”
朱睿赶快分辨:“我只有三个胞弟,一个胞妹,我父亲房里只有我母亲一个人。”听得时永康和韦大昌一起眼红:“这是哪一家,你到底是说出来给我们听一听,现在还有这样的家吗?”
不想跟他们扯自己父母亲的朱睿想要撵人了:“你们也回去收拾东西,我们明儿一早就走,路上还可以一起走一程。”
这两个人还不想走,看着朱睿在收拾,然后瞎猜:“伯母一定是个美人?”然后嬉皮笑脸再猜一句:“要么。。。。。。有手段?能管得住伯父?”
“没有,”朱睿回答一句,听听身边多了一声嘻笑声,却是朱小根的声音。朱睿拉下脸来:“你快收拾东西。”这个奴才听着倒笑起来。
得不到答案的两个人对着朱睿一通打量:“你生得象伯父还是象伯母?”朱睿笑而不答,从床上拿出来一把小小的玩偶,这是附近集镇上买的,时永康和韦大昌都知道:“这是给你四弟的。”朱睿早就说过:“给最小的弟弟带的。”
说到这里,朱睿提醒一下:“你们给家里带什么回去?”这就是件犯难的事情了,时永康想不出来,韦大昌也想不出来:“这里有什么?野草,草药,黄羊骨头,家里除了黄羊骨头,野草和草药应该都有,不用带。”两个人全是一个想法,我回去就行了。
然后看一看朱睿带的东西,朱睿也拿出来给他们看:“父亲说过不用带,有军功就行。”一句话说漏了嘴,又多引来几句追问:“你父亲是什么时候带的话,你也不告诉我们。”朱睿嘿嘿笑一声,打回来的军功,父亲说算是孝敬了,他心里明白。
然后是两件当地人穿的衣服,都是崭新的女人衣裙:“这是给母亲和妹妹的。”一件大一件小,韦大昌和时永康挤眉弄眼睛:“那天你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带给你意中人的。”
“又胡说了,我没有订亲,早就说过了。”朱睿把衣服小心地折叠起来,不让两个人用手碰,平时也不让朱小根用手碰,都是自己来。
韦大昌坐在朱小根床上,对着朱小根问话:“奴才,沈校尉是你们家长公子不是?真的是没有订亲?”
正在收拾书的朱小根洋洋得意地回答:“我们家二公子,我们家姑娘都是早早订亲的,我们小爷是最受重视的一个,所以这亲事嘛,在京里看过多少家,没有一家姑娘是相得中的。”
朱睿瞪眼睛道:“收拾你的东西。”由订亲也想问问别人:“你们才要给意中人带东西呢。”
一句话说得韦大昌愁眉苦脸:“不带,我不喜欢我表妹,是我母亲喜欢。”时永康又是怪脸:“不带,我订的是我父亲的世交,也喊我表哥,我一听她尖着嗓子说话,我就想跑得远远的。”
接下来再看朱睿带回去的东西:“这本古书,好不容易淘来的,带给我三弟,他才是文武双全呢,最喜欢看书。”这是有散走的商人那里淘来的,只有这么一本,却是本古书,朱睿就高价买了回来。
给毅将军的也是一把剑,这就是世子朱睿带回去的全部东西了。看得时永康和韦大昌只是阴阳怪气地:“幸亏跟你不是兄弟,要是你兄弟,就把我们都比下去了。”
朱小根又接上话了,脸上笑眯眯:“我们小爷在家里从来头一份。”在朱睿瞪眼以前,再低下头来收拾自己东西,装作看不到。
三个人又最后约定,明儿一早几点钟走,这才分开各自回去收拾东西,另外两个有奴才的校尉,又不带东西回去,当然是更省心不用收拾。
第二天一早,有假回去的军官倒是有不少。苏南奉命过来靠拢,也在薛名时帐中,想着再和世子说几句话,听说下一次不是去自己军中,是去周亦玉那里,看着三个小校尉过来辞别,薛名时拿出来自己带回家的东西,亲手交给世子朱睿:“有劳沈校尉,不麻烦你到我家跑一趟了,给我女儿宝绢就行了。”
又提了一次让沈校尉见自己的女儿,再听第二次的人都起了疑心,第一次听到的苏南也起了疑心,但是不管先对世子寒暄两句:“说你过了年就去周亦玉那里,我来看看你。不过我没有什么东西让你带,我住的地方离你家太远。”
薛名时看看苏南,苏南也看看薛名时,等世子等人走了,苏南才瞪大眼睛问出来:“老薛,我问你,你有东西难道没有人往回送,昨天是刚走的人你怎么不带,偏生要他带,还亲手交给你女儿?”苏南狐疑地道:“你什么意思?”
“你没有女儿,问这个干什么。”薛名时不予理会:“等你有了女儿,你就明白了。”苏南嘿嘿几声:“我当然明白,我家里两个儿子,我只是在想。。。。。。”苏南凑近薛名时问一句:“王妃还会不会再生小郡主?”
听过以后差一点儿没有岔气地薛名时认真对着苏南一通打量,头大大的圆滚滚,脸色红通通的大鼻子,慢慢腾腾地回答苏南:“你儿子,长得跟你一样的尊容吧?”
多点了几次头的苏南笑得象是天真的孩子:“儿子当然要象爹,沈校尉就长得象他爹。长得象我才好,我告诉你,我军中又新到一批士兵,又有两个长得象我,你还别说,我这张脸,是长得不错。”
帐篷里在胡说一气开心,外面朱睿三个人上了马出营,时永康也一样狐疑:“薛将军不是相中了你吧,要让你做他家的女婿?这样的狗屎运,你是怎生撞来的。”
韦大昌接上话道:“你回家把亲事退了,在军中打听一下哪一位将军家里有姑娘,就调过去得了。”
身后是黄尘弥漫中,朱小根和另外两个奴才也正在扯:“我们小爷的亲事,要找天上没有,地上无比的姑娘才行。”一时说错了话,朱小根自己没有想起来。。。。。。
早早就知道儿子要回来的是妙姐儿,早几天就让人去收拾房子,做世子爱吃的东西,然后再进来看胖倌,小王爷胖倌又肿了一次屁股,趴在床上这是第二天,正趴着在玩皮球,拍几下拍没了,旁边的小丫头就帮他捡了给他再拍。
看到母亲进来,就嘴里哼哼唧唧地要哭,妙姐儿在儿子身边坐下来,揉抚着他的大脑袋:“以后要听话了,见天儿就挨打,大哥回来了,也让他训你去。”
胖倌一听眼睛就亮了,对母亲问一句:“大哥今天回来?”可是自己屁股疼疼,走路都不舒服,还是趴着最舒服。
妙姐儿看着儿子,表哥说随我,这哭完了眼睛什么事也没有,一夜就过来了,跟没有哭一样。妙姐儿耐心哄劝道:“说是今天回来,你要听话才行。”
房外走进来朱宣,也来看看胖倌,一进来就听到胖倌对着妙姐儿正在告自己的状:“父亲打人,打到疼还不行,打到更疼。”
停住脚步的朱宣在多宝阁打算再听一听儿子是怎么说自己的,先是妙姐儿在哄着:“你听话,学学哥哥姐姐,小时候就不怎么挨打,就你挨过不少次,还是没有记性。”
从多宝阁的一个小铜鼎看过去,朱宣看到胖倌扭着小身子,把自己把嘟嘟的大脑袋放在妙姐儿腿上,继续告状:“父亲不好,父亲打人,父亲就会打人。”一连三句话,朱宣觉得手又痒了。
放重脚步走进去的朱宣看到妙姐儿先对着自己笑一下,然后胖倌。。。。。。朱宣也拿这个儿子没有办法,只能一直对他板着脸。
胖倌看到父亲,先是把脑袋往回缩一下,看到父亲也在床沿上坐下来,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挪动自己的小身子,因为屁股肿是趴着的,要到父亲那边去,只能这么在床上挪动小身子。
妙姐儿用丝帕掩口,看着胖倌挪动表哥那边去,把自己的大脑袋再放到父亲腿上去,然后开始哼哼,动几下身子屁股还是疼的。
所以管不住儿子,过去管儿子,就象是红楼梦下人评的,说一声管儿子,就象拿了贼,可是胖倌养在父母亲房里,诞皮赖脸什么都来过,这一会儿把自己的脑袋放到父亲腿上去,还要哼两声:“疼。”
朱宣心里也软了,刚才手痒恨不能再打一顿,这一会儿要打也得等胖倌的小屁股好了才能打,旁边妙姐儿正在看笑话的表情看着自己,笑着低声问一句:“表哥,我给你取板子去。”
头上立即就被敲了一记,妙姐儿护着额头往后面坐一下,还对着朱宣做一个鬼脸儿,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个儿子看看表哥如何管,胖嘟嘟的身子就这么缠上来,也不能把他推开。
朱宣用手拍拍胖倌,这儿子肥乎乎,让人就想拍两下,只能再告诉他:“好了听不听话,不听话接着打。”
“胖倌听话。”妙姐儿听到儿子回这一句,又忍不住笑两声出来,这全是哥哥姐姐教出来的,问你听话不,当然说听话,然后该怎么样继续怎么样。
这么小的孩子打狠了怕打重了,打得不狠快打皮了,朱宣只能忍着,大了再教训他,现在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说什么都说好,出了门天热一脚把皮球踢到河里去,然后自己就想尽办法到水里去玩,说去捞球。别人捞上来给他,看不住再踢一腿,给他多少个球,他要是想往水里去,想尽办法往水里踢。
房外丫头们回话:“世子爷进家了,往王妃房里去呢。”朱宣和妙姐儿一起站起来,床上的胖倌也不干了:“要看大哥。”被父亲又训了一句:“不听话谁也不许见。”
夫妻两个人走出房来的时候,还可以听到房里的胖倌又开始哼哼要哭了。妙姐儿拉着朱宣的袖子只是问:“这到底随谁?怎么生出来这样一个顽皮的孩子?”
“孩子多了,当然会有一个特别不听话的。”朱宣自己还纳闷呢,这儿子象我,这性子不是我的。由胖倌再看以前的几个孩子,以前还觉得端慧最淘气,这会儿再看个个都好。
朱宣和妙姐儿并肩走进院里,先听到一声:“父亲,母亲,”朱睿站在廊下走过来,一身青色旧衣,可是精精神神的一位少年,急步走过来就在院子里面拜倒,再仰起脸来看母亲,脸上才有了笑容:“母亲依然是没有变。”
身旁的朱宣告诉朱睿:“变了,”妙姐儿刚嗔怪一记眼光,朱宣再告诉朱睿:“为了你,天天记恨我。”一到过节就想儿子,过年前三个月刚过中秋节就开始问:“不会人人都有年假回来,我也不求表哥让他今年回来,让我去看看吧,我穿上小子的衣服,就说是他叔叔。”
听到说要回来,妙姐儿还是犹豫一下:“这合适吗?刚去一年就回来,别人都是这样能回来的吗?”见儿子固然重要,表哥的声威更重要。
此时见到朱睿的妙姐儿什么顾虑都忘了,拉着儿子起来,对着个子快要高过自己的朱睿看不够一样地看着,然后心满意足地让朱宣也看:“他这年纪个子这么高,以后是不会再长了,最多不过象表哥一样高罢了。”
朱宣一直也就在看,他不过比妙姐儿多见过两次,一样是看不够,看着儿子还矮了自己一头,朱宣道:“只怕比我高吧。”然后看着母子两个人站在院子里手拉着手只是说话,还是做父亲的提醒一句:“院子里冷呢,今年没下雪,也是冷的,进去说吧。”
母子两个人这才往房里走,不能说朱宣不嫉妒一下,朱睿扶着妙姐儿往房里走,妙姐儿这孩子七老八十了吗?自己负手进房里的南平王找件事情自得一下,儿子可以上战场杀敌了,老子依然精神抖擞,觉得身子骨如年青时一样,朱宣开始心里寻思,是不是再生一个孩子,至少不会象胖倌那样淘气。
朱睿和妙姐儿正在说胖倌,妙姐儿就叹气:“胖倌太淘了,你们哪一个小时候也不象他那样淘,不过你父亲说的也对,都是祖母带大了你们,淘气的时候不在我眼前,现在看看胖倌,恨不能让你父亲好好打一顿,等到打他了,我又心里不舒服。”
“我去看看去,”朱睿一听弟弟挨打,心里就想去看看,再对着父亲看一看,陪上笑脸:“四弟小呢,父亲不要生气才是。”
朱宣觉得这话我都听得耳朵要起茧子,都会说小呢,挥手道:“你去看吧,给你。。。。。。”再想说给你捏了多少个泥人儿,端慧说脸象包子,胖倌说象大哥,而且听人说象包子就要哭一场,逼着人说象世子,端慧郡主每一次说完都要再对父亲委屈一下:“我说的是实话,偏生胖倌不让我说。”
毅将军、朱闵和端慧都在胖倌房里,就在母亲院子里,往窗外看一眼,端慧笑着道:“大哥来了,是我说的吧,大哥一定来看胖倌,我们在这里等着可以早见,不用多跑路。”然后手捧着腮凑到胖倌脸面前去笑:“一会儿我们吃饭,你就去不了。”
胖倌是习惯性的举起小手就要给端慧一下子,毅将军和朱闵看着端慧往后躲开一起嘻笑起来:“没打到。”
朱睿也看到了,进来先就一句:“怎么打姐姐呢?”胖倌把小脸往一旁扭一下,再重新扭过来有了笑脸:“给胖倌带的什么?”
“他只是要打人,而且只打我们。”端慧郡主笑逐颜开地看着大哥进来,赶快先告一状。朱闵跟着补充一句:“打我们没有事情,打别人他还够不着。”
朱睿把胖倌抱在怀里来,小心不碰到他的小屁股,对朱闵道:“你不会躲开,就是端慧,你凑过来给他打。”这才对胖倌很认真的道:“不许打哥哥,也不能打姐姐,再打大哥不高兴。”
“看看胖倌又委屈上来了,”端慧嬉笑颜开:“无理的事情都是胖倌做出来的,委屈的时候他跑在前面。”朱毅和朱闵一起笑起来:“听起来象端慧。”
端慧郡主对着哥哥们嘟起嘴:“我有挨过这么多的打吗?”然后对胖倌再笑着道:“你要淘气,又不挨打才行呢。”
“端慧,”朱睿慢条斯理放重声调喊上一声:“我是明白了,为什么胖倌这么淘气了,你们都教了什么?”
看看个子比自己差半头,也是少年模样的毅将军,应该不会乱教什么吧;再看看三弟朱闵,什么时候见,都是翩翩一个小小佳公子的模样,永远是发丝不乱,衣衫别人坐下来再起来都有皱纹,独有三弟要拉平才行,看着三弟也不象教唆的人,那就只有父亲最宠的端慧,淘气程度和胖倌可以一较高低。
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三个人互相只是笑,教唆三个人都有份,都是小时候不能淘的经验,一古脑儿胖倌照单全收了。朱睿只训了一句:“我不在家里,你们要让父母亲开心才是,怎么反给母亲添忧愁。”
争习惯的毅将军又来了一句:“大哥你总算回来了,以后我们担子就轻了。”朱闵和端慧不愧是一对双胞胎,立即一起对毅将军道:“要是父亲听到,又要说你了。”毅将军搔搔头嘿嘿笑:“我顶大哥习惯了。”然后找一个理由出来:“再说他是沈校尉,我是将军,我在军中教训他呢。”
朱睿只是笑眯眯听着,和胖倌又说了几句话,妙姐儿房里的丫头就来请了,走进房门来,朱睿先喝命毅将军:“站着。”然后过去照着头上就是**掌,在军中还来教训我,我都忘了,你偏提起来。打得毅将军抱着头身子在躲,脚下还是站着不动。
廓下的丫头们看着也是捂着嘴笑,房里妙姐儿也问上一声:“外面又怎么了?”丫头们回话:“世子爷在教训毅将军呢。”
朱宣摆摆手对妙姐儿道:“没有一个是让人省心的。”长子军中威信渐起,当然是应该的;毅将军飞扬跳脱,一去军中就带在身边,也倒罢了;闵校尉从来是长衫飘飘,颇有晋人风气,南平王每一次看到朱闵,就要忧心他处世太过于高洁可怎么办,人活这世上,不能不蒙尘,朱闵随时都是一颗光洁的新剥好的白鸡蛋,至于端慧,当然时时娇嗲,最后是胖倌,朱宣寄希望于孩子们说的:“大了就好了。”
世子朱睿这一次回到封地上,朱宣既没有打算让他见百官,也没会打算让他出门张扬,依然是低调地让他在家里呆几天,好好陪着家人过个年。多少个年没有在家里过了,犹其到少年的这几年里,京里有旨意,不许进京,所以这几年竟然是没有见到,对于作父母亲的人来说,当然是一种遗憾。
可是有心人还是心里要记挂着世子才是。一直第二天,陪伴端慧郡主的人才知道消息,世子爷回来了。
张含冬先是借故儿出来两次,过年的时候虽然没有雪,也是北风吹着,总算王府里到处树木挡风,虽然暖和,也比房里冷才是。
郑灵丝每看到张含冬出门去就要冷笑一下,等到她再进来就故意问一声儿:“姐姐去净手也去这么久,不会是昨儿在家里吃坏了东西吧?”
倚在榻上和薛宝绢下棋的端慧郡主对这些话已经是很适应了,装作没有听到,如果争得凶了,才会说话,眼睛看着棋盘,心里想想父亲说的话,各人有各人的心思,端慧郡主有点儿事情就是要去问父亲,这两年也算是适应了这些人。
好在只有宝绢是进来的多,别人的端慧是让她们随意,有时候不高兴了,就让她们明天不要来了:“明儿我不耐烦,再去陪母亲。”全部随自己心意来。
丫头们在外面回一声儿:“跟世子爷的人来了。”房里的人都往门帘那儿看,朱小根走进来对着小郡主行过礼道:“世子爷请薛姑娘过去一趟。”
“哦,”端慧也想起来了,对薛宝绢道:“那你去吧。”是大哥昨天说过,薛将军那里有东西带来。
呆三分的薛宝绢先是用手指着自己鼻子,不敢相信地笑了一下:“叫我。”看着端慧郡主点头,这才跟着朱小根去了。
郑灵丝过来看一看棋局,过来接替薛宝绢陪着小郡主继续下棋,瞄一眼张含冬又出去了,只是微笑一下,放下一枚棋子在棋盘上,无意之中看到小郡主也在微笑。
张含冬出了门,觉得今天是冷了一些,再这样进进出出的只怕要生病,此时管不到这些,只是远远跟着薛宝绢,果然是往世子的院子里而去,张含冬就跟了去,在附近装着散步。
过不多时,薛宝绢就出来了,不过就是取一下包袱,手里拿着这个包袱欢天喜地猜着这包袱里是父亲给带的什么,树后闪出来张含冬来,脸上含笑眼睛却对着包袱盯着不放:“世子爷给姐姐倒带了好些东西来?”看看这包袱象是不小。
两年里薛宝绢也历练出来了,虽然还是呆三分,可是不告诉张含冬,只是道:“是啊,世子爷喊我去,给我这个。”然后笑容可掬:“这么冷的天,姐姐进进出出的,明儿病了,又不得进来了。”说完了就扬长而去。
“多谢姐姐关心。”张含冬跟在后面接了话,跟在后面而来。到了晚上辞别出去,心里不放心的张含冬来问郑灵丝:“你倒是不关心世子给薛姑娘带了什么,那么大的一个包袱?”
郑灵丝撇撇嘴儿,你自己问不出来,想着我去问才是,郑灵丝故作随意地道:“我倒真是不关心,这会儿冷了,倒赶快回家去才是。”
独有薛宝绢兴高采烈地回家去,把包袱给母亲:“父亲拜托世子爷带回来的。”一听之下大感兴趣的薛夫人先不看那摆在小桌子上的包袱,先问薛宝绢:“你见到世子爷?”
薛宝绢点头,看着弟弟过来就逗他玩,不回头回母亲的话:“他给我的。”薛夫人自己走过来,拉着女儿的手,再命奶妈把儿子抱出去。
宝绢刚娇嗔一声:“一天没有见弟弟,我要同弟弟玩。”却看到母亲把房里人都打发出去,才细细地拉着自己问道:“是怎么见的?他喊你去的,都说了什么,世子现在模样儿如何?”
“母亲一下问这么多,让我怎么回答才是?”薛宝绢嘟起嘴,薛夫人刚才是郑重的面容上这才带上笑容,声音也放柔和:“你慢慢说就是。”
薛宝绢想一想道:“他让人喊我去,给了这个,说是父亲让带去的,又说如果有要带的,只管交给他。”薛夫人眼睛一亮,这不是还可以再见一次吗?
再听女儿慢慢一句一句地回话:“只说了这个,别的倒没有再说,世子爷长的象王爷。”这就完了。
薛夫人觉得没有听够,拉着要出去找弟弟玩的宝绢不放,哄着她道:“我知道长的象王爷,可是多年不见,长的如何你再说一说,总不能说和王爷一模一样吧。”
“扑哧”一声笑的薛宝绢道:“当然不是一模一样,可是人人一看就知道是世子。亏了他在军中怎么就没有人认出来。”
薛夫人道:“那是当然,你父亲戴着盔甲回来,你小时候也有一次没有认出来。”听着宝绢嘀咕道:“人家不是小嘛,”然后就跑走去找弟弟去。
房里薛夫人这才打开丈夫要带回来的包袱,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只是几件旧衣,并没有要紧的可带之物,夫妻两个人果然是一样心思。
第五百九十五章,回来(五)
第五百九十五章,回来(五)
薛夫人接到丈夫这样一个可以不用带的包袱,当然是明白丈夫的心思。想一想女儿已经见到世子一面,应该问问宝绢,世子见到她又是什么情形?
再想想世子京中一定见过多少好姑娘,宝绢并不是绝色,薛夫人起身来洗手去佛前烧了三炷香,只有请神佛保佑了。
外面传来嘻笑声,薛宝绢抱着弟弟进来,对母亲道:“弟弟又长高了些,我们刚才一起去量的。”
“放下来,”薛夫人赶快道:“你哪里抱得动他,你自己才多大,又偏喜欢抱着。”薛宝绢只得把弟弟交给身后跟进来的奶妈,然后对母亲嘟嘴:“还不如胖倌呢,胖倌就可以随便同他玩。”再回身抚一下自己身后束在一起的乌发,对母亲笑道:“我现在再遇到胖倌,就不会被他揪到辫子了。”
薛夫人看了女儿,果然是有几分太天真,就象是自己当年一样:“那是小王爷,不要总胖倌胖倌。”然后喊过女儿到身边来,对她和蔼地道:“过两天,我把给你父亲的东西准备好,你去送给世子爷,麻烦他带给你父亲。”
听到这话,不乐意的是薛宝绢,用手把玩着自己一缕发丝,对母亲道:“母亲自己去见世子不是更好,还显得尊重他。我是个小孩子,世子让我带回来也倒罢了,母亲竟然不亲自去,又叫我去。”
看着这个傻女儿,薛夫人好笑地用手摩挲着她道:“让你去,你就去就是,哪里有这么多的话。”然后交待:“见到世子,要问候他,看着他不烦,就和他多说几句话才是。”
一听就不高兴的薛宝绢道:“就是给父亲带东西,也到世子走的时候再送好了,这个时候就送去,他烦不烦,依我说先不要送,免得母亲临时又少了什么再添上,不是要麻烦世子好几次。”
听着微笑的薛夫人觉得女儿这样说话象是也不笨,可是话里的意思,人还是三分呆,薛夫人嗔道:“父亲在家多疼你,让你办件事情你就不肯,”为女儿多谋一次与世子见面的机会,不想这是个傻孩子。
对于母亲的念叨,孩子们都是不会高兴的多,薛宝绢这才答应下来:“好吧,我去送,不过母亲您一次包好了,别再让我去一次,我不喜欢多见世子。”
吓了一跳的薛夫人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喜欢?”再追问女儿:“不和气或是?”王爷向来不是一个和气的人,从来面无表情的多,象是这几年里来比先的时候好些了。
薛宝绢想一想道:“我说不出来为什么,倒不是和气,也不是不和气,声音也还温和,只是我觉得对着他,象是说不好话,倒是少见他的好。”
放下心来的薛夫人听着女儿说:“对着他,象是说不好话。”就微笑道:“多见几次也就不拘束了。”然后继续同女儿说见世子的事情:“你见到世子爷,要记得问他好,再对他说军中比较苦,说他受委屈了。。。。。。”
薛宝绢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心里觉得见世子朱睿不如去见胖倌,听说胖倌屁股又肿了,想想一年要肿几次屁股,薛宝绢就格格一声笑,看到母亲责备的眼光,这才收起笑容来道:“母亲说吧,我听着呢。”
隔了一天,薛宝绢再去王府陪端慧郡主的时候,身后的丫头手里就多了一个包袱,一进到房里,端慧郡主先是奇怪了:“你这是做什么?敢是怕天冷要加衣服,所以就拎来了这么一包。”粗粗地看上去,也有好几件衣服才是。
“这倒不是,”薛宝绢今天是特意来的早,怕被张含冬和郑灵丝看到,灵丝还好些,张姑娘会刻薄人。小小的薛宝绢虽然还不明白母亲和父亲的一片苦心,可是人人都想去见世子,和世子说几句话却是知道的。就象张含冬的心思,大家都清楚。
噘着嘴的薛宝绢对端慧道:“都是我母亲,给我父亲带的东西,要我去麻烦世子,我都对她说了,世子走的时候再给,怕她中间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再让我跑第二趟,她偏不听,一定要我今天拿来。”说到这里,薛宝绢很是不情愿地样子,然后再问胖倌:“胖倌好些了吗?几时再来玩。”说到胖倌就眉开眼笑。
“你倒不怕胖倌揪你辫子,”见问到胖倌,端慧也笑嘻嘻地道:“只是你刚来的时候总是摔,现在倒是比胖倌还要灵活,”然后端慧郡主自己找原因:“胖倌太胖了,母亲总担心他这么胖怎么办。”
这样说着话,端慧郡主喊自己的丫头去看看:“看看世子有没有在自己房里。”这里房里自在地说话,过一会儿丫头回来:“世子爷在自己房里呢。”
薛宝绢赶快站起来道:“我先去送了东西,一会儿和你去看胖倌,我给他带了这个,”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鸟哨来,宝绢俏皮地道:“想来他总趴在床上也是闷的,不如吹这个玩。”
让丫头抱着包袱,薛宝绢往世子的院子里来,站在院门等人进去通报,不一会儿朱小根就出来请:“世子爷请薛姑娘进去。”
薛宝绢走进去,先看到的是胖倌,然后才看到抱着胖倌的世子,胖倌看到薛宝绢也是格格笑几声,伸出小胖手来空中抓了两下。
给世子行礼的薛宝绢人没有起身,先是对着胖倌伸出舌头来笑一笑:“你今天也抓不着。”世子朱睿看着弟弟高兴成这个样子,可见是天天陪着玩,至少胖倌是喜欢,又是薛将军的女儿,又是妹妹的陪伴,朱睿格外优待的笑笑:“起来吧。”
听过薛宝绢把话说完,朱睿命朱小根收下包袱来,这里薛宝绢已经取出那个鸟哨来对着胖倌晃一晃道:“你以后不再揪我辫子,我就把这个给你。”
“你不给我,我以后揪你辫子。”胖倌刚说过,就被朱睿责备一句:“你又胡说了,所以才挨打。”看一看宝绢已经长得这么高了,和端慧差不多高,朱睿笑了一下道:“你倒有这么大了。”
看着胖倌和薛宝绢玩了一会儿,这才出去,临走的时候对着世子行过礼,又对着胖倌笑:“下次不要再挨打才是。”
胖倌格格笑着,两只小胖手又在空中抓了两下,看着薛宝绢出去,朱睿才对胖倌道:“以后不许再揪人辫子,揪人头发,拿东西扔人,听到没有?”
“听到了,带我出去街上玩去。”胖倌手里多了一个鸟哨,放在嘴里吹得不成腔调地在响,朱睿抱起他来往外走,对朱小根道:“我们去看看母亲,再回了母亲,带着胖倌街上玩去。”
这里宝绢回去见端慧郡主:“胖倌在世子爷那里呢,鸟哨给他了,他很会吹呢。”端慧郡主掩口只是笑:“母亲晚上又要被这鸟哨声吵一时了,只有你敢给他这个东西,他不分时候的乱吹呢,”再告诉宝绢:“带东西倒是先送来的好,大哥说一声走也许就走了,免得你赶不上。”
这里朱睿抱着胖倌到房里去,一进院门,先就是几声鸟哨声,在房里同着几个管事妈妈在说话的妙姐儿先笑了:“胖倌来了。”凡是怪声音,想不出来的不和谐的声音,这样不管不顾地响起来,不会是别人,只有胖倌。
看到朱睿抱着胖倌进来回话:“儿子带着四弟出去逛逛去,闷了他这几天。”胖倌则是快乐无比地给母亲看鸟哨:“宝绢姐姐给我的,我吹给母亲听。”然后用力又是几声。
妙姐儿没有捂耳朵,只是没办法:“晚上不许吹,上次一个鸟哨,半夜里吹起来,吓得人好一惊。”
再对朱睿道:“问过你父亲,让你过了初三就走,平时并不会客,倒是多在房里歇歇的好。”朱睿笑着道:“一早在收拾东西呢,只怕父亲说一声我就要走,这收拾好了,就赶着来陪母亲,在母亲这里坐着说话也是歇着。只是母亲现在有事情呢,我抱着四弟街上走走就回来。”
相对于朱宣说个个孩子不省心,妙姐儿倒是不觉得,眼前只觉得胖倌不让人省心,对着长身玉立的长子笑看了一看,再看看顽劣的幼子,妙姐儿道:“去吧,你回来了,多多地交待他不要再淘气了,打的红一片,我看着都心惊,倒是他跟没事人一样。”
胖倌立即苦了脸,搂着朱睿的脖子对母亲道:“父亲打人疼的。”妙姐儿笑着哼一声,看着儿子的小苦脸:“怎么不疼在别人身上。”
朱睿也笑着对母亲道:“我当然多多地规劝四弟,母亲不要再担心才是。”抱着胖倌这才出来,兄弟两个人往街上去。
出了王府门前这条街,就是一条热闹的长街,朱睿在军中的衣服多是普通的绸衣,在家里也并没有重新绫罗锦绣,依然是一件七成新的旧衣在身上,抱着打扮象金童一样的小王爷胖倌,身后跟着朱小根走出来,别的并没有多带一个人。
胖倌乐坏了,在长街上不管怎么吹都没有人觉得不中听,最多身边的人捂了耳朵斜一眼,然后胖倌要对大哥告状:“我在园子里吹呢,隔得多远,丫头们也来找我,不让我吹。”胖倌太小,当然是时时不能离王妃太远,离的距离吹鸟哨还是能听到。
朱睿只是和颜悦色地带着弟弟逛,然后对他说话:“再回来听到你又肿了屁股,又惹父亲母亲不高兴,大哥也打你屁股。”
“不要,”胖倌用小胖手在自己的小屁股前挡一下,然后噘起嘴:“大哥也不好。”朱睿在一个小吃摊子前站住了,让朱小根买一串吃的给胖倌,看着胖倌吃得高兴,才问道:“大哥好不好?”
胖倌把小吃上的汁水都滴到朱睿身上去了,然后笑嘻嘻:“大哥好。”看到朱睿袖子上被自己滴脏了,就用自己的袖口一圈子皮毛的袖子来擦,被朱睿挡过去,只是笑:“回去换下来就得,你别再弄脏你的衣服。”
兄弟两个人在长街上逛一会儿,要过年了,街上年节气息浓重,耳边又听到一声脆生生地喊声:“卖花儿,喷香的梅花儿,买回家去插瓶儿也是好的,摆在房里也是香的。。。。。。”
这样的一声喊,让朱睿就循着声音看去,先于一步看到的朱小根立刻苦了脸,对朱睿小声道:“世子爷,您别看她。”
人流中的卖花姑娘红衣绿裙,手里挎着一个竹篮,里面摆着不少梅花枝,也同时看到世子朱睿,笑着扬扬手从人流中走过来,离开两步先行了一个礼:“少爷,您也在?”这位卖花姑娘就是京里泼了朱小根一身水的阿紫。
朱睿权当看不到朱小根的表情,对着阿紫笑一笑颔首:“你倒在这里?”阿紫笑盈盈地看着朱睿走过来,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似乎只看到朱睿一个人,柔声道:“我表姨在这里住,我来这里看她,几年没有见了,她也卖花儿,我帮她卖呢。”
然后看一看朱睿身上的旧绸衣,阿紫一笑道:“您这一身是什么打扮,少爷不是家在京里,怎么又到了这里来?”
朱睿跟着阿紫的目光往自己身上看一看,对这个姑娘是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但是当然是不会告诉她自己的身份,朱睿只是道:“我家在这里,在京里是跟着祖父祖母。”
看一看阿紫身上也是一件旧衣旧裙子,脸上被风吹得红扑扑的,正要问一声儿:“你花儿卖得怎样?”
被大哥冷落到现在的胖倌又用力吹了一下鸟哨,不满地看着朱睿,这一会儿把我忘了。阿紫用自己的双手捂起耳朵来笑:“这是哪一位?”
用小披风裹着的胖倌头上是貂皮的小皮帽子,身上一件刺绣五福绣球的宝蓝色新锦袄,从衣服上来看,朱睿是寒酸的,从气质上看,朱睿倒是站在哪里都要高人一等。
“这是我四弟,我带他出来逛。”朱睿一面回答,一面对胖倌道:“真是不好听,大哥也不想让你吹了。”胖倌把拿着鸟哨的手和另外一只手一起放到朱睿怀里去取暖,把自己的大脑袋贴在朱睿肩膀上,对着阿紫的花篮子里看:“要给胖倌买花儿戴吗?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8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