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古代幸福生活 全文+番外-第168部分

院子外面扔过来,朱寿接着给毅将军看一看,毅将军就要高兴地往房里喊上一声。
虽然是刚洗过澡的热身子往房门一站,还是觉得冷风浸身子,沈玉妙就赶快进房来,交待如音:“让毅将军进来坐一会儿吧,一会儿又跑得满身是汗。风吹了不好。”如音答应着出去看毅将军,只是在院里到处找鸟打,就这么一点儿小小空间,今天有太阳才有几只鸟,打下的打下来,吓跑的吓跑了。
“怎么一只也没有了呢。”毅将军和朱寿一起都尖着眼睛在找鸟。如音笑着骂朱寿:“小爷淘气你也跟着一起,跑一身汗,再被风一吹,你要担着不是。还不快去看看爷出去这一会儿,怎么还没有回来。”
朱寿没好气地笑着回了如音的话:“爷出去逛逛去,不要人跟着。”这一会儿又看到一只鸟,毅将军还没有拿起弹弓,就“扑楞楞”飞跑了,害得毅将军“嗳”上一声,只是在院子里跺脚。
关闭的院门上传来敲门声,如音跑在朱寿前面去开门,一定是王爷回来了。朱寿瞪瞪眼,真是会献殷勤。
门开处却不是朱宣,是两个陌生的书生,都是蓝衫,看起来有几分斯文。如音愣住了,不好意思地她先歉意了:“我还以为我们爷回来了。”
朱寿这才走过来,把如音叫进去:“你进去吧,在门口站着作什么。”如音红了脸赶快走回去。朱寿这才对着两位书生道:“两位有什么事情吗?”
只要不在主子面前,朱寿一向是大刺刺的,再说也是一表人才的斯文俊秀人,两位书生对着朱寿行礼:“打扰了,小生是赴春闱赶考的,不想这店里住满了人,听说先生这里还有两间空房,是否可以通融则个,分租一间给晚生,只要一间就好。”
朱寿嘻嘻一笑道:“我家主人不喜欢被人打扰,请两位别处住去吧。”两个书生这才知道朱寿也是个奴才,听他回绝得这么快,不由得窘了一下,抓住朱寿的话缝道:“请代为通报贵主人,晚生荣俊和学友方裕生请见贵主人。”
这位斯文俊秀的奴才脸上是嘻嘻的笑容,回答的却一点儿也不客气:“对不起,家主人出门了,你们晚上再来吧。”
这奴才两个书生被噎了一下有些难过,却又不走:“小哥请行个方便,都是出门的人,我们就住一宿,明儿就离开了。”
朱寿好笑道:“我们也是就住一宿,明儿就走了。”然后好心提点两个书生:“店里没有地方住,可以去寺庙里或是道观里借住一宿。”没地住儿的时候,破庙里也随着王爷住过,这两个酸才,没房子住就不会想别的辙吗?
两个不甘心的书生还要歪缠:“小哥请行个方便,这露宿之事实在是有辱衣巾的事情。”朱寿一眼看到王爷从书生身后不远处走过来,然后迎上去两步行礼:“爷回来了。”
朱宣离多远就看到朱寿站在院门口同两个书生在歪缠,沉下脸问道:“是什么事情,能帮忙的就帮忙,不能帮忙的只是耽误别人。”朱寿赶快垂手应一声:“是。”
两个书生看到眼前这位主人,身材高大气宇饱满,沉着脸教训奴才很是有派,赶快迎上来:“先生,是晚生们一时没有房子住,听说您这里还有空房,想分租一间,我们只租一夜,请先生多行方便。”
朱宣适才在外面逛了一圈,春闱在即,街上的书生一下子多起来,客店里房子是紧张。一向爱结交人的朱宣犹豫一下,才道:“租一间房子给你们可以,只是不要乱走动。”
寒冷的正月天气里,总算有了住的地方,两个秀才高兴的不行,赶快从袖子里取出碎银子来给朱宣道:“多谢先生。”朱宣沉声道:“不谢。”刚要走进去,一个东西从天而降,吓了众人一跳。
手疾眼快的朱宣接在手里一看,却是一只死鸟,然后毅将军“蹬、蹬”跑出来,一看是父亲,赶快行礼道:“这是我打下来的。”
院门口,朱寿笑嘻嘻接过银子,这一点儿银子还不够毅将军买零食吃呢。两个书生道谢不迭,一个人带着一个书僮在客店外挑着行李在客店外等着。荣俊就跟着朱寿进来看是哪一间房子,方裕生则出去招呼书僮送行李进来。
院子里象掌柜说的一样,三间正房,两间厢房。这院子里还有一口水井,种着一棵石榴树,这有钱的人,只是住一夜罢了,居然住这么多的房子,看一眼对面厢房也是上锁,居然还空着一间不住。往正房里看一眼,隐约听到有娇柔的笑声,荣俊算是明白为什么不让乱走动了,这人带着丫头,原来是因为有女眷在。
一抬头,刚才那个主人又出来了,站在房门外吩咐朱寿:“再把火盆升起来,看冻着怎么办。”房里传来一声娇音:“表哥,不用再升火盆了,我是暖和了,毅将军穿穿脱脱的会生病呢。”这一声娇音让荣俊听得有些发呆。
那个主人沉着脸把那娇音又驳回去:“当别人和你一样娇嫩,毅将军才不会。”荣俊赶快消化这位毅将军是谁?看到院子里玩弹弓的那个小孩跑过来,站在台阶下对着房里喊:“我不会生病的。”原来这个小孩是叫“毅将军。”小孩子起这个名字,也是有家人的一片期望之心在里面吧。
朱宣吩咐完转身要进去,被荣俊喊住了:“先生,还没有请教先生高教大名,晚生江城荣俊。”朱宣这才重新回过身来,淡淡道:“我姓朱。”一身疏冷的气势,让荣俊又噎上一下,这人连名字也不说。
看着他身后刚才又出来一个黑脸的小子,高打帘子让他进去了。荣俊自嘲的笑了一下,也许别人不愿意和我结交,这样想着,方裕生带着书僮和行李已经进来了。看了这厢房,笑道:“果然是没有人住。”
方裕生笑道:“这人太招摇,我刚才出去,大通铺原本挤七个人,现在要睡十个人。他一个人倒占了这许多房子。我看他对面还空着一间,我还有几个学友没处住呢,我让他们一会儿来求他。看他好意思一个人住这么多房子不成。”
荣俊也觉得这样的主意出得好,两个人都是顽皮的性子,所以一路同行甚是投契。一听到别人没处住,居然有人包一整个院子心里不舒服就跑来了,果然也要到了手。
下午余下的时间就收拾房子去了,看着院子里跑着的那个小孩进去又重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皮球在院子里玩,荣俊一个人闷极无聊,走过去逗毅将军玩:“你叫毅将军是吗?”毅将军继续拍皮球道:“是呀。”
“为什么起这个名字,你父亲看起来很是斯文,倒让你叫将军。”荣俊继续哄小孩玩。毅将军“嘿嘿”笑上一声,对荣俊道:“我就是将军呀。”我真的是将军。
荣俊也笑:“小孩子骗人不好。”然后毅将军问荣俊:“你叫什么名字呢?”荣俊指着自己一张脸道:“我姓荣,单名一个俊字。”荣俊的一张斯文的脸一向是他引以为傲的,看看我这张脸就知道我是读书人,不象坐我后座的张阿弟,一看象是街上卖菜的,他却也是个读书人。
毅将军收起皮球,对着荣俊看上一下,摇头很是打击他一下道:“你没有我父亲长的好,也没有我俊。”人人见到我,都夸我长的好,这一点儿上,毅将军很有自知之明。
颇受打击的荣俊不得不承认毅将军说的很对,他的父亲的确是长的好,而且有气势,就是眼前这个小孩也生的不错。耳边又浮现出那才那一声娇音,荣俊看着毅将军,想象一下他**也一定是个美人儿。
如音走出房门来对毅将军招手道:“小爷回来穿衣服,咱们出门去吃饭呢。”毅将军赶快抱着皮球就过去了。荣俊就笑着回到房里往外看,等着看美人儿。
片刻后只看到一个袅娜的戴面纱的身影,那个小孩毅将军又换了一身石青色的衣服,和他父亲身上的衣服一模一样,神气活现地走在父母亲身边,听到做母亲的轻叹:“哎呀,换过了衣服,你还抱着那个皮球在手里,回来再玩好了。”果然是刚才那一声娇音,荣俊不无几分陶醉。
毅将军手一松,把皮球扔在院子里,这才跟着父母亲出去。院子里朱寿留下来看房子,让店伙计送饭来吃。
“咱们是出去吃,还是让人送进来。”方裕生看着书僮总算是收拾得差不多子,问一声还在往院子里张望的荣俊。荣俊回头道:“你看那个奴才,留下来看房子,一个人倒要了四个菜,外加一个好汤,他一个人吃得玩吗?”
方裕生过来取笑道:“你这会儿看着不舒服已太晚了,我看这个人也象是功名中人,年纪也不是很大,走路还带着女眷丫头,没准儿也是个爱玩的。象他这样去读书,只怕也是不容易中的。如果是一起来赶考的,明天会跟咱们一条路上走,正好诈那个奴才的酒喝。但凡有钱人的奴才,都爱装斯文,明儿如果有缘,明儿再说吧。”
两个人嘻笑着出了门,却遇到几个来租房子的人,这几个人却是要四个人住一间房里,听说主人走了,就留下来候着。荣俊走开几步,对方裕生笑道:“你这房子介绍的不好,这房主人铜臭一身,能容得下这样的穷酸秀才在这里住。”
方裕生跌脚笑道:“实告诉你吧,不是这几个穷酸秀才我还不肯说这里有房子呢。你看他那么大样,奴才脸上都比坐堂的官还要神气呢,我有意儿弄这几个人来陪他住一夜,让他破破铜臭气。”荣俊也笑得跌脚道:“不想你倒是个雅人,如此甚好,咱们早一点儿吃完回去,躲在院子里看笑话去。”
两个人虽然盘缠足够,却不敢象朱宣那么阔气订酒楼去吃饭,又等着回去看朱宣的笑话,看他面对这几个穷酸秀才如何应对。要同意倒也罢了,要是不同意,这天寒地冻的,守着空房子不让人住,几个穷酸秀才嚷嚷起来,可不是好打发的。
偏偏方裕生带笑地荣俊道:“那几个人里面,有一个号称是我们学里的铜嗓铁音,从来嗓门大,你我今天晚上都可以好好看一场热闹。”两个顽皮的书生,别人让了一间房子给他们住,还要想着看热闹。
早早的两个人就回去了,一时无事,也不好好灯下课书去,反倒走来找朱寿说话。觉得这住上房的人实在是有趣。
朱寿弄个茶吊子在房里煮东西,听到人说话时,两个人已经进来了,不由得皱起眉,这两个没眼色的书生,就这么喊一声就进来了。
“哎哟,你在私下里煮什么吃的,分我们一口儿,就不去贵主人那里告发你了。”荣俊先来了一句,伸了头去看茶吊子上的东西。
朱寿赶快用手挡住,这酸才,你洗没有洗脸,洗没有洗澡,洗没有洗手,衣服是不是新的,就这么伸过头来看别人煮的吃的。
方裕生看朱寿这般可厌,更是想开他玩笑了,道:“不分我们一口儿,一会儿告发你去,你这个奴才,四个菜一个好汤还不够,还背着主人在这里煮这个。话说你这个红红的是什么。”
朱寿又好气又好笑,这两个可厌的书生,把茶吊子盖好,才取笑道:“燕窝没有见过,燕子见过没有?”
两个书生先顾不上朱寿骂自己没吃过猪肉,难道没有见过猪跑,一起先还击朱寿的话:“这是燕窝,燕窝哪有红色的。”
朱寿一阵好笑,继续取笑道:“书生此科功名难就矣,血燕没有听说过。”这两个没有见过世面的酸秀才,看着衣衫半新不旧,一人一个书僮,担着满满的书象是还行,一说话就露怯。
“没什么好看的,这是我家夫人回来的宵夜。”朱寿往外看看天,是没有心情和这两个酸丁说下去,就往外撵他们:“两位是求功名来的,请回去刻苦攻书吧,我在当差呢,这燕窝要时时看着才行。”
荣俊与方裕生被赶出来,两个人一起走到门外,那里还候着几个同业的人。这两位顽皮促狭的书生也嫌弃他们一身汗酸气,都没有提过请他们房里坐着等,这样冷的天气,任他们在院门外等着。还有心情看朱宣的笑话。
方裕生带着颇为同情地表情看着几个人在风里冻得抖手跺脚的,一面出主意:“这住的人是富翁,房里的奴才在煮燕窝当宵夜呢,一会儿回来,未必让你们住。”
几个穷书生一下子不乐意了,七嘴八舌的说起话来,就象是主人在面前,而且已经拒绝自己一样:“那怎么行,再有钱也不行,这样的天气,他抱着火盆睡大觉,看着我们冻死吗。”。。。。。。
荣俊适时的点上一把火道:“对,没有这个道理。”然后对方裕生道:“方兄,你我还是进去攻书吧。”两个顽皮鬼依然没有提起来让几个同业的人进来坐坐以避寒气,径直进房里一人拿了一本书装模作样,一面往外听着动静。
过了一会儿,朱寿走出来,看着这入夜天气冷得自己都有些冷了,动了测隐之心,把几个门口候着的书生让进院里来:“这天气寒冷,不要冻出病来才好,各位请廊下坐一会儿吧。”这几位书生这才有了挡风的地方坐一会儿。
看了奴才这样客气当然欣慰,只是等主人,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直到深夜,才听到脚步声,象是不少人回来。朱寿赶快迎出去。朱宣携着妙姐儿,朱禄背着已经睡熟的毅将军。沈玉妙犹在笑语:“不想这小小城市,也有这样的烟花和花灯。”她手里正挑着一个小小的灯笼。
朱宣带笑听着,夫妻两个人漫步往院子里走,然后眼前一下子出来几个人:“是主人回来了吗?”“我们是要分租房子的。”“这城里找遍了没有房子,我们给银子。”。。。。。。
荣俊和方裕生捂着嘴在房里笑看着那位惜言如金,名字都不肯告诉别人的朱爷,脸上是愣了一下,把自己的妻子往怀里搂了一下。
听到这些人一起说完,朱宣才淡淡吩咐朱寿:“给他们开门。”然后搂着妙姐儿继续往房里走,朱禄是背着毅将军,如音打了帘子已经进去了。
“这房钱怎么算,是多少?”几个书生还在身后跟着叫嚷,朱宣微皱起眉,没有看到我儿子睡着了吗?淡淡回两个字:“随意。”月下再看看这几位穷书生,又说了两个字:“算了。”继续搂着妙姐儿在怀里往房里走。
几个穷书生愣住了,房里的荣俊和方裕生也愣住了,不想此人不是一个完全的铜臭有钱人,还有这样的好心地。
厢房门口,朱寿已经打开了门,对几个穷书生道:“各位先生请。”方裕生只让他们来了四个人,这一会儿倒有六个。不知道这一夜是怎么挤着睡才好。
这位朱爷一回来,虽然已是深夜,店小二殷勤过来,一桶桶热水往房里送,荣俊又想笑了,这么多热水,又不是女人要生孩子。想想此人这样的天气也要洗澡,却能容得下那几个一身气味的穷秀才,荣俊就不笑了。
他们是分租了朱宣的房子,当然小二热水只会往朱宣房里送。好在两个书僮勤快,拿上钱去前面灶上买了一桶热水拎回来,才得已有茶喝有热水洗洗用。
过了一会儿,朱寿和朱禄手里提着东西过来了,一个是拎着一桶热水,一个是拿着一个火盆,站在门口:“我们爷让送这些过来,先生们夜里读书,要暖和一点儿才行。”然后放下一点儿炭,足够夜里用的离开。
荣俊和方裕生往对面去看,果然看到刚才两个奴才又拎着东西送过去,然后回到房里再也没有出来。院里这才算是寂静了。
至此两个人心里不无后悔,这样的有钱,却这样肯照顾人,此人不是一般的铜臭人可比。看看夜深,再坐着看一会儿书,只看到两个奴才院子里倒水,然后重新进去,房里大灯熄了。荣俊倒是知道有钱人家夜里总是要留一盏起夜的灯,看看正房窗帘上透出来的微弱灯光,与方裕生对看一眼,都是一个想法,此人可以结交,等明天一早谢他的时候再好好道谢吧。
第二天一早,收拾停当以后,只看到四个奴才都起来了,就是没有看到一个主人,只能对着朱寿去道谢:“有心候着贵主人当面道谢一声儿,不想天这么时候还没有起来,只能下次有缘再会了。”对面的六个书生起五更早就走了去赶路,荣俊和方裕生一心要认识朱宣,一直等到天蒙蒙亮,再也不能等了。两个人虽然有书僮,也是用脚走路的。
朱寿只是含笑,王爷当然早就起来了,有人一路快马传送紧急信件,正在房里看信。王妃和小王爷昨天晚上又是看灯,又是逛街,这一会儿天才蒙蒙亮,当然是起不来,话说王妃就是起早念书,也不是这个时辰起床。
两个人怏怏地带着书僮走出客店的门,忍不住回头再看一眼,如果不是要赶考,真的是在这里多等一会儿,好好结交一下这个人。
别的书生都是起五更走路,就是早到了地方,也是住下来好好攻书。这两个顽皮人仗着有书僮挑担子,而且是算着日子起程,时间足够,今天起来的比平时要晚,中午在官道旁的小店里要了两斤面饼主仆吃了,再上路时,官道上人已经是不多。
今天有日头,官道两旁都是行道树,一派好日头照着,两个人中午歇了一会儿,走路走得身上暖洋洋,觉得清风明月虽好,不如这一会儿眼前景致和日头。
身后传来几声笑声,然后才是马蹄声,回头看时,两个人都赞了一声妙,一匹好白马上骑着一个蒙着面纱,红色披风的身影。北方女人也有白日在官道上骑马,这里不南不北,也是见过不**人骑马。
只是眼前这一位马上的身影,在日头绿树中象是格外的动人,她急跑了过来,这才看到前面有人。赶快勒住马,身后又跟来两骑,一个是黑脸的丫头,一个是昨天见过的奴才朱禄。荣俊和方裕生眼睛一亮,看来那位朱爷就在后面。
妙姐儿住了马,看着路边两个书生也不走了,昨天她在房里,并没有看到来分租的书生,所以不认识,见两个人站在路边只是看着自己,还以为是遇到躁皮的人,赶快拔马回去。心里还想,我这是救了你们,要是表哥看到你们呆呆的对着我看,不知道会怎么样发脾气。
荣俊和方裕生又等上一会儿,才看到一辆马车赶过来,刚才那几匹马都在马车前后,马车上赶车的居然是那位朱爷。真是弄不明白这么多奴才,他为什么还要一个人赶车。荣俊和方裕生只是苦笑,有钱就是好。自己赶一大早赶路才走到这里,他不慌不忙赶着马车就追上来了。
看着马车渐近,两个人路边上站着行礼:“真是有缘。”朱宣看到是他们,也住了马车,坐在马车上拱拱手就算还礼,然后走下马车来,就在荣俊和方裕生以为他是郑重下马车来攀谈时,却看到这位“朱爷”走到白马前,把自己的妻子如婴儿一样抱下来,送入马车内。象是不愿意自己妻子被别人多看到一分。
沈玉妙在马车里气到胃痛,本来多好的一个下午,自己说动了表哥可以在官道上骑骑马,只要不离开表哥的视线就行。没有想到遇到这两个书生,一听就知道是昨天分租房子的人。气乎乎的沈玉妙听到外面两个书生和表哥在寒暄,说什么“真是幸会,原来是同路。”一片结交之心。
气鼓鼓的沈王妃只能消消气,与在车里的毅将军玩起来,过了一会儿,马车才重新走动进来,母子两个人一起从马车里探出头来。朱宣的身影堵在车帘前,听到响动,不回头道:“不要出来了,就在马车里睡一会儿吧,晚上有精神好出去玩。”
荣俊和方裕生则在后面催促书僮:“快些走。”再是再怎么快,走路的也追不上最慢的马车,只能扼腕看着朱宣的马车慢慢走远。
至此一下午,毅将军还能出去表哥身边坐一坐,妙姐儿只能呆在车里和那几个莫名的书生在生闷气。又走了一会儿,听到路边又有人道谢,这是昨天住在另一间厢房里的几个书生,朱宣没有停车,只有马车上颔首回应,继续不紧不慢的赶着马车往前走。
沈玉妙百无聊赖之际,睡在马车里,把头站着车帘,手里拍着进来睡的毅将军,一面同朱宣慢慢在说话。不一会儿把毅将军拍睡了,才有几分可怜的对朱宣道:“这样子出来玩吗?天天都是闷在马车里。”
朱宣又挥了一鞭子道:“急什么,正月里天冷,这路上赶考的人又多,弄得路上人比平时要多。等到三月份天暖和了,我们好好找几座名山名水玩一玩。”听得妙姐儿立即就高兴了,朱宣又锦上添花的来上一句:“妙姐儿,生日要在外面过了,你要怎么过,不得出马车的时候就好好想这个。”
就象朱宣告诉世子朱睿,父母亲不在京里,王府里世子是大人,要孝敬祖父母,和二叔三叔一起把家管好,朱睿当然不会再有与父母离别的伤心与难过,反而觉得自己是大人。
沈玉妙听完朱宣的话,也就不再想着今天下午要困在马车里,反而与朱宣一句搭一句的说话:“带我去那座有名的山上走一走吧。”或者是:“带我去那座有名的湖上泛江舟上,表哥,我不能喝酒,却可以陪你几杯。”
就是朱宣也听得怦然心动,一边赶着马车,一边算着行程道:“听起来都不错,妙姐儿再想想,多想几个,选一个好的。”
第五百二十五章,纷乱(二十五)
第五百二十五章,纷乱(二十五)
沈玉妙坐在房里听着外间的说话声,真是哭笑不得。晚间歇在一个集镇上,这里依然是赶考的书生多多,当然朱宣一行有人打前站订房子,是会有地方住的。
一行人从来是在日落西山前赶到客店,这一路行程都是算好落脚在哪里,几时起身,走得快还是走得慢。
住进房里没有多久,那两个书生就不约而至。朱寿刚捧着一小坛子酒进来给朱宣看:“王爷,这是这家店里的珍藏,自己土酿的,掌柜的说比一切酒都好,要价高上几倍,奴才尝过象是不错。”
正在说这酒,外面就传来两个书生的笑声,而且有几分得意:“朱大哥,我们又找到你了,今天晚上又要沾你的光,真是不好意思。”
难怪沈玉妙气乎乎的,自从那一夜分租房子给他们,第二天晚上就开始偶遇他们,跑来借房子,一看又是朱宣,而且惊喜:“我们想着也许又是你,别人也没有这样的气派,一包就是一个院子。”
第三天晚上这两个书生找来时,更为得意了,约了朱宣出去喝酒去。这里不是自己的封地上,朱宣不肯丢下妙姐儿在房里,就要了酒菜在房里吃,妙姐儿在里间吃饭听着外面两个书生喝上几杯酒就开始自我吹嘘:
“我们想着,找房子不如找你,果然只要找最大的客店,再问一声有没有一位朱爷包一个院子,这又来扰你了。只要找到你就有房子住。”两个书生已经摸到窍门,而且猜出来,这个自己赶着一辆普通的马车,夫妻一家三人却带着四个奴才的人,他有人打前站,而且出的银子不低。不然人人都挤着睡,他这宽敞的跨院是从哪里来的。
沈玉妙虽然知道朱宣出门最喜欢和这些人聊天,可是她听完这些话,实在是不高兴,现在就是扮小子也不行了,这两个人知道表哥只带了女眷。而且表哥这一次铁了心,问他要小子衣服,朱宣就实话实说:“表哥已经玉石小楼藏娇了,能少让人看妙姐儿一眼就少看一眼。”
不是没有衣服,就是表哥被淮王这件事情刺激到凡事很是注意,沈玉妙只能去理解朱宣的心情,然后在心里再把淮王埋怨两句。
而可怜的淮王,是过年前离京的,临行前也没有再见到南平王妃一眼,朱宣对这件事情很是来火,一听就不高兴。
这一会儿哭笑不得的沈玉妙听到外面又出现两个书生的声音,心里叹一口气,今天晚上我又要一个人坐在房里吃饭了,毅将军有时候在房里陪一下母亲,有时候却是跑出去让朱禄早早带着出去玩去。
朱宣看到两个书生又找来了,心中有几分高兴。他们晚晚找来,有一间空房就是为他们留着。而两位书生,不管是朱宣的富贵作派也好,还是他的仪表风度,都让人想要亲近他,当然南平王板着脸的时候例外。
话刚说出来,人就进到房里来,而且很是开心:“朱大哥,这一路上跟着你,可是太方便了。”这样的好话朱宣听着只是一晒,房里的妙姐儿听到就只能一气。
晚饭果然是在房里吃的,朱宣回请这两位书生:“昨天那一醉,象是两位都未尽兴,今天有好酒,我回请两位。”妙姐儿坐在房里抿着嘴儿笑,男人象是一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把老婆抛到脑后。
而朱宣则是有几分欢喜,回到封地上去,当然是不可能遇到这样的人,而且这样大家谈心,说话以前不先在心里转几转,不属于对王爷的奏对。朱宣一向出来,就乐于这样与人结交说话谈心。
先唤了朱寿进来,交待他:“去办酒菜来,我们晚上不出去了,毅将军要出去,让朱禄带他出去玩吧。”
在床上倚着母亲坐着,正在和母亲商议晚上玩的毅将军听到父亲说话就出来:“母亲不去吗?”朱宣看着儿子的小脸,同时象是听到房里传来轻轻一声叹气,略为提高声音对毅将军道:“母亲在房里吃饭,你要出去,让朱禄带你去。”
眼前坐着的两位书生对房中娇宠更为好奇了,认识这几天觉得可以问出来:“朱大哥是赶考呢,还是带家人游玩?”如果是赶考带上女眷太可笑,此人也是风流中人;如果是游玩,赶着马车,带着一个不能抛头露面的妻子,这玩的也无趣。
朱宣淡淡回答:“游玩。”沈玉妙在房里听着不能不闹别扭,这叫游玩,白天坐在马车里,晚上呆在房里,如音笑看着王妃赌气坐到床上,抱着一个枕头促起双膝嘟高了嘴。
“呵,”两位书生一起笑起来,取笑朱宣道:“游玩带上妻子可是不方便。”两个人又要开始打趣了,小声道:“至少秦楼楚馆是不能去的。”
朱宣微微一笑,看着面前两个放肆的书生,秦楼楚馆以前没有少去,而这两个蠢才也许当女眷都是不明白,妙姐儿在房里呢,就这么说话。
一时酒菜来了,一式两份,朱宣看一看点点头:“先送到房里去,”另一份摆在桌子上,一时酒烫好了,荣俊猴急尝一口道:“果然是好酒。”滋味醇厚。
朱宣也呷上一点儿,再交待朱寿:“房里送一杯进去。”外间朱宣和两个初生牛犊的书生高谈阔论,房里妙姐儿一个人生着闷气吃饭,看着朱宣送进来的那杯酒更是生气,多给我一点儿,我就全喝了,让表哥晚上服侍醉猫去。
“朱大哥,你这样的人品谈吐,迥异与常人。”酒下去一坛子,方裕生开始胡说八道,醉眼看着那酒道:“有心同你畅谈一夜,只怕你内室里美人在卷珠帘。”
房里的沈玉妙悄声笑骂:“这个烂了舌头根的书生。”外面荣俊也带醉高吟道:“美人卷珠帘,但坐促蛾眉,但见泪痕深,不知心恨谁。。。。。。”
房里的妙姐儿只能掩耳了,又听朱宣的劝酒声,可怜这两个书生,今夜表哥不会放过他们。朱宣看着这两只醉猫,灌两碗酒就不知道东南西北,命站在一旁咧嘴的朱寿:“倒酒来,我与两位痛饮几杯。”
荣俊又喝了几杯,嘴里翻来覆去地念着:“不知心恨谁。。。。。。”听到房里又是一声低低的娇音:“备醒酒汤去,劝着爷少喝一杯吧。”声音虽低,有酒的人却偏偏听到了。
先是“哈”地一声大笑,然后方裕生拉住朱宣道:“朱大哥,你带着家眷一车一骑四处游玩,小弟一定要结交你这样的雅人,敢问你内室中美人相待,今夜带你出去玩你敢去吗?”那娇音实在让人绮思。
房中的妙姐儿更是要气结了,听着外间朱宣也笑了一声道:“拿大碗来,我们痛喝几碗这就出去,是听曲儿去还是去赌几把都由得你。”朱寿一旁嘿嘿笑,这两个找死的奴才,王爷要收拾他们了。
荣俊接过酒碗来未喝先笑道:“朱大哥说去哪里咱们就去哪里。”朱宣也来了兴致道:“好,外面昨天那几个人今天又赌上了,咱们出去玩一玩去。输的让他扛着桌子走。”一时三碗酒喝完,三个人站起来就往外走。
如音走出来看一看,进来对王妃道:“王爷已经出去了。”沈玉妙只坐在房里生气,听着院子里喧哗,朱宣又回来了,而且身边人更多。
有一个人笑道:“还是先生这里玩的痛快,昨天我们就邀你,都说你房中有娇宠不肯出来,今天也想来送几文了。”却是在外面店里赌,怕有人来查,一起跑回来了。
而这个说话的人,年纪却在三十多岁了,看起来比朱宣还要显大,别人一问他年龄,就摇头:“科科难中,又不能不赶,幸好家中尚有薄田,盘缠也有,只能勉强来了。”
大家一路赶考,都住在一个酒店里,听得几天,就给他起个外号叫:“尚薄田。”还有一位姓莫的秀才,也是年纪看起来不小了,三个人加上荣俊一起坐倒,朱寿和方裕生站在一旁看着,挑灯开始推牌。
没有几局,荣俊就输得面如土色,好在酒醉心不迷,功名还是要紧,数数口袋里的银子,站起来道:“小弟实在是不能再奉陪了。”朱宣双眸如电,看着方裕生道:“你来。”他微微露威,已经不是一派淡漠的那个人,方裕生不由自主就坐下来,再说看着荣俊输得不服气,醉眼看牌大多如此,方裕生坐下来输了一个精光,看得荣俊都陪着往下掉冷汗珠子。
拉着方裕生起来,只是不起来,还红着眼睛在身上找东西:“我有一块玉佩,这个值多少?”如音不时探头进来学着他们形态给王妃听,听得妙姐儿只是忍笑不已。
朱宣看着那一块玉佩,这才劝了一句:“兄弟,功名要紧,读书人第一要修身养性才是。”再输下去,这一科功名真的是误在我身上了。
方裕生还红着眼睛说:“下一局我必翻本。”看着朱宣往房里的灯火通明看了一眼,吩咐朱寿:“怎么还不睡,我要玩一会儿,不用等。”朱寿赶快就进去,一会儿出来陪笑道:“已经睡下了。”
朱宣许久没有这样放肆过,看着两位依然有钱的尚薄田和莫秀才,再看看四面还有几个观战的道:“内人在房里,各位要玩,声音放低一些。”
朱禄这个时候把毅将军背回来,看着王爷在和人赌博只是一笑把毅将军送进去交给如音,再出来时也抱着手臂站在王爷身后看牌。
观战众人中又走出来一个人,笑道:“我看了这一会儿,除了刚才那两位以外,这三位都是高手。看三位气势,这帐面上儿也太不过瘾了,咱们来大点儿,怎么样?”然后挥挥手,身后一个从人,手里捧着一个匣子,打开来看,里面却装着满满一匣子银子,总有几百两吧。
荣俊把方裕生从凳子上拖起来,让这个人:“您请您请。”拖着方裕生送回房里去,又舍不得不看,一个人又跑过来。
房里几位已经交换过姓名,朱宣淡淡含笑,道:“我有酒了,又玩了这一会儿,容我歇一会儿,让我的奴才替我,中途不再换人就是。”然后从怀里取出一叠银票,放在桌上,用手边一个茶碗压住。
大家一起去看那叠银票,最上面的一张就写着一百两,这一叠足有十几张,如果都是一百两的,也有上千两。几个赌徒眼珠一下子红了,看看朱宣身后站的朱寿,道:“行,中途不再换人,你的奴才输的也算你的,你要认帐才行。”
“那是当然,”朱宣站起来,让朱寿坐下来,自己走到榻上坐下来,朱禄送一碗茶过来,房里众人不能不把眼光再随着过来打量朱宣。
一路同行几天,除了荣俊以外,还有别的书生也从朱宣这里分租过房子,朱宣既然是观风而来,当然乐于同这些书生们谈天说地。
他谈吐不俗,又极其富贵,人人都猜他是个有钱的公子哥儿,有钱出来乱抛洒,这一会儿看了他随便就拿出来上千两银子给奴才赌,全然不当一回事,再看他榻上坐下来,大马金刀的,这个时候看起来颇有气势,不再象是一个公子哥儿了。人人都疑惑,这人是谁?
朱寿坐下来,拿起来骰子在手里,立即心里明亮,难怪王爷让我坐下来,这骰子手感一头轻一头重,这是灌了水银的。再看看眼前坐下来的这几个人。
尚薄田,是这几天里遇到就会邀王爷去赌,也是带着一副有钱的架势,朱寿不能不想一下,除非他也有人打前站,不然他房子是怎么这么好住到的。我们有人打前站,其实是为了王爷观风的安全,这个人是什么原因这样摆阔。
另一位莫秀才,整天一副没精打彩样,一坐到赌桌上,那睡不醒的眼睛立即就睁大,这人是个标准赌徒。
还有这位突然出现的刘秀才,随身带着一匣子银子走路,他也不嫌重。朱寿含笑把手中的骰子丢下桌子上笑道:“这就开始了。”
朱寿心里嘀咕的时候,朱宣慢慢喝完了茶,把茶碗交到朱禄手上,给他使上一个眼色,朱禄装作要茶,就走出去了。
再回来时,朱寿已经输了三把,桌子上那银票已经去了一小半,房里无人说话,只有骰子在碗里的声音,然后就是推牌的声音,大家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这桌子一赌就是上百两,不算是一个小局。
“朱爷,你这奴才象是不如你,不过可不能再换人了。”莫秀才赢了几把,阴森森笑着对端坐的朱宣道:“这银子不用多久就输光了。”
朱宣满不在乎的回他一句:“你怕什么,有的是。”尚薄田也笑上一声道:“银子没有了,我倒是相中了朱爷拉车的那匹马,那是匹好马,用来拉车有些可惜了。”就是朱寿也笑一声,看这人贪的,那是王爷的座骑,当然是好马。
这个时候朱禄回来了,在院子里露一露头,朱宣就装作如厕出去,出门前交待朱寿:“给爷都赢回来,不然不要你了。”朱寿苦了脸,一桌子的人都呵呵笑了起来。
“王爷,”朱禄在黑夜里眼睛特别有神:“那个尚薄田拿着官府的文书住的店,莫秀才和他是住在隔壁。刘秀才却是不知道底细。但是我问过店老板,这附近不到三十里处,驻扎着两千人。”给了老板五十两银子,朱禄随身也带着一张官印文书,连吓带蒙,老板什么都说了。
朱宣眯起眼睛,尚薄田是拿着官府的文书住的店,附近还有两千人。。。。。。眼前容不得他再想下去,吩咐朱禄道:“你去备马,通知咱们的人。”
自己依然是漫不经心地走回来,一面笑骂:“这小店里如厕的地方黑漆马乌的,差一点儿摔一交。”然后再看朱寿,赢了一把,又输了一把。一个桌子上的人都听着朱宣骂奴才:“蠢才,你想输多少才是。”
尚薄田,莫秀才和刘秀才三个人不动声色的一笑,眼前这个十足就是一个京里的公子哥儿,或许是一位私访的大人。换上赌桌的奴才虽然也精明,只是对面这三位都是赌徒出身。看着朱宣还在骂奴才,三个人只是笑。
不管你是谁,晋王爷有令,不管来私访的人是谁,只要看着象的,先扣一盆脏水在头上,拿下来再说。这附近可是驻扎着两千人的军队,这一会儿,刚才已经让人去通知带着往这里来。哪怕你是文弱公子哥儿也好,还是带着人来私访的大人也好,都跑不掉。
本来是想带着他去嫖,把他在窑子里当着众人赤条条按在床上,不想他带着女眷来,只能带着他赌。
朱宣骂完朱寿,自己带气走到房里去了。朱寿苦着脸想一想,带着心一横的架势,对三个人道:“各位,我跟着我们爷,也算是赌遍大江南北,不想今天要栽在这集镇上,这样吧,赌赌我的运气。
数一数桌上剩余的银票,还有五百两左右,朱寿道:“五百两一局,我全押了。”三个人更是要笑了,赌红了眼输得更快。就象刚才那一位,身上不值钱的玉佩也往桌上押。
朱宣在房里悄声唤醒妙姐儿,交待她:“你起来,
免费TXT小说下载https://www.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8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