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完)-第39部分

类地问题,柳二龙直接推给了弗兰德。反正从明天开始,这座学院也将改为史莱克,不再是蓝霸。
这一天内,由清晨的愉悦道上午的耻辱与愤怒,再到后来的柳暗花明。对于史莱克一行人来说。过的实在是有些过于充实了。
晚饭在弗兰德地要求下不像中午那么丰盛,大家很快就吃完了。
弗兰德道:“今天大家也都累了,待会儿早些回去休息吧。明天开始,我们恐怕要忙碌了。”刚来到这个新的环境,不论是老师还是学员们都需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更何况柳二龙已经把学院直接推给了弗兰德。对于这一点,弗兰德并没有和柳二龙客气,他知道。这是他的二龙妹故意为之,尽管他知道,或许这是柳二龙心中对他的补偿,可他却依旧无法拒绝柳二龙,就像以前他也从来无法拒绝她的要求一样。
“小三,陪我出去走走。”大师不敢和柳二龙灼灼的目光相对,推桌而起。叫上唐三。向外走去。
“哦。”唐三答应一声,赶忙站起身。跟着大师向外走去。
柳二龙就像是没看到大师离去似地,从桌子上拿起餐巾纸优雅的擦了擦嘴。
弗兰德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你就不怕他再跑了?”
柳二龙看向弗兰德,她同样笑了,只是笑容中带着几分玩味,“弗老大,你认为让我再次见到他,他还有跑的可能么?这次,就算是绑,我也要把他绑在我身边。”
走出食堂,大师径直向森林的方向走去,他一向喜欢植物,尤其是林间的静谧。
第二集 第一魂环 第六十二章 黄金铁三角的往事(全)
唐三始终跟在大师身后,什么也没有问,只是静静的陪伴着自己的老师,他能够感觉到,大师此时那复杂的心情。
在这个时候,选择让自己的老师静一静应该是更好的事。
走进树林,温度明显比外面要降低几分,清爽的空气令大师精神一振,似乎连心情也变得舒缓了几分。
停下脚步,大师转向当三,淡淡的道:“小三,你是不是很想问,我和二龙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像现在这样,为什么我会躲了她二十年?”
唐三点了点头。
大师叹息一声,“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二十多年前,一名出身于名门的青年,因为自身武魂出现变异,没能继承本门的武魂传承而被家族所排斥。为了证明自己,他苦学魂师方面的只是,研究更深的内涵,希望有一天,能够凭借知识来让世人认可自己。当他在外游历的时候,遇到了一名志同道合的青年魂师,两人决定一起在魂师界闯荡。”
“有一天,他们在一片魂兽森林猎杀魂兽时,遇到了一名美丽的少女。少女孤单一人,她那活泼爽朗的性格,很快就吸引了这两名青年。三人成为了好朋友,原本两人的队伍也增加到三人同行。”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名青年都喜欢上了那位拥有火龙武魂的少女,但因为彼此的兄弟之情,谁也不愿意表明。尤其是那因为本身变异武魂原因而无法拥有强大实力地青年。更是将这份爱深深的埋藏在心底。由于三人意外发现彼此之间配合竟然能够施展一种强大的武魂融合技,凭借着自身实力,他们渐渐在魂师界闯出了黄金铁三角的名声。”
说到这里,大师再次叹息一声,“感情这东西,是会随着时间而积累的,隐藏的越深,有的时候反而会更加强烈。随着三人的年纪增大,彼此之间的感情也越发深厚。终于。有一天,那位实力不俗地青年忍耐不住内心情感的煎熬,向那少女表白了。但是,一个令两名青年都极为意外的结果却出现在他们面前。少女一直都知道两位青年都喜欢自己,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怕说出自己的选择而伤害了另外一人,此时面对有实力的青年表白,她终于无法再隐藏下去,她将两名青年都叫到自己面前,对他们说,她喜欢地是那武魂变异而实力低微,却凭借毅力和努力拥有着极好理论知识的青年。”
“你应该已经猜到了,那少女就是二龙,而那两名青年。就是我和弗兰德。我现在还记得当时弗兰德那极度失望的表情,还有自己剧烈的心跳声。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幸福。但是,我和二龙都不愿意伤害弗兰德,一时间,三人之间变得沉默下来。如此过去了几天,沉郁的气氛令我们都有些窒息的感觉。终于,弗兰德站了出来。他在我们中的年纪最大,他说,要和我结为异性兄弟,而二龙就是他的弟妹。”
唐三忍不住道:“弗兰德院长真是个好人,或许,这是最好地结局。”
大师点了点头,“弗兰德的话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说,他已经失去了爱人,绝不愿意再失去自己的兄弟和妹妹。他发自内心的祝福我们。”
唐三疑惑的道:“既然如此,那您和二龙阿姨应该能够结合才对,为什么会……”
大师苦笑道:“如果一切真的顺利,没有发生后面的故事,或许。我们的孩子都已经比你大了。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地捉弄,将我们这所有的一切破坏。”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夜晚的星格外明亮,弗兰德为我们主婚,我和二龙终于成亲了。尽管那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没有规模宏大的婚礼,可那时候,我们却都感到无比的幸福。只要能够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其他地一切又有什么关系呢?”
“就在我们三人一起喝过酒,弗兰德准备向我们告辞,打算自己出去闯荡的时候。突然来了几个人。而这几个人,我都认识。为首的一人,正是我的叔叔,蓝电霸王龙家族当代二家主,玉罗冕。当时,他的到来令我极为惊讶。但那天既然是我大喜的日子,而且来的又是亲戚,我和这位二叔地关系也还可以,当下,赶忙高兴地将他们请进了我们的新房。”
说到这里,大师地情绪明显变得激动起来,“可是,谁曾想到,我那二叔并不是来找我的。他的目标,竟然是二龙。”
“什么?为什么?”唐三吃惊的问道。
大师继续道:“在我们结婚之前,我和二龙、弗兰德一起在大陆上闯荡,彼此之间从未问过对方的身世,这是个人的**。我因为被家族所不容而不说,弗兰德出身于贫民家庭,而二龙也从未主动提到过。我这位二叔找来的目的,竟然是认亲。二龙,二龙竟然是他的私生女。”
唐三吃惊的瞪大了双眼,天意弄人,难怪,难怪老师会选择离开,这所有的一切,真是对他太不公平了。
“二龙在我叫出对二叔的称呼时,她的脸就已经一片苍白。当我不敢置信的询问她时,看到她点头的动作,我只觉得如同晴天霹雳一般震惊。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深爱着的女人,竟然是我的堂妹。”
泪水,不受控制的从大师脸上流淌而下,哪怕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可当初那一幕幕的情景,却永远也无法从他脑海中淡化。
由与心爱之人结合中的大喜,骤然变成了大悲,那是何等的痛苦。
带着哽咽的声音,大师眼神迷离,“当时,二叔看到我们身上的装束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能嫁给这个废物。原本我一直以为二叔对我不错,并不会像家族中其他人那样看我,直到那时候,我才知道自己错了,原来,他也依旧将我当成废物看待。”
“后来我才知道,二龙是我二叔和一个风尘女子所生,因为二龙母亲的出身,二叔不敢把她带回家。在二龙出外游历的时候,她的母亲已经因病去世了。她一直被二叔在外面的地方养着。还让她跟了母性。她名字中的二龙两个字,就是她母亲为了他父亲所曲。我二叔的||乳|名就叫二龙。”
“不对啊,老师,如果二龙前辈是您的堂妹,那她的武魂应该和您的家族传承一样,是蓝电霸王龙才对。难道,难道说二龙前辈的武魂竟然也是……”
大师点了点头,“是的,二龙的武魂也是变异的,只不过她并没有变得弱小,虽然也没变得强大,但终究还是极强的武魂。雷电变异成了有近似之处的火焰,这就是她那火龙武魂的由来。我们之间,正是在这种种机缘巧合之下造成了这场悲剧。”
“当时,我像发了疯似的跑了出去,那时候,我能想到的除了死,已经没有其他。二龙想去追我,却被我二叔强行拉住了。要不是弗兰德追上我,阻止了我自杀,恐怕已经没有后来的大师。”
唐三没有再说什么,此时连他也已经沉浸在了大师内心的悲伤世界之中。
他们都不知道,就在身后不远处,另一个人同样泪流满面,注视着他们的方向不能自已。
“我能怎么样?虽然后来打消了死志,但在那个时候,二龙是我生命中的全部,你也看得到,我并不算英俊,也没有强大的实力。可她却放弃了比我优秀的多的弗兰德,而选择了我。我是那么的爱她,可爱人却变成了妹妹。那种痛苦,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最后,在心灰意懒之下,我只能选择逃避。我没有让弗兰德跟着,自己一个人就那么默默的离开了。”
“后来,弗兰德传来消息,说二龙和我那二叔回到家族后就闹翻了,到处疯了似的找我。我是多么想见到她啊,可是,我不能。我不能毁了她的清誉。”
“兄妹结合,世人所不容。就算我不在乎,二龙一个女人,我又怎么能让她来承受这些呢?更何况,我二叔说的也没错,我只是个废物,一个没用的废物而已。二龙和我在一起,我甚至连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她本就不应该属于我的。”
“一年一年过去了,我甚至不敢再去打听二龙的情况,我怕自己忍不住会去找她。在浑浑噩噩之中,我只能将自己的心力都投入到对武魂的研究之中。直到遇到你,才又重新焕发了我内心的生机。将心神寄托在你身上。这些年我才好过了一些。我知道,弗兰德肯定是知道二龙在这里的,他并不是草率的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在刚刚于天斗皇家学院受过刺激之后,又怎么会再选择一所学院呢?只不过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而已。再见二龙,只会让我更加痛苦。二龙的实力远远强于我,这次,就算想要离开这痛苦的漩涡恐怕也已经无法做到了。”
唐三看着大师,眼圈已经有些湿润了,是啊,老天对老师是何等的不公平,剥夺了他那本应该继承的强大武魂也就算了,竟然连他与爱人结合也要破坏。
“老师,世俗的眼光就真的那么重要么?谁说您是废物,在我心中,您才是最强大的魂师。知识同样也是力量。谁敢说自己在武魂方面的知识比您更丰富?谁也不能。老师,您是最棒的。二龙阿姨一直等了您这么多年都没有选择其他人,对您是何等深情?您再这样逃避下去,只会令你们两人都痛苦。哪怕您真的在意世俗眼光,您也可以带着她远走高飞啊!”
大师痛苦的摇了摇头,“不,那样对二龙太不公平了。小三,爱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得到。我更希望她能生活的快乐、幸福。”
唐三此时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学生的身份。看着大师地沉郁,不禁抗声道:“您这样逃避,二龙阿姨就能幸福?她如果幸福,会唱出那样悲伤的歌曲?会一看到您就哭泣?她甚至不敢用言语来试探您,就怕刺激到您。老师,是您的心太脆弱了。世俗眼光又如何?二龙阿姨一个女人都不怕,您还怕什么。您应该和她一起,勇敢的去面对这些,破开一切障碍走在一起。像您的家族,像所有人证明,你们在一起并没有错。堂兄妹之间的血缘虽近,但真的就没有这样结合的么?老师,您不只是在怕二龙阿姨会和您在一起受苦。您同样也是不敢接受这个现实,您是在自卑啊!”
大师呆呆的看着唐三,嘴唇嗡动,却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虽然他和弗兰德一样,是那么地骄傲。可是,拥有低等武魂的他,内心深处却始终是自卑的。弗兰德和二龙都不敢说到他心中的痛楚,此时唐三在激动之下说了出来,却正好命中要害。
“他说的对。你为什么要自卑。千万人说你是废物又如何?只要我柳二龙认为你是最棒地就足够了。小刚。你真的就不明白么?如果我在乎我们之间的亲缘关系,我会一直这样找你?会一直如此痛苦?”
柳二龙从唐三与小刚背后不远处缓缓走了出来,泪水不断从她面庞上滑落,看着大师,一步步坚定的接近。娇颜是那样的光彩夺目。
这一次,大师终于再没有逃避柳二龙的目光,看着她一步步走近,大师的心跳速度明显在增加着。内心的魔障在那汹涌澎湃的情感冲击下正在逐渐地破裂。二十年的压抑屏障,已经无法再阻挡他内心深处那份金子般的深情。
唐三静悄悄的向后退去,逐渐没入树林之中。他知道,在这个时候,谁也不应该去打扰他们。他在内心中暗暗的为大师祝福着。老师时常流露出的落寞他又怎会看不见。
此时,源头终于找到,如果能将其化解。让大师和柳二龙真的走到一起,那么,对于他们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树林幽暗宁静,唐三并没有急着回去,只是在树林中静静地走着,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大师和柳二龙之间的故事。他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小舞。他的心态,并不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而已经是中年人的情绪。
小舞也是自己的妹妹,她在自己心中,究竟是怎样的地位呢?认识小舞以后,唐三第一次在自己内心深处思索起了这个问题。
如果,大师和柳二龙之间地事情出现在自己和小舞身上,那么,自己会如何来解决?唐三发现,自己此时的情绪有些迷惘,也有些茫然。
周围的空气突然有些冷,唐三机灵灵打了个寒战,不禁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
魂力突破三十级,他的玄天功也已经修炼到了第四重,已经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何况这又是夏季,怎么会觉得冷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唐三突然吃惊的停下脚步,就在他面前三米之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人。一个全身绿色地人。
绿发、绿眸、绿色地指甲,冰冷邪恶宛如毒蛇一般的眼神,这突然出现在唐三面前地,赫然是白天所见,那位拥有毒为封号的封号斗罗独孤博。
唐三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开启自己的武魂,但是,独孤博的身体下一刻已经来到了他面前,也没见他如何行动,唐三只觉得大脑中一阵眩晕,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就是这瞬间的魂力波动,却惊醒了不远处刚刚融入大师怀抱之中的二龙。
“什么人?”柳二龙眼中精光大放,猛的从大师怀中直起身,目光朝着那魂力波动传来的方向看去。她明显感觉到那股不强的魂力波动内蕴含的恐怖气息,身形一闪,已经将大师挡在身后。
大师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脸色大变,“不好,可能是小三出事了。快去看看。”
柳二龙很自然的拉起大师的手,骤然加速,凭借着魂力气息,很快来到了之前出事的地方,但除了空气中的冰冷,他们却没找到任何线索。柳二龙催动自身魂力全力搜寻,却怎么也无法再找到唐三的气息。
大师当机立断道:“走,先回去找到弗兰德再说。这冰冷的气息有些熟悉,如果是那个人,恐怕就难办了。”大师的实力虽然不强,但观察力和判断力却比普通人要强的太多了。
这丝冰冷的气息立刻让他联想到了白天在天斗皇家学院见到的独孤博以及后来和独孤博祖孙相见的碧磷蛇魂师独孤雁。
头昏沉沉的,当唐三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发现周围尽是黑漆漆的一片。
只有两点绿光在黑暗中闪耀着阴森的光芒。
默运玄天功,唐三体内的魂力逐渐凝聚,力量也重新回到身上,但他并没有动。大师教过他,越是危险的情况下越要保持冷静,绝不能因为自己的轻举妄动而陷入危机。
“醒了就不用装了。你真的只有十三岁么?怎么心态却像个老手。”沙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随着眼睛对光线的适应,唐三这才借助那两点惨绿色的光芒依稀看清,独孤博就坐在他身旁不远处,而那两点绿光,竟然是独孤博的双眼。
翻身坐起,唐三并没有开口,只是冷冷的看着独孤博,心中已经是一片冰凉。不用问,他也知道独孤博抓来自己的原因,显然是来自独孤雁的报复,落在这以毒为名的封号斗罗手中,自己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小子,你叫唐三?”独孤博靠在身后的石壁上,淡淡的问道。
“不错。”唐三的回答很简单。他自然不愿意就这样束手待毙,坐在那里,悄悄的提聚自身魂力。
虽然他知道以自己三十多级的魂力面对一位九十级开外的封号斗罗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但如果不做最后的拼搏,他又怎么会甘心呢?
独孤博眼中绿光闪烁了一下,“听说,你破了我孙女的第三魂技,还用毒制住了她。你是怎么化解她那蛇毒的?只是烈酒恐怕不够吧。”
唐三淡然道:“亏你这老怪物还号称毒斗罗,难道连雄黄克蛇毒的道理都不明白么?雄黄配烈酒,能够让雄黄的特性完全发挥出来,再加上火焰的灼烧。你那孙女的第三魂技虽然很毒,但也并不是化解不了。”
独孤博突然喋喋怪笑一声,“多少年了,我算算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了?小子,你不怕死么?竟然敢置疑老夫的毒?你知不知道,哪怕是其他的封号斗罗,在谈起我的毒时也会勃然色变。”
唐三不屑的哼了一声,“你的毒?不过是垃圾而已。”
“你说什么?”独孤博眼中绿光骤然大放,只是微一抬手,唐三的身体就被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掼了出去,重重的砸在背后的墙壁上,剧烈的疼痛令他险些再次昏迷过去。
“小子,如果你敢在我面前再逞口舌之利,就算你的毒让我感到有兴趣,我也会立刻杀了你。我的毒是垃圾?我可以在一瞬间让千米之内生灵涂炭、寸草不生。想杀你,我甚至可以不需要动手,直接就让你中毒而亡。在这个世界上,毒属性魂师里,还从未有人比我更强。你竟然敢置疑我的毒。”
唐三挣扎的爬起来,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挺直腰杆,“我需要和你逞口舌之利么?那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你的毒确实很厉害,但却依旧是垃圾。毒功是去毒敌人的,可你连自己都已经中毒,难道你的毒还不是垃圾么?”
独孤博愣了一下,右手一挥,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洞|岤周围顿时燃起一圈碧绿色的火焰。
在绿火照耀之下,唐三这才看清,自己身在一个方圆近千平米的洞窟之中。独孤博依旧是白天的装束,此时正站在自己面前十余米外。
“真是笑话。我的毒会毒到自己?老夫今年七十八岁,从来都只有我毒别人,还从没有过别人毒我的时候。”独孤博冷冷的看着唐三,奇怪的是,这次他并没有向唐三再出手。
唐三不屑的哼了一声,“真的是这样么?那我问你。没到阴天下雨的时候,你两肋处是不是会出现麻痒感,而且会逐渐增强。午时和子时各发作一次,以你现在的情况,应该每次要足足持续一个时辰以上的时间。还有。每当深夜,大约三更天左右地时候,你的头顶和交心都会出现针扎般的刺痛。全身痉挛,至少半个时辰。那种痛不欲生的过程,就不需要我描述了吧。如果不是中毒,会出现这种症状?你不但已经中毒,而且还已经毒入骨髓,我只是很奇怪,你为什么还没死。你中的毒,根本就不是魂力所能压制的。”
“你,你怎么知道?”独孤博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吃惊,下意识的说了出来。
唐三的描述简直如同亲眼所见一般,这可以说是独孤博最大地秘密。哪怕是他最亲的孙女也不知道,此时从唐三口中说出来,又怎么能让他不吃惊呢?眼中杀机大盛,冰冷的杀意仿佛要将唐三穿透似的。
封号斗罗的实力实在太强了,从独孤博身上释放出地杀气,宛如实质一般撞击在唐三胸前,唐三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一脸倒退三步才勉强站稳。蓝银草在独孤博的杀机压迫下骤然释放。就连他的外附魂骨八蛛矛也从背后直接伸展开来,释放出其凶厉的气息,护住唐三的身体。
“果然有些门道。”独孤博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他本以为凭借自己已经能够实质化的杀气,击杀一个不过三十级出头的魂师再容易不过,杀人灭口的事他这一生中不知道干过多少次。却没想到,唐三竟然顶住了他地杀气,虽然吐血三口。但看上去并没有受到重创。这样的体魄,显然不是三十级魂师所应该拥有的。
“让我看看。这就是伤了我孙女的武魂?”独孤博身形一闪,已经来到唐三面前,抬手向唐三抓去。
蓝银草自行而动,唐三身上的第一魂环骤然闪亮,第一魂环技,缠绕。发动。
坚韧的蓝银草在唐三的全力施为之下疯狂的缠绕向独孤博,几乎是瞬间就将他地身体缠了个结实。
但恐怖的一幕却出现了,那些蓝银草刚刚缠上独孤博的身体,却如同冰雪一般的消融了。
没错,就是融化,就像雪落在了火上,没有半分停顿。甚至没能让独孤博抬起的手迟缓片刻。下一刻。独孤博的大手已经抓在了唐三的肩膀上。
独孤博地手很坚定,抓上肩膀就像铁箍一般。唐三背后的八蛛矛几乎是下意识的同时刺出。带着尖利的破空声刺向独孤博。紫光勃发,剧毒已经全面启动。
“咦——”独孤博有些惊讶,以他的实力,不需要真正碰上,身体气机的反应已经能够感受到八蛛矛攻击的强度与之前蓝银草对比要强地太多。绿光瞬间从独孤博身上扩散,也不见他用出自己地武魂,八蛛矛刺在绿光之上,只是溅起八圈碧绿色的涟漪,却怎么也无法深入其中。
“原来如此。竟然是外附魂骨。难怪,难怪雁雁打不过你。”独孤博恍然大悟,看着唐三地八蛛矛,眼中不禁流露出贪婪的光芒。
一股冰冷的魂力从唐三肩头上的大手处传入体内,唐三顿觉全身一阵麻痹,所有的魂力都无法再行提聚。
那股冰冷的气流瞬间行遍全身,令他宛如掉入冰窖中一般。尽管唐三天赋惊人,不但实力是同辈中的佼佼者,还拥有着战斗经验和冷静的头脑,但在实力的绝对差距面前,这些都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在独孤博的魂力面前,别说是反抗,他此时连一根小指也无法移动。
独孤博显然是一点也没把唐三看在眼中,随手一甩,把他掷到地下,有些失望的道:“可惜了,居然融合了。不然这小子倒是送给我一份大礼。”
独孤博眼中绿光灼灼的盯视着唐三,就像在看一件稀世珍宝一般,贪婪之光倏隐倏现,“我不得不承认,你比我的孙女,甚至比那个玉天恒小子都还要更强。十三岁,三十级以上的魂力,外附魂骨,剧毒。可惜,真是可惜了。”
由于实力差距实在太大,独孤博并没有封住唐三的魂力,唐三挣扎着再次从地上爬起来,冷冷的道:“没想到,我竟然会死在一个使用垃圾毒的老怪物手中,可惜,真是可惜了。”
独孤博双眼中冒出宛如毒蛇般冰冷的光芒,“你是想让我立刻杀死你么?杀你对我来说就像捏死只蚂蚁那么简单。不过,我不会急着杀你,人面魔蛛掉落的魂骨,有点意思,我会把你魂骨中的所有毒素都逼出来,然后再慢慢的杀死你。”
唐三眼中流露出一丝强烈的不甘,他知道,哪怕是用自己最新制造出来的暗器,在这个老怪物面前也不会有一点机会。面对这样的对手,除非自己能够学会暗器百解上排名前三的暗器,否则,结局只会是死亡。
他不甘心,唐门的绝学他还没有都学会,更没有在这个世界上调制过唐门的剧毒。他不甘心,因为他甚至没有去修炼自己那第二武魂的机会。对于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他甚至比对当初的唐门有更多的留恋。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终于接触了外面的世界,还有令他太多太多的留恋。
看着唐三眼中不甘的光芒,老怪物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不甘心是不是?这样的眼神我曾经从无数人眼中看到过。我最喜欢的,就是扼杀这种不甘。或许,给你几十年的时间,你真有超越我的可能。不过,现在来说,你已经没机会了。你不是说我的毒是垃圾么?可你却依旧要死在我手中。”
唐三淡淡的道:“这才是我最大的不甘。如果给我时间,哪怕是不用武魂,我依旧可以将你置之死地。你这种垃圾的毒功,根本就是狗屁不如。不但连自己练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还会遗祸后代。垃圾中的垃圾。”
“你说什么?”独孤博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手臂一伸,竟然瞬间延长,一把捏住了唐三的脖子,将他拉到自己面前。
这一次,唐三甚至连反抗都没有,只是冷冷的看着独孤博,呼吸虽然困难,但他还是勉强说道:“你以为自己会有好结局么?你身上的症状会不断的加深,虽然我现在还不明白你是如何克制住这剧毒不使其发作的,但你无非是吃过什么天材地宝的东西。而那天材地宝也不可能帮你一辈子。过不了几年,就算你不被毒死,也要被毒素反噬带来的痛苦折磨死。你会比我死的更惨。”
独孤博眼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唐三所说的一切正是他现在最大的痛苦。在强大的实力背后,他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每一次那折磨都令他生死不能,那种痛苦,根本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第二集 第一魂环 第六十三章 冰火两仪眼(上)
“你能解我身上的毒?”独孤博终于丢下了自己的面子,忍不住问道。
唐三淡淡的道:“能解我也不给你解。你只会比我更惨而已。杀了我吧。你自己或许已经不怕死,毕竟,人活七十古来稀,可惜,你那如花似玉的孙女,恐怕撑不了你这么长时间,她也更未必有你这样的毅力来忍受逐渐增加的痛苦。她的毒只会发作的比你更剧烈,因为她是从娘胎开始,就被这种毒素所浸没。”
为了生存,唐三开始做着最后的努力。当初,在第一次见到碧磷蛇魂师独孤雁的时候,从独孤雁的外貌上他就有所怀疑,因为据他所知,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像独孤雁那种发色也眼眸的颜色。再加上后来独孤雁使用的碧磷蛇毒,已经让他有所判断。
今天再见到独孤雁的爷爷,眼前这个老怪物,唐三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独孤雁固然继承了她爷爷的武魂,拥有强大的毒能力,但也同时继承了毒素的反噬。唐三每一句说的都是事实,哪怕是独孤博这样的孤傲之辈也无言反驳。
松开手,独孤博任由唐三从自己手中滑落,冷冷的看着他,“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能够解除我身上的剧毒?”
唐三这次索性不再站起来了,就那么盘膝坐在地上,“我需要向你证明么?反正你也要杀了我。你这种人,活在世上也只是祸害。我要是救了你,不过是助纣为虐罢了。”
正像唐三所说的那样,独孤博可以不在意自己的死活,却不能不在意自己孙女的未来。独孤雁才刚刚二十岁,还有着美好的未来。更何况,在独孤雁之前,他已经品尝过亲人丧生的滋味。他绝不想同样的情况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独孤博一生玩毒,可单单对自己身上的剧毒无可奈何,他也做过无数尝试。换来地,却只是更大的痛苦而已。
脸上阴晴不定之色渐浓,独孤博缓缓将双手背在身后,话语中。声调变得缓和了几分,“听雁雁说,你叫唐三,对吧。”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不错。”唐三冷然昂首。
独孤博不屑的哼了一声,“一个十三岁地小毛头,还大丈夫?行了,我也不和你废话。如果你真的能够解除我和我孙女身上的毒,那么,我不但可以不杀你,而且还可以答应帮你做三件事。三件不触犯到我底线的事。”
唐三淡然道:“你不杀我?就像你刚才说地一样,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想杀我,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这种人,恩将仇报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独孤博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才十几岁的少年竟然会如此难缠,不禁怒道:“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独孤博的名声。虽然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但却极重信诺。还从没有人敢如此蔑视我地诚信。”
唐三闭上双眼,“这只是你自己的空口白话而已。除非你发下毒誓,否则的话。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独孤博眼中凶光暴闪,险些就要忍耐不住,但一想到自己的孙女,他终究还是强行将怒气压下。
“可以。只要你能证明能够解除得了我地毒。我就发誓。”
生机终于来临了。唐三也是暗暗松了口气,背后的衣襟却已经湿透了。只要是人。都会怕死,唐三也不例外。尤其是死的没有任何价值,更是他所不愿的。
再次站起身,收回背后的八蛛矛,“你想让我如何证明?”
独孤博收敛眼中凶光,“证明你用毒的能力比我更强,我就相信你。”在他的潜意识中,对唐三充满了不信任。毕竟,这面前的少年才十三岁而已。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在毒的造诣难道能和浸滛此道几十年地自己相比么?但唐三的话却正好说中了他的命门,而且说起他身上的症状分毫不差,面对这样的机会,独孤博也不得不试一试。杀不杀唐三,对他来说没什么关系,就算唐三天赋再好,想要达到能够威胁他的程度,也需要几十年地时间,几十年后,他恐怕老都老死了。还有什么可怕地。如果真的能够解毒,尤其是接触自己孙女身上遗传地剧毒,对于独孤博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唐三双手摊开,无奈的道:“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如何证明用毒的能力比你更强?”
独孤博冷冷的道:“这个好办。这里是我的别府,各种药物种植广泛,你想要什么,自己去找就是了。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内,你自己自行配置各种解药。一天之后,我会对你下三种毒。只要你能用自己配置的解药顶住我下的毒,就证明你有给我解毒的资格。否则的话,你就去死。”
一天之内,配置解药,听起来时间似乎充裕,可实际上,毒药有千万种,每一种都有自己的特性,独孤博这种玩毒大师所下的毒,更不会普通。要在一天时间内配置出能够低于他所下的毒,这样的难度,绝对是巨大的。
在独孤博想来,唐三一定会和自己讨价还价,争取跟过的时间,甚至是拖延时间。但是,唐三的回答却令他有些惊讶,甚至对唐三增强了几分信心。
“好。带我去你的药圃,一天之内不要来打扰我。”弹弹身上的尘土,唐三从容的答应了独孤博的要求。
独孤博上下扫视了他一眼,转身向着洞|岤外的方向走去,“跟我来。”
出了洞|岤,唐三才发现,这是一片茂密的大森林,而他们此时所在的,是森林中一座高约五百米的山丘上。此时因为是夜晚,无法看到外面太多的景色。
独孤博如履平地一般顺着山路向上攀登,看上去他似乎走的很慢,但每一步迈出都在十米开外,而且每一步的距离都极为均匀,整个人在登山的过程中,就像是垂直上升一般。
唐三赶忙提聚魂力跟在独孤博背后,他当然不会以为出了洞|岤就能够逃离,在封号斗罗面前想要逃走,那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很快,唐三在独孤博的带领下来到了山顶上。到了这里,唐三不禁被眼前的地势吓了一跳。面前竟然是一个倒锥形的山坳,他们所在的山顶是这山坳的边缘之地,浓浓的热气从山坳之中冒起,热气十分湿润,还带着几分硫磺所特有的味道。
“这里有温泉?”唐三忍不住惊讶说道。
独孤博瞥了他一眼,“小子,你懂得倒是很多。”
唐三道:“我总不至于连温泉的味道也不认识吧。你这药圃难道是在温泉边缘?这到是个好地方。”
温泉本身并不适合滋养植物,因为其中蕴含的矿物质太多,但有些特殊的植物却不一样。它们需要的正是温泉中的矿物质以及热量。据唐三所知,有不少种剧毒的植物都是如此。
“跟我来。”独孤博身形一展,直接从面前漆黑看不到底的山边跳了下去。由于浓雾和夜晚的原因,再加上悬崖的陡峭。只是眨眼之间,独孤博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水雾之中。
他在故意为难我么?唐三眼中闪过一丝傲然。独孤博,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难住我,那你可想错了。
紫光从背后闪动,八蛛矛再次释放而出,唐三没有像独孤博那样腾身跳下,八蛛矛中靠下的两矛同时向下探出,噌的一声,插入山壁之中,紧接着,八根蛛矛轮流发力,带着唐三,就那么贴着山壁如履平地一般向下疾行。
八蛛矛凭借着它的锋利,再加上蛛腿的特性,可以无视地面上绝大多数地形。这种陡峭的山壁或许能够难得住别人,却难不住八蛛矛。
独孤博落入山中时,心中不禁有些得意,小子,你不是拽的很么,我看你怎么下来,要是逃走了,无非就证明你也只是个懦弱的小辈而已。
当然,如果唐三真的跳下来,独孤博是不会让他受伤的,凭借他的实力,接住唐三只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随着唐三表现出的冷静和自身的实力,独孤博对这个少年已经越来越有兴趣了。从他身上,独孤博看到了不同于普通少年的成熟,还有一种特殊的特质,运筹帷幄。
半晌没有看到唐三跳下来,独孤博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失望。心中刚想着这不过也是个懦弱的孩子时,却见一道身影正快速的顺着山壁而来。以他的视力自然不会看不清那身影的情况。
第二集 第一魂环 第六十三章 冰火两仪眼(中)
“这外附魂骨还能这么用?”独孤博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唐三背后的八蛛矛飞速律动,一会儿的工夫就来到了自己面前。有着紫极魔瞳的存在,在夜晚中,唐三的实力并不比独孤博差多少。
唐三并没有去看独孤博,而是将目光都向了面前山谷内的情景。令他有些惊讶的是,眼前山谷内的温泉与他想象的并不一样。温泉面积并不大,但却分成两块,椭圆形的水潭中,温泉水的颜色竟然分别是||乳|白和朱红。更为奇异的是,它们虽然在这同一水潭之内,但却泾渭分明,彼此之间互不侵犯,始终保持在自己一侧。
那滚滚而上的水蒸气,正是由两种温泉之间的位置所产生的,不断的升腾而上,直到山口的位置才徐徐散去。
“这,这是……”唐三看着眼前一幕,身体因为激动,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世界看到如此瑰丽的一幕。虽然他以前从未见过,可是,在他记忆之中,却有着一个类似的情景描述。
玄天宝录的暗器百解中除了暗器以外,专门有一篇关于毒的秘录,里面记载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8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