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还珠]皇后万福-第5部分

疼,不像永璂这么懂事。她自己倒了杯茶,嘱咐下人将炉火上煨着的清粥取来,亲手喂永璂喝下。
永璂见房间里已经掌灯,外面也没了亮光,便知道时辰不早了,“皇额娘,您赶紧回去吧,儿臣现在没事了!”
景绣摇头,“额娘今天不走了,陪着永璂!”
“这怎么可以?这不合规矩!”永璂听了这话,差点从床上掉下去,这还是他一向最讲规矩的皇额娘吗?
景绣微笑,安抚永璂,一边帮她盖被子,一边说:“额娘今天只想陪着自己的儿子,别的什么都不想!永璂赶紧睡觉,醒了身上就不疼了!”
永璂若有所思的看着景绣,好半天才开口,“皇额娘,您不想问问儿臣为什么激怒皇阿玛吗?”
景绣仍旧摇头,“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永璂没事,睡吧!”
永璂哪里还睡得着,“皇额娘为儿臣所做的,儿臣都知道!容嬷嬷都跟儿臣说了,皇额娘是为了永璂才对还珠格格他们一忍再忍,还制造机会让儿臣和皇阿玛培养感情……永璂让皇额娘失望了,对不起!”
景绣摇头,有些羞愧,她的确实为永璂做了一点事情,但是,更多的也是为了给自己改变命运,永璂说到底都是附带的!
“其实,儿臣什么都知道,这次这么做,只是想知道,皇阿玛心里到底也没有儿臣,他到底当不当我是他儿子,结果真伤人,原来在皇阿玛眼里,只有五哥才是他儿子!儿臣曾听人说,大哥三哥一死一废,四哥六哥双双出继,是皇阿玛在为五哥铺路!心里本来不怎么信,如今,小小的试探一下,虽然付出点代价,但是值得了,至少以后不会痴心妄想……皇额娘放心,以后的永璂,永远都是那个资质平庸,单纯娇憨的永璂,不会再越雷池一步!”
在永璂的讲述中,景绣终于弄清了来龙去脉!
上书房拖了课,永璂小孩子心性,急着回坤宁宫吃景绣亲手做的饭菜,便跟贴身小厮玩起了赛跑的游戏。当然,那小林子是不同意的,奈何永璂已经跑了,他也只能追,永璂不愿被他追到,自然要抄近路,结果不小心撞到了偷偷跑出来玩的七格格和静。
永璂当时也不曾在意,赶紧扶起和静,仔细检查了一下,也没什么损伤,心急着比赛,说了句抱歉,便要走。
那七格格受尽乾隆宠爱,对永璂这个不受宠的哥哥是一点也不放在眼里,硬是强拉着他,不让他走。
一个一定要走,一个死活不放,便拉扯了起来。
“和静乖!十二哥有事,不能跟你玩,赶紧放开!”永璂很是焦急。
和静哪里会听他的,只是死死地抓着他的衣服,“不,我不放!除非,你让我玩骑大马!”
永璂自然知道“骑大马”是什么意思,让他堂堂一个皇子阿哥趴在地上给人当马骑,想都别想,他还丢不起那个人,别说只是一个他不是很喜欢的妹妹,就算是一母同出的妹妹,五儿,也不可能!
心下又羞又恼,怒道:“不可能!放手!不然十二哥生气打你了!”
“你敢!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去告诉皇阿玛,让皇阿玛打你板子!”和静高傲的抬起头。
永璂很不喜欢和静这样自信的表情,硬去掰和静的手,“我叫你放开,听到没有?”
正在这个时候,在淑芳斋憋了一肚子火的五阿哥到御花园发泄,正好看到永璂在欺负“善良可爱”的和静妹妹,在联想到因为皇后,自己和小燕子的感情再也见不了光,心里更是气得要死!于是,愤怒的上前理论,结果因为推开永璂的时候用力过猛,摔了永璂不说,还害得和静向后摔去……
而身后正是池塘,这个时候池塘的水很凉,他心里害怕,想要去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于是跟着跳了下去!
格格和阿哥吵架,隐在暗处的侍卫自然知道,见皇上最宠爱的阿哥和格格落水,自然着急忙慌的救人,事情也不可避免的捅到了皇帝那里。
五阿哥身为乾隆最宠爱的儿子兼“受害者”声泪俱下的控诉永璂不敬兄长,不慈弟妹,害得七格格受惊,至今仍瑟瑟发抖,言下之意,不严惩是不行的。
永璂表面上惧怕木讷,心里却冷静得很,只是心里暗暗冷笑,他明白他这皇阿玛的心思,不过就是为了让他那文武双全的五哥说出心中怨气,免得憋坏了,才由着他诋毁自己的弟弟!若是想知道实情,招来侍卫一问,便一清二楚。可是他那伟大的皇阿玛偏不,偏要问当事人。
和静自然是站在五阿哥那边的,咬死了是永璂推她下水!
而皇帝问罢了两人才转而看向一直跪在地上的永璂,“永璂,你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永璂心里憋着火,隐隐的也想借这个机会试试自己在他那皇阿玛心目中的地位,便淡淡的说了一句,“儿臣不曾做过,皇阿玛信也罢,不信也罢,儿臣无话可说!”
乾隆登时大怒,直接祭出了红木板子,一叠声的命小太监狠狠的打!
永璂心里不服,便强忍着不叫,更是激怒乾隆,两父子就杠上了,直到见了红,乾隆冷淡的命人带回阿哥所医治,转而安慰被吓坏了的和静!
因为一直没叫,一口气憋在心里,刚回阿哥所永璂便昏倒了,于是便有了之后的事情。
景绣听了,也不知该说永璂聪明,还是该说他傻,说他聪明吧,他傻傻的往前撞,说他傻吧,他还说得头头是道,对自己所处的环境也清醒得不得了。
只知道,乾隆这一顿板子打碎了永璂所有的孺慕之思,从此以后,两人只是君臣,再非父子!
而她景绣,也看明白了很多事情,不管她怎么做,维护令妃和五阿哥一伙,已经成为乾隆的习惯,一个很可怕的习惯。当他生气的时候,根本想不到乌拉那拉·景娴这个人。
21世纪的她也曾看过一些穿越类的小说,他们证明了一个真理,意图改变历史的人,最终只会被历史淹没!
但是,她还是不能就这么放弃,至少不能让永璂重复历史上的悲剧!好在,她现在还有时间,乾隆三十年,她才会被废,之后才会死掉,在此之前,她还有时间,慢慢计划该怎么让永璂摆脱他既定的人生!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分化进行中
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足够景绣布置很多事情,所以,她也不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之前,她只是想做个狐媚惑主的女子,以为得乾隆的宠爱便可像历史上的令妃一样,一生无忧,说不定还能把永璂推向皇位,毕竟嘉庆就是极平庸的帝王。就算不行,只要得乾隆宠爱,他一定会为她们母子安排好后路。经过永璂被打这件事之后,景绣终于明白了,乾隆不是正常人,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来估计,他根本靠不住,不定什么时候头脑一热,就能把她给废了,把永璂给“逼”死!
所以,她要发展自己的势力,更要让永璂迅速长大,绝不能让乾隆说废就废,至少要有反击,甚至是逃离的机会,紫薇便是第一步!永琪他竟然敢害她的儿子受皮肉之苦,她要是不反击一下,未免也太憋屈了!
景绣冷冷的笑了一下,“爱新觉罗·永琪,你说是皮肉受苦更痛苦,还是精神折磨更痛苦呢?我很想知道,看着你喜欢的人却看到吃不到,甚至眼睁睁的看着嫁给别人,你会做什么呢?会不会不顾一切,兄妹乱/伦呢?”
“娘娘,紫薇姑娘来了!”
景绣点了点头,命人将紫薇请了来,便挥手让所有的人都退到门外。
“奴婢恭请皇后娘娘金安!”
景绣虚扶一下,“起来吧,坐!”
紫薇小心的侧身坐了半张椅子,努力扯出一丝笑容,“谢娘娘!不知娘娘唤紫薇来有何吩咐?”
看到紫薇眼睛里明显的防备,她只做不知,掩下眼眸中的嘲讽,再抬起眼眸,眼中满满的都是笑意,“你丫头,早晚都是母女,何必这么生疏?本宫知道,你对本宫突然的示好很害怕,本宫这次唤你来,是想好好跟你聊清楚!上次因为小燕子在,所以很多话不方便说,这次本宫就说清楚,本宫说了,你可不能像小燕子那样咋咋呼呼的,弄得人尽皆知!在这宫里,很多事情自己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能说出来,祸从口出,知道吗?”
紫薇有些疑惑,但是还是点头表示同意。
景绣这才接着说:“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你才是真正的格格!”
一句话,紫薇惊得霎时脸色苍白,冷汗涔涔……
景绣递给她一方锦帕,“你们还是太单纯了,以为关着门,便没有人知道你们在里面说什么了吗?若不是本宫压着,这事怕是早就捅到皇上那里了,哪里还有机会让你们慢慢的跟皇上培养感情?”
景绣说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不过她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淑芳斋里的人每天咋咋呼呼的,小燕子一天到晚的吆喝,什么要把格格还给紫薇的,为什么就没人发现呢?太不合理了!
“本宫刚知道真相的时候,非常震惊,倒不是说,这个故事有多传奇,而是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像紫薇你那么傻,又那么善良的孩子!这后宫,是月光都不愿意照进的地方,而你却像一缕不经意间闯入的阳光,让我忍不住想要呵护,所以,才非要把你留在我身边。一则是为了保护你,不想你再冒险,欺君之罪,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是皇上的儿子、女儿也吃罪不起,二则,兰儿不在身边,本宫迫切的希望身边能有个人陪陪本宫!”
紫薇看着景绣的眼睛,觉得她说的是那么的有道理,就连永琪他们之前的怀疑,所谓的不合理都找到了合理的解释,“娘娘,紫薇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景绣叹了口气,“傻丫头,有什么感谢不感谢的,本宫是皇后,皇上的儿女就是我的儿女,对你好,是应该的!这几件衣服是本宫特意命内务府为你做的,如今你虽不能穿孝服,但是穿得素净点,还是不成问题的。还有几件孝服是为小燕子准备的,她占了你的身份为你守孝也是应该的!”
紫薇忙接下,心下非常感动,孝服的事,其实一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以前赶着上京,她穿着孝服,客栈里的掌柜的不让她进,她便只能脱下!后来进京了,急着见皇上也忽略了,再后来进了福家,福晋虽然很关心她,也给她一些年轻时的旧衣服,但是却不曾想到她还在孝期,再再后来,就进了宫,再不能如自己的心愿!如今,确实她一直防范,不信任的人想起了孝服的事,让她心里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紫薇,今天我不跟你多说了,你少什么,缺什么尽管来坤宁宫要。若是你愿意的话,搬动坤宁宫就更好了!你十二弟还等着我,我得去看看他……”景绣的心里最挂念的就是永璂,对紫薇来说,能不能改变她的命运,关键看她自己的,她已经递出了橄榄枝,紫薇接不接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
“你说什么?”小燕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极度无奈的五阿哥永琪差点让小燕子的迟钝很气死了,他当时那么生气的离开,又是落水,又是生病的,小燕子竟然看都不去看他,这让他怎么不生气,于是一怒之下亲自找小燕子,说明自己的心意,可是小燕子听了竟然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气得他差点背过气去,“我说,我喜欢你,不是哥哥喜欢妹妹的那种,是尔康和紫薇的那种喜欢,你究竟明不明白?”
“你怎么能喜欢我呢?我们这兄妹啊!”
“我们真的是兄妹吗?”
“难道不是吗?”小燕子有些糊涂了。
“当然不是,我们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不是吗?只要你和紫薇各归各位,我就可以娶你,娶你做我的女人,我的福晋,你明不明白?”永琪耐下心解释。
可是看到小燕子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心里着急得不得了,“小燕子,你听我说,现在情况很凶险,如果紫薇认在皇后名下,紫薇一定觉得没有说出真相的必要,你们就不能各归各位,我们就永远只能是兄妹了!所以,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将来,请你,拜托你,一定要劝着紫薇,一定要各归各位,好不好?”
小燕子扶着自己的头,“怎么会这样?”
永琪抓着小燕子的双肩,“小燕子,我求求你,赶紧清醒过来,别迷糊了,现在只有你能劝紫薇了。你们姐妹情深,她一定会听你的!”
只是,激动道眼睛都只有彼此的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话中的另一个主角——紫薇,就在门外。
紫薇早就猜到了永琪有自己的私心,但是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心寒得不得了!于是,也不出声,只当做没听见,转而回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和皇后的秘密说给了金锁听。
金锁想了半天,“小姐,我觉得皇后是最有利的靠山!一则,她是这后宫最尊贵的人,是皇上的妻子,小姐认在她的名下,身份高贵,二则,我听宫里的人说,她对另外一个义女兰馨公主极尽宠爱,在某些事上,连十二阿哥也不及!就算她只把小姐你当成是棋子也无所谓,反正这个宫里的人都是这样,令妃对小燕子不也是一样的心思吗?”
可是紫薇一向是软弱惯了的,只是蹙眉,“金锁,你让我再仔细想想!”
金锁无奈,她一点也不觉得还有什么好为难的,不过,她知道自家小姐的个性,劝也无用,索性不再说什么,由着她自己做决定!
不管怎么样,紫薇都舍不得放下和小燕子的姐妹情谊,毕竟小燕子差点为她“死”掉,于是她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只要小燕子不听五阿哥的,不逼着她各归各位,她们就还是好姐妹,如果小燕子听五阿哥的,那她就只能舍弃他们之间的姐妹情谊了!小燕子不读书,不知道欺君之罪的可怕,现在她不用冒险就能拿到高贵的身份和尔康在一起,那就是在没必要冒险了!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令妃败北
永璂身上的伤果然如太医所说的那般没几天就好了,景绣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不是小燕子皮糙肉厚抗打,而是行刑的太监实在是太厉害了,那些伤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挺严重,挺骇人的,但是却一点也不严重!
涂了药,很快就会好起来,永璂毕竟是个阿哥,景绣又明摆着极得圣宠,行刑的小太监根本不敢真的用力,倒是景绣关心则乱,完全忘了这茬!
不过,就算是这样,景绣还是给永璂请了假,每日到阿哥所照顾他,并把永璂身边的太监宫女又敲打了一番。她在永璂身边,自然不会是只照顾他这么简单,最重要的是,若有若无的把如何演戏的知识灌输给永璂。让景绣高兴的是,永璂在这方面的确有些天分,学得很不错……
景绣的心情越来越好,不仅仅因为永璂的进步,更重要的是,她听说了,乾隆最近的心情很不好。就算是在延熹宫,乾隆也发了好几次脾气,处置了一些宫女太监,更不要说乾清宫里伺候的人了,就连太监总管高无庸也遭了池鱼之殃!
从阿哥所出来,景绣便去了御花园,因为令妃去了御花园!
经过这些天的布置,对于令妃的动向,她还是能得知的一二的。
乾隆的心情不好,令妃很是焦急,急着在皇后失宠的这段时间重新获宠,所以对皇上的行踪很是在意,用她这些年在宫里发展的势力打探皇帝的行踪,然后,可能是知道什么,竟然突然有闲情逸致到御花园闲逛!
却不知道,这一切看在皇后的眼里,正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正好,她觉得自己也是时候见见乾隆了,当然这个见呢,是要有技术性的!
问她为什么不自己打探乾隆的行踪?窥伺帝踪,这可是大罪,当初康熙废太子的时候,就有那么个罪名,她这个有学问的皇后,可不比粗俗无知的令妃,可不敢犯那样的大罪!
果然,她在御花园“偶遇”了令妃,令妃看到景绣的时候明显的一怔,但是很快就掩饰了自己的情绪,就连身为演员的景绣也不由得由衷赞叹,天生的演员苗子,不,准确的说是无师自通的好演员,没在21世纪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令妃微微一笑,恭敬的屈膝,“恭请皇后娘娘金安!”
景绣自然不会像以前的乌拉那拉·景娴那样与令妃为难,反而很热络的笑道,“令妃妹妹免礼!”
令妃目光闪烁了一下,上前一步,景绣却像别处走了一步,离她远远地,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跌倒说是她推的?宫里这样的手段多得是,她不得不防!然后,随手免了延熹宫宫女太监的礼!
令妃见景绣这样,就知道景绣是在防着她,有些尴尬之余,更对皇后刮目相看,对未来的危机感更重,一个计划的雏形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并且迅速成型!见景绣身后的宫女向她行礼,忙免了!
随后便邀景绣倒凉亭一叙,“皇后娘娘今天怎么有空逛御花园了?”
景绣很随意的坐下,“左右无事,便出来散散心而已!”
之后,两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些闲话,这也就罢了,偏偏两人还是一副越来越投机的模样,姐姐妹妹叫得非常亲热。外人不知道,远远地看起来还以为是哪家感情很好的亲姐妹在一起叙闺中趣事呢!
“皇后姐姐,之前和静那丫头和十二阿哥的事,臣妾真的很对不起你!不管怎么样,姐姐不要生和静那孩子的气,好吗?等十二阿哥好了,臣妾一定亲自带着和静那丫头向十二阿哥赔罪!”
一直细心留意令妃表情和眼神的景绣,看到令妃说这话之前眼睛突然亮了一下,就知道,乾隆十有八九就站在她身后,可是她还假装不知道,“小孩子之间闹点矛盾是很正常的,哪里就需要赔罪那么严重呢?若说到赔罪,也该是永璂赔罪,和静是他血脉相连的亲妹妹,他怎么能那么不小心呢!前几天,永璂已经知道错了,就是脸皮薄,不好意思见妹妹和和静,央求着我帮他看看和静,所以啊,远远地看到妹妹,我就过来了!”
令妃听了这话,脸上的笑容差点挂不住,看到景绣的眼神,突然有一种感觉,她知道皇帝就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明明之前说是无事,散散心所以到御花园,现在又说是看到她,所以才过来,这摆明她……真的知道!
这也就是说,从她看到景绣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经掉进了她的圈套里,亏她还洋洋自得,以为自己会借此机会复宠,并且打压皇后,现在才知道自己还是太低估了皇后,于是赶紧自救,“姐姐千万别这么说,是和静那丫头不懂事,我已经骂过她了!十二阿哥是姐姐的心头肉,让姐姐伤心,还跟皇上……闹得……妹妹实在是罪过!”
景绣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看着令妃,“我和皇上……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
接着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妹妹的意思是,那天我没有回坤宁宫,皇上生气了?”
“姐姐真是糊涂,竟然让皇上在坤宁宫等那么久?皇上怎么能不生气呢?姐姐……”
景绣忙“嘘”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好妹妹,这话可千万不能说,可不敢擅自揣摩皇上的心思,擅自揣摩上意可是大罪!而且,皇上是永璂阿妈,就算永璂做错事,他教训了一下,心里也一定关心着,我守在阿哥所,虽然不合规矩,可是皇上并不曾下明旨训斥,可见啊,他心里也一定是赞同的,而且,不是有妹妹嘛,妹妹伺候皇上,自然最周到的,皇上怎么会不高兴呢?”
令妃不禁手脚冰凉,一句“皇上是永璂的阿玛,就算永璂做错了事,他教训一下,心里也一定是关心的”便堵了皇上口,让他再不能因为皇后无视他的事发火!这也就罢了,还给她扣了一定擅自揣摩上意的大罪!额头有些冒汗,只想着赶紧离开,不能在被皇后不着痕迹的上眼药了!
“姐姐,你也知道我的身体,不好得紧!我头有点疼,想回去休息!”
景绣慌忙站起来,“要不,我送妹妹吧!找个太医好好的给妹妹看看,总是这样可不行!”
令妃松了一口气,连声道谢。
可是,景绣哪里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妹妹不要跟我这么客气,你这样为我着想,我心里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景绣皱眉,一副若有若思的样子,“对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妹妹要赶紧告诉你的那两个外甥,平日里私底下称福大爷,福二爷就算了,可不敢在通报的时候大声叫福大爷到,福二爷到的,谁敢爱新觉罗家人面前称爷啊!在宫里啊,能称爷的,只有皇上一个人而已!”
令妃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最后,最后,皇后还是给她上了一个大大的眼药,而她却还得道谢!谁让皇后是一片“好心”呢?心里恼恨之余,暗恨福家的人不争气!
这一次景绣为福尔康上了一记狠狠的眼药,之前皇上没有为夜探坤宁宫的事发作福尔康,已经让她很不舒服了,她不信了,乾隆会脑抽到再次放过福尔康的地步!
第二十四章 筹谋
第二十四章筹谋
果然,第二天传来消息,福尔康和福尔泰御前失仪被皇上革去职位,命闭门思过。
景绣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冷笑了一下,说到底,乾隆最爱的还是他自己,之前给福尔康上眼药,当时他虽然生气,但是转身就给忘了,可是事关他自己,行动比谁都快。
晚间,乾隆便是歇在了坤宁宫,一句也不提之前景绣把他晾在坤宁宫的事,好像压根没有发生过那件事情似地,甫一进门就看到景绣在写些什么,“景娴在写什么?”
景绣见乾隆装失忆,也乐得不提那件事,免得彼此都尴尬,从容的放下手中的毛笔,退后两步屈膝道:“臣妾恭请皇上圣安!”
乾隆扶起景绣,转而看向书桌,只见景绣正在写一些妃嫔的名字,不解的看着景绣。
“是这样的,臣妾见偌大的一个阿哥所只有永璇、永瑆和永璂三个孩子(十四阿哥永璐年纪还小,不曾搬到阿哥所居住),才恍然察觉,皇上的子嗣竟单薄至此!如果臣妾记得没错的话,圣祖爷(康熙)当年共有55名子女,可以排序的阿哥更是有二十四位之多!而皇上却……”
乾隆听了这话,神色也有些郁郁的,他一直最爱自比圣祖爷,偏偏在子嗣这一方面,他就是拍马也赶不上圣祖爷,心里怎么能不难受?
景绣说到这里,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臣妾以前听人说过一句话,一个妻子,是不是合格贤惠的好妻子,只看那个男人的子嗣多不好便知道了。由此可见,臣妾真的不是贤惠好妻子!”
乾隆叹了一口气,“子嗣方面,是天意,与景娴你无关!”
景绣摇了摇头,“皇上不用说这些安慰臣妾了,臣妾以前确实没有尽好自己的本分!好在,现在还有补救的机会,皇上年富力强,只要臣妾费些心思,皇上的子嗣一定会繁盛起来的!”
乾隆无奈的摇头苦笑,以前总觉得皇后不贤惠,现在皇后贤惠了,偶尔闹点小脾气也懂得分寸,怎么看怎么讨喜了。她却有办法弄得他哭笑不得,就算有脾气也发不出来,“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人一生中该有多少个子女书注定的,非人力所能改变的!”
“不是那样的,臣妾翻过医书,也问过太医,知道女子每月有几天是特别容易受孕的,所以,就想着将那几天容易受孕的妃嫔挑出来,在她们的绿头牌上做上记号,皇上若是有兴致呢,就尽量临幸那些妃嫔,子嗣自然就繁盛了。若是皇上不信,大可宣太医来一问便知!”
乾隆听了也有些心动,虽然觉得不怎么可行,但是见景绣振振有词,自信满满的样子,便点了点头,“就照景娴说的做,不管有没有用,朕都愿意一试!”
景绣见这步棋走对了,不禁低头笑了起来!一直以来,这个后宫,都是令妃一人一枝独秀,但是真正的和谐的后宫,应该是百花齐放才对!
之前就是她自己也想过独宠,后来总算想明白了,她是皇后,百花齐放才是对她最有利的,地位才能稳如磐石,若是一枝独秀,就会地位不保,产生妻非妻妾非妾的尴尬局面。
乾隆揽着景绣的腰,没来由的景绣觉得有些厌烦,不想再跟乾隆虚以委蛇下去了,不过,她表面上却一点也没显露出真实情绪,所以乾隆只是觉得她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并不怎么怀疑,还故意在她耳边说:“告诉景娴一个好消息,过几天兰馨那丫头就要回来了!”
乾隆哈出的气让景绣觉得耳根处痒痒的,很不舒服,但是听到乾隆说的话,立刻就把心里那点子不快忘记了,“兰馨要回来了?那丫头,家书里怎么什么都没写?”
乾隆这个时候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怎么好意思说,兰馨特意请求他,暂时不要告诉皇后,说是要给皇后还有永璂一个惊喜。可是这次,为了让皇后开心,为了让彼此之间的关系更亲近一下,他把兰馨给卖了!
不过景绣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久,只是想着等兰馨回来,就该指婚了,该怎么改变兰馨的命运,远离那个立志当小猫小狗的白吟霜,和没有一点规矩,动不动咆哮嘶吼的耗子!
乾隆见景绣又开始神游,不禁有些不快,总觉得自从永璂的事之后,皇后对他不如以前那样在意,总是淡淡的,甚至……有些若有若无的抵触,“景娴,你心里还在永璂的事情埋怨朕?”
景绣也想说没有,但是那天,她把事情做得那么明显,说没有,连她自己也不会相信,于是转过脸不看乾隆,有些闷闷的说:“臣妾不敢!”
乾隆有些无奈,“景娴说不敢,而不是没有,那也就是说,景娴心里还是生气的,对不对?”
景绣索性低头看着自己的裙摆,不肯说话。
“敢这么甩脸子给朕看的,天下也独你一家了!朕不过是教训自己儿子一下,至于吗?景娴你也太护短了!难道朕就不心疼,朕下手就没分寸了吗?”
景绣抬头看着乾隆,俏脸染着一层薄怒,“臣妾没别的优点,就是护短!”
乾隆这下还真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感情景娴认为护短是优点啊!”
景绣虽然还是板着一张脸,但是眼眸中已经染上了几分笑意,还是一本正经的说:“对一个母亲来说,护短就是优点!”
乾隆无奈的摇头,随意的坐下,自顾自的倒茶,“朕问过太医了,永璂没事了,你也不要太小题大做,男孩子哪里有那么娇贵?”
景绣也不说话,只是低头,心想着,这个乾隆怎么那么好的兴致,她都这么冷淡了,按照记忆力,就算不生气,也该觉得无趣离开了,可是他偏偏不,反而还坐下,一副要深谈的样子。
乾隆的耐心也快要用完了,于是微微板起脸,摆弄着手中的茶盏,“景娴,凡事呢,要适可而止!别闹脾气了,永璂之前不是说,想要出宫看看吗?等兰馨回来,朕带着你们一起出去……”
景绣听到这话哪里还顾得上生气,出宫啊?那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也就是穿越成乾隆的女人,若是康熙、雍正之类的皇帝,可没有福利,皇后怎么能出宫呢?这么算下来,莫名其妙的成了乌拉那拉·景娴也不见得完全是一件坏事,至少还是有一定好处的!
乾隆间景绣笑了起来,心情也好了很多,亲昵的刮了刮景绣的鼻子,“这样就开心了,朕怎么发现景娴你越来越像个孩子了,还学会使小性子了,也就是朕,换做其他的帝王,你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吗?”
“那,臣妾能再求一个恩典吗?”景绣看向乾隆,目光中满满的都是期待,有件事,她一直都在找合适的机会说,现在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
乾隆被她这个眼神看着,也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于是挑了挑眉头,“说来听听,若是过分了,可是不能的!”
“怎么会?其实是这样的,容嬷嬷看着臣妾长大,更在在臣妾身边伺候了几十年,臣妾便一直想让她回去颐养天年。可是她一直舍不得臣妾,便这么拖着,臣妾心里很过意不去。所以,想请皇上给个恩典,除了容嬷嬷子孙的奴籍,臣妾再拿出点金银助他们开个小店维持生计,以后说不定还能出个状元什么的……”
乾隆看着景绣一副憧憬的样子,嘴角含着心满意足的笑,心情莫名的也好了起来。之前景绣说的时候,其实他是不想同意,在他看来奴才就是奴才,各人有各人的命,若是所有人都来求这个恩典,哪还有什么主子奴才的?可是看到景绣这样的笑,他不禁觉得只要能留着这样的笑容,偶尔例外一次,也没什么关系!
“容嬷嬷确实个忠仆,给个恩典也是应该的!”
只是,不知道他晓得此刻景绣心里在想什么,会是个什么表情。
因为此刻,景绣在想的是,怎么用自己二十一世纪的智慧和能力在清朝赚个锅满瓢溢。不管将来如何,手里有大把大把的银子,是最基本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
“臣妾代容嬷嬷一家,谢皇上恩典!”
乾隆有些轻佻的扶起景绣,很暧昧的在景绣耳边说:“景娴想怎么谢朕啊?”
“皇上不是很喜欢下棋吗?臣妾陪您下棋吧?”
虽然乾隆有些失望,但是也不急,反正时间还早,而且正如景绣所说的那样,他确实很喜欢下棋,于是很痛快的摆出棋盘……
可是,最后,最爱下棋的乾隆终于忍不住了,对着景绣吼道,“景娴,你棋艺不好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棋品不能那么差!”
可是景绣好像没听到一样,手上的动作照样不停……
乾隆伸手打了一下景绣的手,“还悔棋?!你自己说说,你都毁了多少次棋了?”
景绣收回手,揉了揉,漫不经心的说:“真是的,让我几步怎么啦,下了三五步就赢了我,很有意思呀!我就不明白了,你干嘛总是挡我的路,跟我作对呢?”
乾隆突然很想翻白眼,不堵她的路,那还叫下棋吗?无奈的摇了摇头,“天底下跟皇帝下棋,还敢悔棋的,独你一家!你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弄不好还要青史留名了呢!”
“那感情好,臣妾也算是流芳百世了!”
乾隆嘴角有些抽搐,“你确定,不是遗臭万年?”
“皇上!”
景绣有些生气的瞪了乾隆一眼,可是乾隆不仅不气,反而更乐了,以往下棋,是输赢的快乐,竞技的乐趣。可是这次,景绣让他感受到一种不同的快乐,超越输赢之外!
景绣一直以来,扮演的都是一个没什么心机,不够聪明,乌拉那拉·景娴,所以下棋这种高智商的游戏,自然是玩不好的,否则的话,岂不惹人怀疑?就好像紫薇,她之所以认为紫薇是个可以拯救的人,就是因为她很会下棋!很会下棋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个蠢笨的?
第二十五章转变
紫薇看着这两个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的人,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他们两个,一个是她的亲哥哥,(就算不是同母所出,也是血脉相连的哥哥)一个是她的结拜姐妹,都是她心之所系之人,可是现在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在“劝说”她,让她去犯那欺君大罪……
“紫薇,你就当是帮帮五哥和小燕子,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就像是你和尔康一样,山无陵,天地和,才敢与君绝的那种!请你还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行事,不要中途撤伙!而且,我们也是为你好,皇后她不安好心,你对她有利用价值的话还好,若是没有,她绝对不会放过你,一定会跟你算以前的帐……”
紫薇听到五阿哥这么说,只觉得心寒的厉害,当初,她就是让这一句“五哥”给骗得晕头转向,晕晕乎乎的便给小燕子当了宫女,被自己的父亲看做可有可无的奴才。现在想来,她不怪别人,只怪自己太傻,太期盼亲人,却不知道皇家是没有亲情可言的,皇家有的只是价值!
“是呀,紫薇,永琪说的有道理!紫薇,你知道我的,我不会说那些大道理,但是我觉得永琪说得很有道理。就说那个皇后吧,明明知道恨不得要吃了我们,还那么恶毒的折磨你,现在突然说要认你当女儿,那不是很奇怪吗?所以啊,你千万不要相信她,就像永琪说的那样,她一定是有阴谋的!”
紫薇不禁在心里暗暗冷笑,不会说话?不会说话都哄得一个皇上,一个阿哥围着你团团转,有这样的本事的人还真不多!本以为你是好的,没想到……你也那么自私!之前还可以说是受伤了,稀里糊涂的做错了事,想要挽回已经不能了,那这次总是有意的吧!
尔康?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现在又多想你!你来看看你所谓的兄弟在对我做什么?
紫薇在心里拼命的呼唤福尔康,可是这个时候的福尔康已经被皇帝赶回去闭门思过了,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她面前,所以,她只能一个人,一个正常人面对两个疯子!
不,她不是一个人,这个时候她身边的金锁忍不住了,怒斥道:“小燕子,你怎么能说这么自私的话呢?我们家小姐为你做的牺牲还不够吗?你知不知道,你们让小姐做的事,是欺君之罪,你……”
“金锁!你不觉得你太僭越了吗?小燕子是格格,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小燕子没生气,五阿哥却受不了心爱的人受人侮辱。
紫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金锁跟她从小一起长大,到京城这一路上更是与她相依为命,两人之间的感情较之半路出家的小燕子要深厚得多,怎能容忍人这样骂金锁,很不高兴的出言讽刺道:“感情五阿哥还知道主子和奴才的区别,那为何逼着妹妹我,做了宫女的奴才呢!紫薇再不济,也跟五哥一样,是姓爱新觉罗的吧?五哥不觉得那么做,侮辱了这个高贵的姓氏吗?”
小燕子听到永琪维护她,心里自然是高兴的,但是她也知道金锁在紫薇心目中的地位,正想拉住永琪,说几句道歉的话,可是还没出口,紫薇就先恼了!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紫薇说的话,她实在是听不过去,“紫薇,才进宫几天,你怎么也跟那个皇后学会了,什么主子奴才的,大家都是爹娘生的,能什么区别?”
紫薇冷笑了一下,没有区别,那为何格格做错了事情,受罚遭殃的却是他们这些奴才呢?不过,这些话,她已经不想说了,说了也无用,她算是看出来,小燕子和永琪这两个人,他们都一套自己的是非理论,同意他们的就是善良高贵的人,不同意便是恶毒卑劣的人,他们完全是以自我为中心,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她缓缓的起身,给金锁使了个眼色,“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永琪再受不了这样“自私冷漠”的紫薇,“紫薇,我真是白认识你这个人了,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这么冷漠,这么自私,这么无情,你的心里就只有你自己,根本不懂感情为何物!”
紫薇只是微微冷笑,“五哥是在说你自己吧?”
说罢,与金锁一起,也不管五阿哥还在她的身后拼命的嘶吼,只当是犬吠,完全听不到,无视他的存在。狗咬了人一口,人总不能反过去再咬狗一口不是?
小燕子有些伤感的坐下,自言自语,“紫薇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已经不是我认识的紫薇了!难道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紫薇怎么会不帮我呢?以前的紫薇不是这样的!皇后,一定是皇后,是皇后给紫薇吃了药,才让紫薇变成这样的,我现在就去找皇后算账!”
永琪见小燕子说要去找皇后,再也顾不上训斥紫薇了,忙拉住急于出门的小燕子,“小燕子,你不要冲动,你忘了赏赐在坤宁宫吃了多大的亏了?现在皇阿玛和紫薇都被皇后给洗脑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8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