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还珠]皇后万福-第17部分

!景绣看到紫薇,非常欣慰,她是个知道感恩的孩子,也不枉她费心机救她出火坑!
永璂很好奇的盯着景绣的肚子,瞪着一双大眼睛,“皇额娘,这里面真的有小弟弟了吗?”
说着,就要伸手去摸!当初乌拉那拉·景娴怀五格格和十三阿哥永璟的时候,永璂还太小,什么都不记得,所以现在非常好奇!
“啪!”
永璂吃痛,忙收回手,很生气的瞪着兰馨,“干什么?”
兰馨毫不客气的瞪回去,“应该我问你干什么才对,不要乱碰!碰坏了小弟弟怎么办?”
看到兰馨这小大人的模样,景绣笑了起来,心情好了很多!将讪讪的永璂拉到自己身边,捏了捏他的鼻子,看着他又露出属于孩子的表情,景绣觉得无比的满足!她在心里暗暗承诺,就算她生下自己的孩子,永璂也永远都是最重要的,这是她对乌拉那拉·景娴的承诺和责任!
“都坐过来,咱们好好说说话!”
兰馨比较活泼,妙语连珠,时常调侃永璂,以惹永璂发怒为终极目标!紫薇不是很多话,但是却很细心,总在最合适的时候递上茶水点心什么的!
最后景绣忍不住安排道:“你们也不要整天都陪着我,兰馨和紫薇多陪陪和嘉,跟她说说话,好生安慰她,让她早日走出阴霾!永璂呢,就多陪陪你三哥!”
“知道了!”三个孩子乖巧的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乾隆怕景绣心情不好,往坤宁宫跑的次数有增无减,而景绣也没有因为怀孕而彻底放开纯慧皇贵妃的葬礼!该出现的时候,她从不落下!
对此,乾隆有些不高兴,生怕冲撞了,可是景绣毕竟是21世纪的人,她并不信这个,乾隆也很无奈!
到最后,反倒是永璋和和嘉反过来劝她,看着两人慢慢的走出阴影,景绣也感到很安慰!
永璐的葬礼,景绣倒是不曾去,一是怕触景伤情,另一方面,也是不想去看令妃那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之前在慈宁宫,令妃差点推到她的事,景绣仍旧还记着,乾隆认为令妃不是有意的,可是景绣却不那么想,她觉得令妃一定是有意的!
因为景绣怀孕之初,不能侍寝,所以后宫中又是另一番景象!
令妃最得宠,因十四阿哥之事,得尽了皇帝的怜爱!皇后虽不侍寝,但是皇帝留宿的频率也不低,就连被皇上遗忘多年的婉嫔也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可能是心疼自己的孙子,也可能是眼前这个局面,太后还算满意,总之,她没再生什么事!
在素问(素问本是景绣安排给十四阿哥永璐的贴身宫女,现在十四阿哥不在,景绣就以自己有了身孕,需要一个懂医术的宫女在身边伺候为由,从慈宁宫要了出来)的调理下,景绣的身体越来越好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腹部慢慢的开始显现出来……
这天,乾隆又来了坤宁宫,只是脸色不怎么好!
景绣本来想当没看到,可是他不停的叹气,叹得她实在受不了,再也假装不下去了,“皇上,您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乾隆摇头,“跟你没关系,你好好歇着,照顾好自己就成!”
景绣挑眉,不想说,那还来干什么?真是!
“皇上,国事臣妾自然不敢问,但是,若是家事,皇上尽管说给臣妾听听,就算帮不了什么忙,至少说出来,心里也舒服一点!”
乾隆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用力揉着自己的太阳|岤,“今年,真是多事之秋,所有事情都赶在一块了!或许,这就是朕当时头脑发热带个假格格祭天造成的!”
景绣叹气,这个小燕子,算不是倒霉呢?乾隆竟然认为是她惹的祸!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皇上,别这么想,一切都是注定的!”
“可是,和婉……和婉还那么年轻,要是她真的有什么,朕该怎么跟弘昼交代啊!”
和婉?乾隆的养女,和亲王弘昼长女,难道又是一个乾隆二十五年死去的人?说真的,乾隆那话说得真没错,乾隆二十五年,真是一个多事之秋!
……
“多隆!”在多隆退出去的时候,景绣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件事,你到底怎么想?”
多隆先是怔住了一会儿,随后很快明白景绣所指的是什么事,本能的打哈哈道:“什么事?我不明白!”
景绣白了多隆一眼,越熟识越发现,在这个多隆身上还真是一点也找不到当代军人的范儿,越看越像地痞无赖,索性摆摆手,“不明白就算了,左右你都得接了那道圣旨!”
多隆转过身来,一本正经的说:“没错,你说得对,我不能抗旨,但是,我不保证,我一定会对她好!”
景绣愤怒的起身,“你敢!”
多隆抬头挑眉,“你说我敢不敢?”
两人对视,视线在空气中交战,模模糊糊中似乎有噼叭作响的声音,两人谁都不敢退让一步,一时之间空气好像静止……
最后景绣不得不承认,军人就是军人,她还是败下阵来,她颇为无奈的开口,“你到底要怎么样?兰馨哪里不好了!也就是你,换做其他人,一道圣旨下去,什么事都没了!看在咱们到底是老乡,我才给你这个面子,让你有机会了解兰馨,若不是……”
多隆无奈的打了个“暂停”的手势,制止了景绣接下来的碎碎念,这辈子他不怕别的,就怕女人在他面前喋喋不休的说话,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都恨不能上去撞墙才好!
“谢谢你的抬举!但是,我想要的是一个妻子,一个知冷知热,可以陪你一起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的妻子!”
“这些,兰馨……”
多隆根本不给景绣说下去的机会,“一个在我不在的时候,会照顾公婆,打理家务,抚育儿女的妻子!不是一尊需要供起来的大佛!兰馨公主很好,真的很好很好,但是,她是公主!公主有公主府,夫妻相见需要她的召见,那我究竟是男宠、面首,还是丈夫?你我都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应该明白我对人格平等的要求!”
景绣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是呀!一切都是她一厢情愿,她似乎真的从来都没考虑过多隆的感受!她,穿越成为一国之母,继承了乌拉那拉·景娴的记忆,尚且对这些跪拜礼节什么的怨念不已,更何况是21世纪的男子!
“抛开兰馨公主的身份不说,只说兰馨这个姑娘,如果你娶了她,能不能好好……”
多隆神色有些松动,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见到兰馨时,她那娇俏的模样,之后在宫里虽然只是一次次的微撇,但是记忆深刻!
他是只见过兰馨几次,但是对兰馨的了解却很深刻,因为他身边有个——十二阿哥永璂,他可能受了皇后的暗示,总是在他身边说着兰馨的事,多次阻止无效之后,也就由着他了!
多隆知道,兰馨公主对他一定也是了解的,因为他时常能看到十二阿哥跟兰馨公主说话的时候,笑眯眯的看着他,或是对他指指点点!
但是,不管再怎样了解,再怎么样心动都好,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他很冷静的指导自己将来要的是什么,于是他打断景绣的话,“没有如果,她是公主,这谁也改变不了!”
景绣低头,多隆还是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对于兰馨的终生大事,景绣一直都很操心,她希望兰馨能有一个幸福完美的人生,不想她跟别的女人一起分享一个丈夫,而多隆似乎是她见到的最好的选择!而且,似乎也是唯一的选择,毕竟已经在乾隆那里挂了号,万一兰馨不能幸福,那她真是恨不能杀自己才好!
所以,她必须要想个好办法才好!
……
“景娴,景娴,你在想什么?”
景绣听到乾隆的呼唤,总算是回过神来了,从回忆里慢慢走了出来!自从那次和多隆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之后,她一直在等机会,等一个合适的机会改变清朝公主陪嫁嬷嬷的制度,而眼前,似乎就是一个好机会!
不管和婉公主这次的事,跟她的教养嬷嬷也没有关系,她都一定要他们产生关系,为兰馨以后的生活铺路!
第五十二章祸水离开了还是祸水
“皇上,不如把和婉接进宫里来吧?”
乾隆抬头,有些不解的看着景绣,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景绣微微挑起眉梢,“和婉进宫休养,一则有永璋的先例可循,没人会说什么,二则也显示了皇上对和婉和永璋一样重视。就算将来有什么,不管是和亲王还是皇上都不会自责悔疚,因为我们尽力了!还有哪里比在宫里,倾尽一国之力医治更好的呢?”
乾隆双目发光,觉得景绣说的非常有道理,当初把和婉抱进宫里养的时候,乾隆也没想到弘昼之后再也没有女儿出世。一时间,竟成了他将弘昼的独女抢进宫,对此,他一直觉得很抱歉,只是从来不曾说出口而已!
所以,当他听说和婉重病,很可能不好的时候,勃然大怒,一个刚刚二十七的年轻姑娘,怎么可能会有事?
景绣见乾隆有些松动,忙接着说:“说到底,和婉都是和亲王的亲生女儿,就算不能唤一声阿玛,也改变不了他们血脉相连的事实。如今发生这样的事,和亲王和福晋一定很想看看和婉,可是和婉名义上是皇上的女儿,他们又不能去公主府探望,心里一定很不好受!把和婉接进宫,彼此见面的机会就会多很多,对和婉的病情也有好处……”
乾隆点头,握着景绣的手,轻轻的拍了几下,“还是景娴你细心,朕都气糊涂了!”
景绣低头浅笑,希望太医院不要让她失望,能够治好和婉,也算是利用她的一点补偿了!
说实话,虽然景绣没有见过和婉,而乌拉那拉·景娴的记忆中对和婉也没有多少印象,只模模糊糊的记得,她是一个温温婉婉的安静小姑娘,却也不希望那么年轻的姑娘就这么失去美好的生命!
乾隆是个很容易感情用事的人,一想到办法,立刻就付诸行动,“好,朕亲自去接和婉!”
景绣也没想到乾隆会这样说风就是雨,也心血来潮跟着附和,“我也去!”
乾隆微笑着看着景绣,对于景绣这样孩子气的提议很是无奈,摇头叹气道:“你现在挺着个大肚子,还是不要随意出门比较好!”
景绣毕竟是21世纪的现代人,困在皇宫里,对她来说,不是很难忍,但是也绝对不是享受。能出宫,她还是想出宫看看的,尤其是之前出宫游玩,已经让她食髓知味,一直盼望着能再次出去!
“臣妾哪有挺着大肚子,其实,根本看不出来的!”景绣站起来,转了一圈,以证明自己所说的是实话。在那宽大的旗装之下,那微微鼓起的腹部还真看不到。
乾隆含笑看着景绣,很享受这一刻的温馨与欢乐,但是原则上的问题,他还是不愿意让步,“朕知道,你想出宫,可是,现在不行!等孩子出世之后,朕带你出宫,好不好?”
景绣在心中暗暗吐槽,什么叫带她出宫呀?说的真好听!别人不知道,她可清楚得很,乾隆这个皇帝是最爱就是微服私访,感情,是他无聊了,想要出宫玩乐了吧?
乾隆见景绣不说话,以为她心里不高兴,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什么原则不原则的,都抛到一般好了,迁就孕妇!
“好吧!今天朕命人准备一下,明天带着你一起去和婉府上,但是你要自己多加小心,不可以乱跑,不可以让朕担心……”
景绣这次发自真心的笑了出来,笑得乾隆也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啰嗦一点。心下尴尬之余,横了景绣一眼,自己也觉得奇怪,怎么这次皇后怀孕,他感觉那么不一样呢?
总是忍不住担心她心情好不好,总想着到坤宁宫看看,明明害怕睡觉的时候碰到她和孩子,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忍不住在坤宁宫安置,遇到烦心事,总想到坤宁宫坐坐,好像那样就不会心烦了!一刻看不到,心里就好似百爪挠心一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
想到太医说皇后年纪大了,这一胎可能有危险,他就忍不住手脚冰冷,心慌意乱!
第二天,在乾隆的万全准备下,景绣再次得以离开皇宫。
“驸马呢?”景绣见缝插针,发现德勒克不在便立刻发作,“公主不舒服,驸马却不见人影,成何体统?”
乾隆顿时黑线不已,恨不得将景绣拉在身后,让她不要说话了才好。自从怀孕之后,她的脾气就没好过,哪个告诉她,公主生病了,驸马要守在身边的!
景绣却不觉得自己说错了,在她看来妻子生病,丈夫再怎么说也不该不出现。
“回皇后娘娘,公主今日不曾召见驸马!”公主府的张嬷嬷即和婉公主的教养嬷嬷小心翼翼的开口,不知道怎么回事,直觉告诉她,皇后娘娘这是在故意找茬!
“是吗?”景绣冷笑一声,“公主都病成这样了,难道这么明显的事,还要公主吩咐吗?身为教养嬷嬷,这不是你分内的事吗?”
“是,奴婢知错!”张嬷嬷很有眼色的认错,希望这事能就此揭过。
“本宫不问别的,只问一句,驸马爷多久没来看公主了?”
那张嬷嬷脸色微变,眉头拧在一起,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景绣勾起嘴角,“或许,本宫不该这么问。本宫应该问,公主生病以来,驸马来过几次?”
乾隆本想着,皇后脾气不好,对着别人发脾气,总比对着他发脾气要好,所以,也不加阻止。可是,听到景绣问了这么一句,乾隆就不能再装聋作哑了,公主生病,驸马不陪在身边很正常,但是公主生病,驸马从不出现,那就绝对不正常了!
“听不到皇后娘娘问话吗?”
乾隆一出声,比之景绣自然更让人心惊,张嬷嬷忙跪倒在地,“回皇上、皇后娘娘的话,公主……公主……”
景绣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不用说了,本宫都明白了,恐怕公主生病以来,驸马爷要么是没来过,要么就是来个一次、两次,所以,你才不敢说!”
乾隆冷哼一声,心里对德勒克十分不满,怪不得和婉年纪轻轻生一场病就变成这样,感情是与驸马夫妻不好!好个大胆的德勒克,竟然不把公主放在眼里,真真是该死!
不用看,景绣都知道,乾隆此时心里一定把德勒克给惦记上了,不过,她并不打算帮德勒克澄清,更不会说出这一切都是教养嬷嬷整出来的!
想要改变清朝公主的陪嫁制度,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有祖宗家法在上面顶着,这事需要循序渐进,如今,在乾隆那里播下一颗种子就成了,到合适的时候,他自然会破土而出!德勒克暂时做个代罪羔羊,也无甚不可!
“本宫今日也不与你们这些奴才置气!”景绣叹了一口气,转而看向乾隆,“皇上,咱们先去看看和婉那丫头吧!这些个奴才,等和婉好了之后,再好好的处置!”
乾隆沉着的脸因为看到景绣而慢慢的缓和,最后缓缓地点了点头,和着景绣一起走了进去!
看到乾隆自觉不自觉的伸手护着她,景绣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感受,每次当她对乾隆升起一点信任的时候,乾隆就会让她失望!而她失望,不想再与他纠缠之后,他又会……
如果他能不抽,倒也不是个完全不可取的人,只可惜,他是在是太抽了!
和婉,眉目如画,绝对的美人,与乌拉那拉·景娴记忆里一般无二,整体的气质与紫薇很像,柔柔弱弱的,但是却又有些不一样,紫薇缺少她身上的那种贵气,同时也没有她身上那种浓郁的忧郁之气!
看到这样的和婉,景绣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她的情况比起之前的永璋要好得多,好生调养,一定会好起来的!
和婉听到乾隆说要接她回宫休养,也愣住了,随后双目含泪,激动得紧。
因为有了之前永璋的经验,这次和婉进宫,所有的人都有条不紊的。
甫一进入西三所,兰馨、紫薇、和嘉三个人就准备好了一切,在和婉房间里等着。一进门就让和婉感觉到了众人对她的关心,和婉的精神明显的好了很多,景绣和乾隆亲自留在西三所和他们说了一会儿话!
最后,乾隆实在不放心景绣肚里的孩子,硬是逼着景绣回坤宁宫休息,景绣才离开,走时不忘叮嘱兰馨等人别闹太久!
若说这段时间谁最痛苦,莫过于太医院的那些太医们了!本来太医是优差,结果让景绣那么一整,先是永璋,后是永璐,现在又是和婉,治得好是应该的,若是治不好,他们就完蛋了,不可谓不惨!
……
就在景绣为了葬礼及和婉的事忙的时候,硕王府里也发生了一幕幕的应接不暇的故事。
小燕子和永琪发生实质性关系之后,一心盼望着再次永琪,却怎么也见不到他出宫!后来永琪派小太监出宫传话说,说是,暂时不能出来,要她乖乖的在硕王府等,可是,她哪里是一个会乖乖的等着的人,她一刻都闲不住,自然要出门!
硕王府里,又没有人能管得住她,于是她便开始了早出晚归,甚至时常夜不归宿的日子!若说她去了哪儿,自然是去了会宾楼,和柳青柳红在一起,说是帮忙,实际上是越帮越忙!最后,仗着自己格格的身份,到处惹是生非……
小燕子是穷苦人家出身,却是个对银子的多少没有什么概念的人,每次出门又喜欢买一些没有什么用,但是却很贵,又很庸俗的东西,所以,很快,她手里就没银子了!
于是,她直接找到了据说专门管银子的雪如福晋,“喂!我没银子了!”
雪如福晋看到小燕子这样,气得直发抖,尚主,本是天大的荣耀,可是现在却变成了天大的笑话,京城所有的人都在笑话他们硕王府娶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媳妇!偏偏,她的儿子,根本就不管这个格格,也跟着不见人影,这算是怎么回事?
“格格真会开玩笑,格格每年都有俸银,又何须向奴婢要银子!”
小燕子根本不懂什么俸银不俸银的,她只知道,永琪告诉她,她是这里最大的,这硕王府里所有的人都要听她的!而且,在她看来,这个雪如福晋和明月彩霞根本没有区别,谁让她一直自称奴婢呢?
“我不懂你唧唧歪歪的在说什么,你只需要给我银子就成了!”小燕子很不耐烦的看着雪如福晋,“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在这儿耗!照我说,你应该把银子交给明月彩霞她们,省得麻烦!”
雪如福晋忍不住冷笑,气得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燕子虽然没脑子,但是看到雪如福晋这样,也知道她并不想给银子,愤怒的拍着桌子道:“一句话,你给还是不给!”
雪如福晋也不想跟这个不知所谓的格格纠缠下去了,“奴婢没有银子!”
小燕子冲到雪如福晋身前,吓得雪如福晋差点跌倒,小燕子也不管,只是拉着雪如福晋的领子道:“没有银子!你这个奴才好大的胆子,当初我嫁过来的时候,皇阿玛给了我那么多东西,都哪里去了,你最好都给我叫出来,否则的话,我绝不放过你!”
不说那点子嫁妆雪如福晋还不气,一说到这个,她更是火起,不过就是得了个格格的名号野丫头,一朝飞上枝头,还真当自己是凤凰了!如果宫里的那位真的把她当女儿,就不会那样把她嫁进来了!若不是五阿哥……
想道五阿哥,雪如福晋对小燕子更不屑了,就她这个样子,真不知道那个五阿哥为什么对她那么好,又不是他的亲妹妹!
雪如福晋用力推开小燕子,“格格如果想要那些嫁妆,我给你便是!只是,从此以后,请格格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格格的事,我们也不管,如何?”
小燕子哪管雪如福晋说什么,反正只要她给银子就好了,于是也不生气,拍了拍自己的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好!”
在雪如福晋的认知里,这便等于是分家了!
可是,雪如福晋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小燕子根本没听懂,更不信守承诺,把那批嫁妆拿回去之后,没多久,又去向她要银子!
这倒不是说,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就把嫁妆给花光了!只是,嫁妆里虽然有金银俗物,却远不止那些东西,小燕子是个贪财的,那些精美的古董玩物什么的,她怎么可能不舍得卖?所以,很快手里就没银子了!
雪如福晋从此开始了她水深火热的生活,她以为当年翩翩侧福晋进门,是她一生最痛苦的日子,可是现在才明白,那不是,她最痛苦的是娶了还珠格格做她的儿媳妇!
她不想给,可是,只要她说不给,小燕子就动手,府里的下人们也不敢真的跟小燕子动手,于是一时之间,整个硕王府真真是鸡飞狗跳!
万般无奈的雪如福晋到硕王爷面前哭诉,终于激怒了一忍再忍的硕王爷,“皓祯呢?这事为什么不让皓祯处理?”
雪如福晋脸色微变,她有些不敢告诉硕王爷,自从富察皓祯娶了还珠格格之后,就闹失踪的事!说是失踪,其实,也不算,因为在此期间,小寇子回王府取了几次银子,只说是心情不好,在外面散散心!雪如福晋想着儿子娶了那么个媳妇,心情肯定不好,所以就由着他在外面,没有追问去处!
硕王爷也不是傻子,见雪如福晋这样,愤怒的问,“皓祯究竟在干什么?虽说是尚主,可是谁都看得出来,连公主府都没有,算什么公主,就算是和五阿哥的感情好,咱们一个王府也不至于怕成这样!”
雪如福晋叹气,“皓祯当然不是怕,他是……不想看到那个泼妇!”
知道皓祯不见了之后,硕王爷立刻下令,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找到儿子皓祯,让他回家好好的管管自己的媳妇!因为,在他看来,小燕子惹那么多的事,一定是因为富察皓祯不在,只要富察皓祯回来了,也就没什么事了!
而此刻,痛苦的富察皓祯在白吟霜那里寻求安慰,在帽儿胡同醉生梦死,根本不愿再回到那个让他耻辱不堪的家!就算是硕王府的奴才找来了,他也不肯回去!
硕王爷知道富察皓祯养了个外室之后,怒极,雪如福晋怕儿子惹怒丈夫,怕自告奋勇要去讲儿子找来!
雪如福晋冲到帽儿胡同,看到儿子身边畏畏缩缩的白吟霜,不禁怒从心起。越看越觉得丈夫的话是对的,还珠格格惹是生非,定然是想要他们出面管管富察皓祯,所以,硕王府鸡犬不宁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子。
雪如福晋指着白吟霜骂道:“你这贱婢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勾引我们皓祯!”
白吟霜脸色苍白,在风中摇摇欲坠,大滴大滴的的眼泪落下,“福晋,我……我没有,我是真心……真心喜欢皓祯贝勒的……”
“闭嘴!你这贱婢……”
富察皓祯先忍不住了,他将白吟霜护在身后,“额娘,请你不要那样侮辱吟霜!吟霜是我的梅花仙子,是我富察皓祯最爱的女人,更是我的妻子,请额娘尊重她!”
雪如福晋气得直发抖,要不是身后的秦嬷嬷扶住她,她非仰过去不可,“你……你说什么?”
白吟霜“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福晋,吟霜不敢以贝勒爷的妻子自居,能在贝勒爷身边做个奴婢,吟霜就已经很开心了!请福晋看到吟霜和你一样爱着皓祯的份上,把吟霜当成贝勒爷养的小猫小狗一样留着就好,求您了……”
白吟霜说完,重重的磕下头去,一声声敲打在富察皓祯的心头,让富察皓祯既感动又心疼。
富察皓祯扶起白吟霜,“吟霜,你不要这样,你是我心里唯一的妻子,怎么会是小猫小狗呢?吟霜,你那么的美好……”
雪如福晋愤怒的打断富察皓祯的话,“皓祯!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她是你的妻子?那你把还珠格格当什么?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在,还珠格格已经把硕王府翻个底朝天了……”
富察皓祯冷笑,“额娘!还珠格格是什么人,您还不知道吗?皇宫都能让她给闹得鸡飞狗跳,更何况是我们一个小小的硕王府呢?那是她的天性,和儿子有什么关系?”
雪如福晋希望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所以强忍着胸中的怒火,把硕王爷的猜测说了出来,“皓祯!这怎么能跟你没关系呢?哪个女人能够忍受自己丈夫从大婚第二天起就消失不见的,她做那么多事,一定是想见你!额娘知道,你心高气傲,不愿意尚主,觉得那样很没出息!额娘明白,要不,大婚那天,你的脸色就不会那么难看,更不会喝得酩酊大醉!可是,不想娶也娶了,皓祯你应该以大局为重!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府里鸡犬不宁吧?”
富察皓祯大笑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听到了这一辈子最好笑的笑话,笑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同时也笑得雪如福晋心惊不已,再也说不下去……
“额娘,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想见儿子?”
雪如福晋心里有些发毛,但是还是点点头,“你是她的夫婿,她自然……”
“她的夫婿是五阿哥!”富察皓祯大吼了出来,吼出这一句之后,觉得浑身都舒畅了,心里压着的那块石头总算是移开了!
雪如福晋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珠格格的夫婿是……是五阿哥?这是什么话?
随后,雪如福晋瞬间冷静下来,这是什么,这是皇家阴私!凡是涉及到的人,十有**都会被灭口,而她的儿子竟然在众人面前大声吼了出来,这可怎么了得?
她讪笑道:“皓祯,你喝醉了!胡言乱语什么?赶紧跟额娘……”
富察皓祯只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哪里会注意到雪如福晋的脸色,听到他的额娘不相信他的话,心里愤怒,怒吼道:“我没有胡说,那天,那天我就在门外!那个贱人和五阿哥……在我面前,在我面前毫无避忌,公然□!”
第五十三章人心不足
雪如福晋听了富察皓祯的话,一个后仰,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一直以来,对于富察皓祯这个儿子,她非常满意!是他给她带来了幸运和希望,如果没有这个儿子,她也不能挽回丈夫的心,更不会将那个贱女人狠狠的踩在脚下!
可是,眼前这个拼命大吼的人,真的是让她骄傲不已的皓祯吗?他怎么会那么没脑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那样的事,难道她是傻子吗?一早就猜出来了,哪里还用得着他吼出来?
“闭嘴!”雪如福晋用尽全身力气的怒吼,双目圆睁,瞪着富察皓祯好像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似地,“跟我回去,有什么话回去说!别在这丢人现眼!”
富察皓祯也不是一个完全没脑子的,冷静下来,看到身旁这么多人,不禁后背发凉,直冒冷汗,不禁有些讪讪的!
雪如福晋见富察皓祯不再发疯了,微微松了一口气,转而环视身边的人,“记住,你们今天什么都没听到!”
那些人或许并不是硕王府的心腹小厮,却也知道很多事情不是他们能知道的!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是,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此刻他们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怎么敢泄露出去,于是慌忙跪地表忠心,“回福晋,我们什么都没听到!”
雪如福晋横了富察皓祯一眼,对他带着白吟霜一起回王府的举动忍了下来。
硕亲王知道一切之后,对富察皓祯的一腔怒火变成了怜惜,对五阿哥和还珠格格万分厌恶,可是就算再怎么厌恶也没什么用!想那房玄龄何等的人物,儿媳高阳公主尚且和辨机发生不伦之恋,更何况他一个地位尴尬的异姓王!
如今,他能做的只能是隐忍,如果那个人真的继位,就算那事揭露出来,也没人敢诟病!如果那个人不能继位,失心与今上,那他们硕王府不介意痛打落水狗,找回自己的脸面!
这么想着,硕亲王便将这件事情放下了,嘱咐富察皓祯隐忍,以后在不可冲动之后,小心的处理知情人士,能信任的威逼利诱,请他们闭嘴!不能信任的,自然是除去,这个世界上,权利是好东西,除掉那么一个两个人根本不算什么!
对于那个白吟霜,硕亲王见儿子喜欢,心想着他也需要一个人安慰,便默认了她的存在!心里却是看不上她的,就算是养父,她也不该不守孝,孝期失贞,若不是这样特殊的时刻,他是绝不会允许这样的女人进门的!
不过,女人,不过就是图了新鲜感,等儿子新鲜劲儿过了,决不能让她存在于世间!因为,她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
至此之后,白吟霜便住进了硕王府,成为了硕王府的隐形的少夫人。
只是,对于这样的的生活,白吟霜并不是很满意,这似乎并不是她一直想要的生活。她一直想要做人上人,吃好的,穿好的,可是真的拥有这一切,她却不觉得满足。
富察皓祯是个贝勒爷,是硕王府唯一的嫡子,将来硕王府的主子,将来至少至少也是一个郡王!所以,她才费了那么多的心思勾引他,甚至累死了她的养父(虽然景绣命人提防了,但是原著的力量是强大的,就算没有多隆,还有别的纨绔子弟,白老头还是去了)最终爬上了他的床!
看到富察皓祯被她迷得数月不回家,看到硕亲王福晋亲自找上门来,看到富察皓祯拼命的将她护在身后,她以为自己成功了!
她以为自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可是,没想到事情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富察皓祯不是被她迷得不回家,而是……而是无法面对自己的无能!他……他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没想到,他是这么懦弱无能的人!
这么想着,白吟霜原本对富察皓祯的一腔崇拜和敬仰,经过这件事竟然变成了鄙视!
而富察皓祯尚不自知,只觉得心中压着的一块大石头搬了下来,再加上有了阿玛、额娘的谅解和支持,他们甚至陪着他一起大骂五阿哥和还珠格格二人,并且接受了白吟霜的存在,更是身心舒畅!看到白吟霜,情意绵绵的情话更是滔滔不绝。
以前的白吟霜对这些话很受用,很喜欢,可是如今白吟霜对他有了不屑的念头,见富察皓祯这样,自然更加看她不上!这天,她闲逛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风神俊秀的男子,他一袭深紫色长衫,超然出尘,风度翩翩,比之富察皓祯更胜一筹!若是大家闺秀,遇到陌生人,自然是理科回避,可是白吟霜不是,她反而怔怔的看着!
看着他似乎正在着急的找什么,走向她,垂眸微笑,“这位爷,您是不是在找什么人!”
“我找小燕子!”
原来,这人正是五阿哥!他被打之后,乾隆虽然没说禁足,却也没办法出宫,一则是有伤在身,二则是皇上明令禁止他出宫!
于是派人传消息给小燕子,让她耐心等待!可是,就是这样,还是惹恼了小燕子!她想要进宫,可是守卫不肯放行,小燕子又打不过那些侍卫,最后愤怒的撂下话来,若是永琪再不出来看她,她就永远都不理他了!
五阿哥得到消息之后,心急如焚,奈何根本就出不了宫,只能干着急!万般无奈之后,他给乾隆接连上了几道涕泪纵横的折子,可是乾隆还是不肯放他出宫,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耽搁下去了!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的他,决定再次铤而走险,扮作小太监出宫!因为计划得当,派了身边的人,分了守卫的心,他这才得以出来!可是,就算这样,他还是没看到小燕子!
“也就是还珠格格!你知道她在哪儿吗?”出来一趟不容易,他没有多少时间,要是见不到小燕子,那就太亏了!
白吟霜听到这人的声音很耳熟,不禁抬起头来,这一看,更是砰然心跳!只是,这人似乎很面善!白吟霜不是傻子,相反的,她还算比较聪明,听到五阿哥说找小燕子,她立刻就明白眼前这人的身份,做惊喜状,“五阿哥?!”
“五阿哥,您不记得我了吗?您以前在龙源楼救过我的……”
听了这话,永琪总算想起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那么眼熟了,“哦,原来是白姑娘!”
白姑娘?白吟霜有些失望,好生疏的称呼,不过,她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五阿哥是吟霜的救命恩人,叫我吟霜就行了!”
永琪并不像在这个没意义的问题上多做纠缠,就是从善如流,“吟霜姑娘,你知道小燕子去哪儿了吗?”
白吟霜微微一笑,颇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格格不怎么在府里!”
“那她通常去什么地方?”永琪有些失望,难道他白来了吗?
白吟霜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吟霜也不知道!”
永琪叹了一口气,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去处,“她一定在会宾楼,我去会宾楼看看!”
白吟霜见五阿哥要走,慌忙开口,“对了!我想起来了,以前,我在寒露苑见过格格,她似乎很喜欢去那里玩,不知道会不会在那儿!”
永琪止住脚步,“寒露苑,那是什么地方?在哪里?”
白吟霜很热心的说:“不如,让吟霜引五阿哥过去吧?总好过您在这里没头没脑的闯!”
永琪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彬彬有礼的颔首道:“吟霜姑娘说得有理,那就麻烦你了!”
白吟霜勾起一丝魅惑的笑意,始终将姿态摆得低低的,“五阿哥千万别这么客气,吟霜受不起!”
在白吟霜的带领下,五阿哥来到了那所谓的寒露苑,可是并没有看到小燕子的人影!这个结果,自然是白吟霜一早就料到的,她本来就是想要制造机会与五阿哥独处,最好能让五阿哥喜欢上她,最后娶了她!
相比之下,五阿哥要比富察皓祯那个没用的男人要好得多了!不过,她还是假装不好意思的苦笑一下,“真是抱歉,耽搁五阿哥的时间了,格格不在!”
永琪摆摆手,本来他对这个也没敢抱太大的希望,若不是不好意思拒绝白吟霜的好意,又不像放弃任何希望,他根本不会来,“没关系,我也猜到了!小燕子她,根本不会听话乖乖的等着!”
“格格活泼开朗,吟霜看了也很喜欢,很想和格格做朋友,只可惜身份有别,不敢高攀!”白吟霜的神色颇为遗憾!
永琪微微一笑,“你别这么说,做朋友就是朋友,哪里管什么身份?我五阿哥永琪交朋友就从来不讲身份,小燕子也是一样的!柳青柳红都是我们的好朋友,可是他们也只是江湖卖艺的呀!”
“真的吗?”白吟霜眨着一双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五阿哥!
永琪清楚的看到白吟霜眼眸中的崇拜和惊喜,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和小燕子一样,出们在外的时候,表面上穿着便装,好像不愿意别人知道他们身份似地,但是却大声的说着,皇阿玛如何如何,皇后如何如何,其实就是在炫耀自己的身份,享受周围人或惊喜或崇敬的目光!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彼此觉得很有共同语言,感情才越来越好的吧!
永琪点了点头,“是,我们现在不就是朋友了吗?我叫你吟霜,你也别叫我五阿哥了,那个身份,我一点都不在乎,你叫我永琪好了!”
白吟霜听了这话,脚下一拌,“哎呦”一声,以极其妍丽的动作正好摔倒在永琪的怀中!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8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