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第一庶女(全)-第39部分


  而且,仍旧是一脸不在乎的模样。
  这真的要气死人,一山还有一山高。
  可恶,实在是可恶!
  原来最有城府的不是沁惊瞳、不是风麟、不是她,而是那淡漠不惊的沁惊羽!
  这意思不就是,她辛苦设计的一大堆都是枉然,只要有一个李全指证,沁惊瞳必然会获罪。
  这该死的沁惊羽,怎么不早点把李全拖出来,害得她和沁惊瞳浪费了大堆口舌。
  还有,刚才那兰妃的异样,她和自己配合得很好,没有半点阻碍。
  她一直怀疑背后有只手在叫兰妃帮自己,现在想来,那只手最有可能是沁惊羽。
  那兰妃肯定早被沁惊羽买通,成了他的棋子,所以才和自己配合得天衣无缝。
  现在,她又不得不佩服沁惊羽那缜密和聪明的心思了。
  
0075 第068章 以画传情
?
  在看那沁惊羽,一双紫眸淡定邪侫,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意味,正深邃灼热的盯着自己。
  璃月赶紧回瞪了他一眼,眼神里有些许小愤怒。
  明明他能自己解决,为什么不说。
  而沁惊瞳,眼神里的得意早就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愤怒和失望。
  她愤怒的看向风麟,嘴唇微微颤抖,眼晴里氤氲着浓浓的雾气,只是凄楚的看着他。
  她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他,没想到,换来的只是人家的不屑一顾,他甚至想置她于死地。
  “皇上,你真狠!”沁惊瞳身子有些摇晃,紧紧捂住似被利刃剜过的心口,双眼颤抖的看向风麟。
  璃月冷眸凌厉,熠出璀璨润泽的光芒。
  如果犯罪的人装点可怜就可以饶恕,如何对得起死去的人?
  “皇上,皇后设计连杀这么多人,狠毒异常,手段残忍,罪行昭然若揭,人证物证俱全。臣妾恳请皇上重惩她,削她的皇后位,将她凌迟处死,以慰冤魂在天之灵,还有就是给被污蔑的沁阳国一个交代!”
  璃月声音清冰如珠,凌厉冰冷,眼神冷洌逼人,里面蕴含着冷冷的利芒。
  这话,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沁惊瞳不就希望她这么死么,如今,轮到她自己了。
  一听此言,后边的沁阳将士们全都有些激动,没想到他们的皇后如此爱国,为了沁阳国做了那么多事。
  所有人都以敬佩的目光看着璃月,仿佛此刻璃月成了菩萨的化身,身上光芒绽放,沉着冷静,美得倾国倾城,全身散发出浓浓的勇气和智慧。
  如此优秀的王后,闪光到他们移不开眼。
  先前歧视王后,瞧不想王后的将士,现在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曾经的歧视变成仰视,曾经的瞧不起变为钦佩。
  此刻,他们身上仿佛注入了坚强的灵魂,胜利就在眼前,多亏他们有个足智多谋的王后。
  东方瑾儿也赶紧走到璃月身旁,愤恨的指着沁惊瞳:“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应该将你身上的肉一片片削下来才对。”
  这时,边上沁阳国的将士全都满脸愤怒,恨恨的瞪着风麟。
  个个脸上皆是不服之色,还有些已经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皇后竟然设计陷害沁阳国,心肠实在是歹毒,如果皇上不废掉她,咱们不服。”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亏皇后还是沁阳人,竟然做出这等恶事。”
  “想治我们沁阳王的罪,她还嫩了点。”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愤怒的瞪着沁惊瞳。
  沁惊瞳双眸如鹰,犀利的扫了他们一眼,稳稳咬住下唇,抬眸看向风麟。
  如果他敢冶她的罪,她就把最后的杀手锏拿出来。
  风麟冷眼扫了扫众人,冷眸微敛,沉然看向沁惊瞳,威严的喝道:“来人,废掉皇后后位,将她……”
  “慢着!”风麟正要说话,沁惊瞳迅速走到他面前,一脸的得意,悄悄凑近风麟耳旁,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什么。
  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沁惊瞳要耍什么把戏。
  璃月则暗暗思索,难不成,沁惊瞳掌握了风麟什么把柄,不然,她怎么可能那么嚣张?
  果然,沁惊瞳一说完,风麟原本冷峻的脸色突然变得阴黑,双眸里嵌着浓浓的怒火。
  有些愤怒的瞪了沁惊瞳一眼,那愤怒的眼神又夹杂着些许妥协。
  璃月握握篡紧拳头,与沁惊羽对视一眼,发现沁惊羽仍旧波澜不惊,似乎什么事都与他无关一样。
  再看风麟,脸色是越来越阴黑,嘴唇也紧紧咬在一起。
  默然半晌,风麟才冷冷睨向众人,最终将一双阴鸷的目光停在璃月脸上,沉声道:“王后,朕同意废掉皇后后位,但她不能杀。来人,将皇后禁足凤仪宫,听侯发落。”
  “是,皇上。”
  忠诚风麟一党迅速上前,将沁惊瞳双肩抓住。
  再看那沁惊瞳的眼神,里面透着浓浓的得意和微笑,一双美眸缓缓扫过璃月,似在向她示威。
  “南宫璃月,本宫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想扳倒我,也不照照镜子再来。”沁惊瞳得意的狂笑一声,眼睛仍旧得意的睨向璃月。
  原以为没有杀她,璃月会恼羞成怒。
  哪知,璃月只是淡淡一笑,沉稳不迫、不紧不慢的道:“皇后,多行不义必自毙,就算我不收拾你,总有一天,你会自食恶果。不信,咱们等着瞧。”
  敢威胁风麟,她以为风麟真的好威胁的?
  恐怕不用自己对付她,风麟都会想办法除掉她。
  就让这一对夫妻互相咬,她坐山观虎斗,何乐而不为。
  风麟则满目冰冷,眼里蕴含着浓浓的寒冰,气愤的睨了璃月一眼,沉声道:“背叛朕的人,都没好下场。来人,回宫。”
  说完,在众人的簇拥下,皇帝风麟气呼呼的踏上轿撵,后边的侍卫绑着沁惊瞳,一行人气势汹汹的回麒麟殿。
  东方瑾儿见自己获救,立即走到璃月面前,小手轻轻扯着璃月的衣角,“表嫂,你救救我,皇后在我脸上下了催|情粉,逼我指证表哥。不然,我就会全身溃烂而死。”
  璃月双眸犀利的扫过东方瑾儿的脸,再细看了她脸上的胭脂一眼,摇头道:“没事,这只是普通的胭脂。”
  “这么说,皇后骗我的?”东方瑾儿气得跺脚,可再看那表哥,眼里却有一抹厌恶之色,她急忙扑通一声跪到地上,“表哥,你相信瑾儿,瑾儿只是被皇后逼的,瑾儿就是死,也不会害你。”
  男子只是漠然转过头,看都不看她一眼。
  边上的人,在看到沁惊瞳如此轻的惩罚后,全都气愤的咬着牙。
  个个都巴不得沁惊瞳死,没想到她只被削了后位。
  可一想到王后说的“多行不义必自毙”,所有人又慢慢将心平静下来。
  像沁惊瞳那种人,迟早会遭天谴。
  他们不收拾她,自有人收拾。
  边上的兰妃款款朝璃月走来,原本以为沁惊瞳会被处死,这样后宫便是她的天下。
  没想到,沁惊瞳还能住在凤仪宫,这样看来,她们的戏还没完。
  “王爷,我已经按你说的去做,现在,恐怕皇后会找我报仇。”兰妃有些诚惶诚恐的看向沁惊羽,原本的一丝得意也化为忧愁。
  男子轻拂月华白袍,袍子缱绻荡漾,朱唇火红似血,邪侫的勾起,“孤王自会派人保护你。”
  “多谢王爷。”兰妃在谢过男子之后,恭敬的领着宫女们退下。
  众人才走完,沁惊羽还没来得及和璃月说两句话,突然,皇宫里太监宫女们又叫嚷起来。
  原来皇后狠心,不给中毒的宫女和妃嫔解药,那些妃嫔们现在全部不怕死的聚集到麒麟殿,皇上正气得摔凳子。
  这时,赶来的所有宫女全都齐齐看向璃月,用求救的眼神看着她。
  为首的几名宫女眼泪汪汪的,突然,一齐给璃月跪下,“王后娘娘,求您救我家主子一命,求你了。”
  璃月冰眸轻洌,沉稳淡然,轻声道:“本宫不会医术,如何治?”
  “不会的,娘娘,你刚才不是治好兰妃娘娘的毒吗?再不救治,我们娘娘就真的没命了。”
  宫女们呜咽说完,全都跪在地上狠狠磕头。
  这些人倒是护主。
  可刚才的兰妃是沁惊羽的棋子,她治疗只是配合而已。
  说不定兰妃根本没中蛊毒,她治那几招也是白费。
  不一会儿,太监李禄生又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一看到璃月大声宣道:“奉圣谕:宣沁阳王后去麒麟殿为妃嫔们诊病。”
  真是一事未平,一事又起。
  皇命难违,璃月看了眼沁惊羽,他则紧紧握住她的手,朝她璀然点头,以示鼓励。
  那星星一样的眼睛好漂亮,此刻已没了戾气,眼里全是温润和担心,看得璃月急忙移开眼。
  风风火火赶到麒麟殿,风麟早已气得摔桌子了。
  在龙案面前,跪着二十多名颤抖的妃嫔和宫女。
  这些都是中了皇后蛊毒的人,连皇帝问皇后要解药,皇后都死咬住不给。
  她就是死,也要拖上这些人为她陪葬,又怎么会救她们?
  一看到璃月进来,风麟原本阴郁的眼里突然多了丝期待。
  看到那熠熠生辉的高傲女子,突然,他眼里多了一丝后悔和不舍。
  这么通透的女子,现在完全成为沁惊羽的了。
  她们才相处十来天,就十来天而已,她就临阵倒戈。
  该死的沁惊羽,这一仗,他又输了么?
  沁惊羽一看到风麟用如此期待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女人,当即紧紧篡住璃月的手,将她慢慢牵进大殿。
  两人并排行走,一双郦影,锦衣华服,衣裾翩翩,俊男美人,似被金光笼罩一般,好不羡煞旁人。
  尤其,刺花了风麟的眼。
  众妃嫔原本全都跪在地上,在看到璃月进来时,所有人全部站起来,个个脸色惨白、身上虚汗浸出、嘴唇、眼窝乌紫,很是难看。
  “王后,求你救救我,我不想被蛊虫咬死,我不想。”
  “王后,您是神医,是……医后,你医术无双,你有一颗仁慈般的善心,求你救救我们,我们一定会好好报答您。”
  璃月淡然看向众人,双眸清浅,不言不语。
  众人以为她不肯医治,都纷纷将目光睨向皇帝。
  要不是皇后陷害沁阳王,现在人家沁阳王后至于见死不救吗?
  说来说去,都怪那个可恶的沁惊瞳。
  就在众人纷纷失望,以为璃月会趁机报仇、见死不救之时。
  突然,那一袭火红凤袍的女子眉眼带笑,目光温婉淡然,慢慢走近众人,云淡风轻的道:“姐姐们都排好队,待璃月一个一个的治。”
  一听此言,众妃嫔全都激动得尖叫起来,纷纷按妃嫔等级排好队,个个都感激的看着璃月。
  正满目阴鸷的风麟一听此话,心里也赫然松了口气。
  后边的沁阳宫女们,全都敬佩的看着她们的王后。
  原来她们王后不仅有智慧的一面,还有善良的一面。
  这样的王后,身上到处透着闪光点,让她们纷纷移不开眼。
  璃月眉目如画,和沁惊羽微笑对视一眼,立即将银针和药丸拿出,一个个替妃嫔们看诊治疗。
  刚才她给兰妃的冶疗方法是正确的,但她也知道,兰妃根本就没中蛊毒,所以白受了几针。
  现在这群妃嫔,一经她手治过之后,个个脸上的红疹都奇迹般的消失,肤色渐渐变为白皙红润,嘴唇也透着淡淡的粉色。
  看到众姐妹们都被治好,后边正排队的全都心急火撩起来。
  毕竟,女人都是最爱美的,没有了这张脸,她们也便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好一会儿,璃月终于将在场的妃嫔和宫女一一治好,并将红、白两种药丸留了些在宫里,吩咐她们,如果有谁再中蛊毒,可以服用这种药丸。
  没有她的针炙,只服药丸会好得慢些,但总比死掉的强。
  才诊冶完,璃月脸上已浸着浓浓的香汗,小脸红扑扑的,乌黑浓密的睫毛微微轻眨,看得所有人都傻了眼。
  妃嫔们全都悉数跪下,千恩万谢叩谢璃月,纷纷夸好医术了得。
  原本懦弱胆小的南宫七小姐,此刻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卑贱的她。而是富有活力、充满智慧的魅力女人。
  所有人都有内心惊叹,又感激璃月,又喜欢她。
  相较沁惊瞳的狠毒,现在的璃月和她比起来,让大家喜欢得不得了。
  在离开皇宫之时,皇宫道上已经将璃月医治好瘟疫的事一传十,十传百,比瘟疫传播速度还快。
  白马金车潇洒的行走在皇城宫道上,璃月神医美名早已传遍天下。
  才短短半天,银城百姓纷纷议论起此事来。
  所有人都说曾经那个傻小姐,如今医好瘟疫,扬了威,天下皆知。
  即使皇宫要将瘟疫这事保密,但还是纸包不住火,像风一般传了出去。
  曾经令人瞧不起的七小姐,如今令人刮目相看。
  这种转变,足以令银城谈上三天。
  一行人浩浩荡荡回到南宫府,早已准备好的南宫幽若正侯门迎接。
  南宫幽若盛装打扮,眉眼含笑,娉婷而立,身着一袭淡红色嫁衣,头发梳成漂亮的美人髻,上面斜插着价值不菲的金钗银簪,罗裙款款,描眉凝黛,看上去艳丽四射。
  她这一番精心装扮,可见风姨娘是下足了血本的。
  金车玉帘一掀开,南宫幽若便轻灵飘逸的踱到两人面前,恭敬的朝两行礼:“幽若见过夫君,见过姐姐。”
  这一声夫君,听得璃月眉头微蹙。
  而边上的沁惊羽,则完全无视的看向璃月,眼带笑意,跟对南宫幽若态度完全不同。
  要不是她们出宫时风麟又下了一道圣旨,叫他一定要带南宫幽若回宫,不然,他一定会无视。
  风麟还真不气馁,安插了一颗又一颗的棋子在他身边,现在又来个假星儿。
  以为他会上当?他又不是傻子。
  璃月双眸微睑,她还真不习惯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她有洁癖,她只喜欢一生一世一双人。
  两个人刚刚好,偛进一个人,味道就全变了。
  那后边的东方瑾儿也是一脸觊觎的看着她的相公,恨不得插足进来。
  连那些男丁都惊叹的看着他,看来,她相公魅力不错,老少、男女通吃。
  在拜别父母之后,璃月又叮嘱秦氏和风姨娘好好照顾娘亲,如果娘亲有什么事,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一行人踏上车轿,南宫幽若和东方瑾儿分别乘一抬软轿,均由宫女服侍着。
  待璃月要上轿时,那后边温润如玉的男子,趁她不备,忽然一把抱起她,将她斜抱上了轿,风姿潇洒、卓绝斐然。
  璃月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脸色羞红,外面那么多人看着呢。
  可是,心里却隐隐有些作痛。
  他是人人敬仰的王,在这三妻四妾很平常的年代,他此生绝不可能就她一个妻子。
  他还会纳更多的妃嫔,像风麟一样。
  想起凤麟宫里那三千佳丽,璃月心里隐隐有些怯场,将来沁惊羽会不会也跟风麟一样?
  想到这里,她突然在内心呸了一下自己。
  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是以前听到沁惊羽要迎娶幽若,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可是刚才听到幽若柔柔的喊那声夫君,她心里像被利刃划过一样,好疼。
  正神游太虚之际,队伍已经出发。
  渐渐的,白马金车在铁骑和侍卫的簇拥下来到银城大街,准备出城。
  而大街东边,一处占地广阔的府邸,便是宣王府。
  金车在经过宣王府时,那站在宣王府门前的阴鸷男子,眼里是满满的愤怒。
  这威严的排场、巨大的车轿和人群从宣王府门前经过,似乎像在跟他示威一样。
  一想起轿子里的男女有可能正在做某些令人遐想的事,风尘染狠狠捏紧拳头,眼里满是恨意。
  南宫璃月曾经是他的未婚妻,他只把她当一块普通的石头丢弃,现在她蜕变成华丽的金子,嫁了个比他华丽千倍的男人。
  两个人看上去鹣鲽情深,情投意合,走到哪里都是一对惹人羡慕的壁人。
  他就不明白了,那万中挑一的沁阳王,怎么会看上曾经是傻子的南宫璃月。
  哼!不过也是穿他不要的破鞋而已,神气什么。
  一双鹰眸冷冷看着那金车耀眼的驶过大街,他的心早已是满满的妒意,恨不得冲上车把那个原本属于他的女人抢下来。
  等着吧南宫璃月,总有一天,他风尘染会让她后悔没有选择他。
  “砰砰”几声,宣王府里男人已经摔茶杯了。
  风尘染自从看到外面驶过的白马金车,心里就一直不平衡,见到什么摔什么,恼怒异常。
  那扭着腰正小心走来的柳芊芊和南宫招弟,两人互相对恨一眼,迅速走进大厅。
  一走进大厅,便看到满地的茶杯碎屑,一不小心就会踩中伤了脚。
  柳芊芊小心翼翼的看着大发雷霆的男人,忙冲过去扶他,“王爷,你怎么了?”
  风尘染一转身,便看到两个讨厌至极的女人,心里的戾气更甚,“滚出去!”
  柳芊芊咯噔一下,双眉紧紧蹙到一起,有些恼怒的跺了跺脚,一个盛怒转身离去。
  南宫招弟则不动声色,沉稳不迫的坐在桃木椅上,右手轻挑茶杯,冷冷道:“王爷,你是看到人家两人幸福就恼羞成怒了。”
  “南宫招弟!”风尘染冷喝一声,咬牙切齿的看着对面那个面色阴冷的女人。
  “王爷勿需动怒,如果你想除掉她,妾身或许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你?”看着胸有成竹、城府很深的南宫招弟,风尘染突然抬眸。
  南宫招弟见他上勾,便不紧不慢的踱到男子面前,娇小的身子慢慢依偎到他怀里,右手指轻轻在他身上打转。
  风尘染本有些厌恶这种感觉,因为他心里只有南宫璃月。
  正要摆脱南宫招弟时,南宫招弟已经悄悄附耳上去,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
  一听南宫招弟的计谋,风尘染原本愠怒的脸色慢慢有了一丝得意。
  接着,他猛地将桌上的茶杯推到地上,任茶杯飞溅四射。
  再一个翻身,男子已经把主动宽衣解带的女人压到玉桌上,沉重的身子重重压了下去。
  南宫招弟心急火撩的脱掉自己的衣裳,露出白嫩的肌肤,然后迅速扒掉男子的腰带。
  两人如此这般,南宫招弟玉腿紧紧搭到风尘染双肩上,脸上正是得意的神色。
  突然,外面赶进来的柳芊芊看到这不堪的一幕,脸上顿时阴黑一片,气鼓鼓的瞪向两人,手中的玉盘也“咣当”一声摔落在地,心里的忌妒足以烧死人。
  风尘染一听声音,顿时恼怒的大吼一声,“谁叫你进来的,滚出去!”
  南宫招弟一听,嘴唇微微勾起一抹得意的冷笑,大刺刺的看着柳芊芊,似乎在说:你瞧,你的男人变成我的了,哭去吧!
  柳芊芊的确气得脸色阴黑,没想到风尘染竟然看上这种货色。
  南宫招弟紧紧抱住风尘染的双肩,故作难受的大叫一声,突然,面上的男子大叫一声,迅速飞身跃起。
  “王爷,你怎么了?”南宫招弟猛地瞪大眼睛,见男人突然不行了。
  柳芊芊一看这情形,突然高兴是哈哈大笑起来,“哈哈,笑死我了。南宫招弟,我看你得意,虫虫还没进洞呢,就不行了。”
  “你们两个都给本王滚出去!”风尘染终于盛怒的大喝一声,大掌攸地取下墙上作装饰用的宝剑,差点就挥剑杀了两人。
  正得意的南宫招弟见此情景,吓得花容失色,赶紧抱起衣裳就朝门外跑。
  正守在外边的丫鬟见状,全都捂嘴偷笑,可能不出两天,这乌龙就会传遍银城。
  ※
  时近午时,天上的太阳有些灼人,太阳发出明亮刺眼的光,洒满整个皓州大地。
  那朱红色的金车顶,上面四只翘角上挂着的金珠熠熠生辉,华丽的车轿刺痛了路人的眼。
  渐渐的,金车驶出银城,过了边关,慢慢朝沁阳国行去,留下一片翩跹的美影。
  金车里,璃月一直沉稳淡然的坐着,一双精致的黑瞳里透着智慧的闪光,小脸微微嫩红,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男人的那个拥抱。
  忽而,一想起后边轿子里的南宫幽若,她的心突然变得冰凉起来。
  正思忖间,美目前突然有颗紫色的东西晃了晃,差点刺痛她的眼。
  等她微微抬眸,发现那俊削妖娆的男子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而他漂亮的右手,正轻轻拉着紫晶石的红线,任紫晶石在自己眼前轻晃。
  男子一双紫眸流光敛滟,里面透着湖泊色深紫的光泽,漂亮的眼睛狭长而妖冶,眼睫毛浓密且纤长。眉目如画,双唇似血,朱红妖娆。
  那一袭月华白袍翩翩秀丽,鼻梁高挺,俊颜白皙,轮阔似天然雕刻一般,有棱有角,令人惊叹连连。
  袍子上火红的蔷薇如红莲般翩翩飞舞,蜿蜒绽放,目光深邃的看向璃月,忽而轻启朱唇,淡然道:“孤王听说那地道像迷宫,你是如何走出来的?”
  璃月狡黠的眨了眨眼睛,思索一下,轻声道:“撞墙!”
  男子眼里认过一丝淡淡的讶异,随即轻啐了句:“我也猜是这样。”
  璃月朝他露出一抹轻笑,幸好当时她带了心弦琴,在和无心怎么走都走不出来的情况下。
  她咬牙弹了曲凌厉冰冷的《十面埋伏》,心弦琴竟奇迹般的射出缕缕银芒,最终将墙壁射穿,她才能和无心安然出来。
  一出去,便听到宫女们说沁阳王正四处找她的事,当时她心里一热,随即准备了一下,就去杏林宫了。
  没想到一去杏林宫,便是沁惊瞳和风麟正准备抓人的场景。
  比起风麟来,她更愿意帮沁惊羽,所以,她就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而且当时她使了一个小计,就是骗风麟说她已经飞鸽传书给齐将军。
  实际上她没有,那只是她说来唬风麟的,没想到,唬准了。
  思忖一阵,璃月突然转了转眼珠,朝男子微微道:“你闭上眼睛,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你要吻我?”男子邪侫的出声,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轻笑。
  璃月无言,狠瞪了他一眼。
  “早就知道你觊觎孤王的美貌,也知道你等这一天很久了,孤王就让你得逞一次,满足你的心愿。”男子说完,邪邪一笑,当即把那噬人魅惑的眼睛闭上。
  璃月又无言,这应该算沁惊羽对自己说得比较长的一句话。
  见男子已经将那深邃妖冶的眼睛闭上,那闭着的双眸,看上去宁静而美好。
  纤长的睫毛如刷子般整齐漂亮,唇似含丹,鼻翼高挺,墨发如泼墨的云霞一般微微荡在胸前,看得璃月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能不能不要这么诱人。
  接着,璃月慢慢从身侧拿出那幅绝美的画像。
  再转过身来,不经意间,她的唇迅速触碰到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
  那东西软软的、甜甜的,令她心神一漾,顿觉心旷神怡。
  等瞪大眼睛一看,不知何时,男子的朱唇已经霸道的凑了过来,将她樱桃小口占有欲的吮住。
  接着,他强而有力的大掌紧紧扣住她的头颅,左手轻轻环在她细嫩的腰上,霸道而狂野的吸吮着她朱红的唇。
  璃月被他带动得心里微微一惊,身上传来一阵灼热的战栗感,感觉男子的唇慢慢变得炽热,一路从她润泽的唇移到眼睑处、下颚处。
  最终,细密的吻慢慢落到她白皙晶莹的玉颈上,男子的大掌也微微探向她腰处的玉带。
  璃月闭紧双眸,觉得呼吸急促,这种感觉令她窒息。
  她不要,不要!
  攸地,她还没叫停,男子已经迅速停了下来,双手将她的胸前的头发整理好,一双清眸深邃灼热。
  “璃月……”沁惊羽低沉沙哑的轻唤一声,在她耳边微微轻喃,“孤王真想立刻要了你!”
  璃月一听这话,顿觉心里一阵澎湃,快热死了。
  他能不能不要这么魅惑,这样的感觉,真的很挑逗人。
  害得她恨不得……恨不得扑倒他。
  罢了罢了,先不想这个,男人在得到女人之前,谁又不是温柔疼惜?
  以前不是总有姐妹告诉她:天下没一个好男人。
  不知道,会不会排除沁惊羽。
  不过她感觉,他真的是个与众不同,特别得不能再特别的优秀男人。
  再看他那双眼睛,此刻正深邃的看着她,宛若宁静流水下澄澈的皎月,又像三月潮海上天空微拂的清风。
  澄静里透着淡淡的魅惑,紫晶石般的瞳孔如同开在天堂里的红莲。
  微微绽放,缱绻蜿蜒,邪魅得如同吐着红蕊的蛇。
  “我们只是合作的关系,后面那么多女人,你想要谁都可以。”璃月紧紧捂住微颤的唇,唇若含丹,被他吻得红肿异常,真是个霸道的男人。
  一听她的话,男子原本有些微润的清眸瞬间变得冰冷,星眸里蕴着浓浓的凉薄和冷意。
  她这是在赶他?
  天底下的女人都想得到他的欢心,而她,偏偏与别人不同。
  他明明在她身边,她却要将他推给别人。
  她把他当什么人了,他岂是风麟那种肤浅的男人?
  他要不爱便不爱,一旦爱上,就是一生一世,至死不渝。
  见男子一双星眸变得阴戾,璃月心里微微暗忖。
  这就是帝王么。一点不如他的意,他就盛怒、生气。
  在这些帝王心中,女人是他们想要就要,想扔就扔的货物。
  见沁惊羽双眸里蕴含的冷意越来越深,璃月立即淡然轻道:“一个吻而已,你放心,我不介意。”
  不是她冷血无情,而是这个危险的男人爱不得。
  她知道自己表面坚强,内心却是个极需要温暖的脆弱女子,她虽然很希望他的呵护,可心里也不由得狠狠挣扎。
  她不是那个真正的星儿,她只是一具别人的灵魂。
  她永远不可能得到他纯粹的爱。
  或者有一天,他也会向向南一样,狠狠的背叛她。
  在感情方面她的确迟钝,她多希望有一双温暖的手永远紧握她不要放开,她更希望得到一生一世的承诺和信任。
  可是说了那样的话,心里却狠狠作痛,早知道会如此难受,她就不说了。
  话已开闸,想收,已经收不回了。
  请原谅她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她很怕爱上,一旦爱上,她愿意为对方化为涅凰,坠入地狱。
  为了自己的自由,还是选择不爱吧。
  空气中轻浮着一丝奇怪的因子,璃月见他双眸邪魅且阴戾,突然想起那幅画。
  她深吸口气,把自己紊乱的思绪收回,又将手中的画递到男子面前,轻眨了眨纤长的睫毛,眼里有着淡淡的期待,“这个是我在皇宫中无意找到的,给你。”
  说完,她将画递到男子面前,心里则咚咚打鼓。
  看到这幅画,不爱笑的他,会不会展颜一笑?
  男子看到璃月手里的画,眼里是一抹淡淡的惊异,修长漂亮的玉手轻轻接过画,仰头将它慢慢展开。
  等他将那幅干净漂亮的画一展开,原本有些淡漠的眼珠突然染了层润泽的光彩,整个人仿佛赋予了新的活力,不似刚才那般漠然。
  微微将画卷从上至下展平,男子一双星眸璀璨的看着画像上正对他笑的女子,看到女子对他笑,他也忍不住轻咧嘴角,扬起一抹璀然的微笑,仿佛夜空皎洁的明月,眼里渡上一层淡淡的金沙。
  看到沁惊羽笑了,璃月才松了口气,脸上也跟着溢出淡淡的微笑。
  看那画像上,有一行朱红色的楷体字: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她很美!”沁惊羽将目光温润的看向璃月,轻溢出声,声音好听至极,似三月温暖的春风。
  你也很美!
  璃月在心底回了他一句。
  男子温润的和璃月对视一眼,空气中似乎多了层暧昧的因子。
  璃月赶紧转过头,故意沉着一张脸,一脸的冰冷漠然。
  将一颗孤寂的心封闭起来,才不会受伤。
  届时,空气中突然多了层冰凉的冷风,璃月不禁扣紧宝琴的琴弦,一双冷眸四处扫了扫。
  与此同时,身侧的沁惊羽也迅速合拢画像,右手轻执朱红宝剑,鹰隼般的双眸冷然看向玉帘外边。
  周围笼罩的杀气更甚,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有刺客!”沁惊羽冷然说完,第一反应是把璃月抓到自己面前坐定,随即朝轿外冷声道:“停轿。”
  璃月被沁惊羽抓到身侧,只听“砰”的一声,她娇小的脸迅速埋进他坚挺的胸膛中。
  就在轿子正停下之时,外边突然传来一阵冷血的嗜杀声。
  只见丛林四周突然窜出几百名黑衣刺客,刺客们身着黑衣,脸罩黑色面巾,手持大刀、弓箭等武器,正嘶喊着朝金车处冲来。
  大部分是有武功底子的武林人士,沁惊羽右手赫然亮出玉箫,簌簌几声,玉箫里的银针破箫而出,冷冷朝杀来的刺客速飞而去。
  只听“啊呀”两声,立即有几名刺客当场中针而死。
  因为刺客人数太多,一齐朝人堆里冲来,远处看起像密密麻麻的蚂蚁。
  外边骏马上的沁惊鸿大手一挥,冷声道:“敢刺杀我沁阳王,所有人上,格杀勿论。”
  “是,将军。”
  将士们威武答完,扬起武器便与冲过来的刺客较量。
  刺客们大多会轻功,武艺不凡,可见是专门训练出的杀手组织。
  个个训练有素,沉稳淡定,一看那幕后主使就身份不凡。
  知道要刺杀沁阳最果敢狠辣的王,所以幕后主使下了血本,养了这么多名杀手前来。
  璃月见阵势庞大,右手紧紧扣住心弦琴,双眸冰冷似铁,冷洌镇定的看着外边。
  边上的白袍男子则冷拂衣袍,右手啪的将边上的暗格推开,朝璃月厉喝道:“你进去,不准乱跑。”
  说完,没等璃月反应过来,她已经被男子塞进安全的暗格里。
  这暗格是由千年寒冰所铸,任何锋利的武器都刺不穿,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有人躲进去。
  当璃月再抬眸时,那狂傲阴戾的男子已经攸地飞出金车,一袭翩影正在半空狠辣嗜杀,玉箫一出,谁与争锋。
  “沁阳王,交出心弦琴和南宫璃月,否则别怪我们大开杀戒。”为首刺客冰冷嗜血,身形高大魁梧,一双鹰眸冷冷睨向沁惊羽。
  白袍男子轻拂衣袍,身形俊削高大,修长伟岸,一双妖冶的眼睛啃噬人心,朱唇似血,邪侫冷道:“敢抢孤王的女人,活腻了?”
  紧急着,外边便厮杀成一片,因为刺客个个武功不凡,人数又多,沁惊羽一人之力一时间难以解决,那些普通将士们纷纷发出惨叫的痛苦声。
  璃月听到外面侍卫们痛苦的叫声,心里也攸地一紧。
  刹那间,她抱紧熠熠生辉、华丽漂亮的心弦宝琴,一跃走到玉帘边上。
  这些该死的刺客,总喜欢行刺她。
  已经两次了,这次她要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们都以为她好欺负。
  思及此,璃月抱紧心弦琴,十指迅速扣上琴弦,俊眸轻眯,深吸口气,努力使自己心境宁和。
  上次她弹奏心弦琴已经掌握些它的妙门,右手轻扣琴弦,璃月一双冰眸冷然睨向前方。
  攸地,她开始迅速拨动琴音,一曲排山倒海而来的《英雄》从金车里溢出。
  外面的刺客一听到这阵声音,全都有些疑惑的转了转眼珠。
  金车里的璃月越弹越快,越弹越快,快得只看见青葱似的手指在琴弦上迅速拂动。
  渐渐的,琴音由微微低鸣变成铿锵有力,震慑人心。
  她哗的掀开金车的玉帘,沉稳不迫,一步步慢慢的朝前边走去。
  正混乱厮杀的两方人马全都抬眸看向璃月,璃月则再吸口气,忽而加重音调。
  紧急着,琴音射出缕缕刺眼的白芒,狠狠的朝那些刺客直射而去。
  白芒破空而出,狠狠射中正飞过来的刺客,璃月将速度加快,那白芒如锋利的刀刃般刺进刺客们心口或者喉咙。
  一击击中,看得边上的将士傻了眼。
  璃月仍旧沉稳不迫的慢走上前,昂着挺胸,平稳直视前方,又是哗哗几声,琴音如高山流水潺潺流过,又如万马奔腾急啸而来。
  边上的沁惊羽见璃月大爆发的模样,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讶异,随即闪到璃月面前,推动掌风给增加她的内力。
  这傻姑娘,如果没有强大的内力作支撑,她只能杀几个人。
  而对面有几百名刺客,必须配合他这强劲的内力。
  璃月见有沁惊羽给她输送内力,当即信心大增,眉目冰冷,“砰”的一声将心弦琴架到大石上,两手迅速拨动。
  霎时,听见无数白芒如利剑般朝刺客们刺去。
  冷风吹拂着璃月泼墨般的青丝,吹起她绯红刺目的红裙,一脸冷清的她显得冰冷嗜血。
  右边冰眸深沉如海的男子,更是满眼的阴鸷和狂戾,右手运用内力助璃月弹琴,左手则簌簌飞出银针,狠狠的射向边上那些小喽罗。
  男子红唇妖娆,眼若寒星,袍子上的蔷薇旖旎翩跹,一头乌黑的墨发倾泻飞舞,眼里蕴含着浓浓的肃杀之气。
  整个人如同被金光笼罩一般,俊削唯美,璀璨夺目。
  “得不到的定杀之,所有人给我上,杀掉南宫璃月。”见得不到心弦琴和璃月,也占不到上风,为首的刺客怒吼一声,登时,黑压压的刺客直朝璃月飞去,杀气腾腾。
  沁惊羽见状,鹰利的双眸泛着冰凉的寒意,沉声厉喝:“一群废物!找死!”
  说完,双手银针齐聚射出,又迅速收回,替璃月输送内力。
  璃月和沁惊羽对视一眼,两人均点头给对方鼓励。
  接着,她攸地将琴抱起,狠狠架到右腿上,十指纤纤,秀丽无双。
  突然,沁惊羽掌风攸地加重,璃月感觉丹田猛地一沉,掌心豁然多了股热气。
  十指在琴弦上迅速拨动,那凌厉的音乐如破空而出,划过天际,只听“嗖嗖”几声,无数散发着白光的利芒射向前方。
  利芒如飞刀般直插刺客心口,只听“啊”的一片惨叫,登时,凶狠的刺客猛地倒下二十来个。
  一见突然死掉几十个兄弟,刺客首领鹰眸微洌,大掌一挥,身后所有刺客都一涌而上。
  璃月回眸淡看沁惊羽一眼,男子回以她一个坚定的眼神。
  刹那间,璃月将曲子迅速换成《十面埋伏》,一曲《十面埋伏》,那利芒如铮铮利剑射向对面的刺客。
  在众将士惊讶的目光中,上百道利芒嗖嗖刺进刺客心口、脑处、脖颈、喉咙,他们甚至没来得及留句遗言,就唰唰倒地,死在嗜人的心弦琴之下。
  为首刺客见死了大半人,眼珠子都吓得掉了出来,本以为这次准备工作做足,会一举剿灭沁惊羽。
  没想到,这绝世的心弦琴发出如此凌厉的威力。
  单是如此低的内力就能一击杀百人,如果将来南宫璃月有了上乘的内力,是不是真的能以一敌万,毁城破军,很轻松的将一个个国家吞食掉?
  南宫璃月这个女人不得了,得到她的男人更是不得了。
  恐怕这事要是传出去,天下帝王全都会想尽办法来夺这个女人和琴。
  “心弦琴威力太厉害,我们撤!”黑衣首领沉声吼完,伙同其他刺客迅速撤离。
  而撤得慢了些的,早已死在璃月银色的利芒下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8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