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逢场作戏-第32部分

。”冲他笑了笑,然而这笑必然是难看的,我甚至连看开嘴解这样的动作都无法去做到。
  手心的汗越来越多,不只是那儿还有身子后背整个人,浑身都在冒着虚汗。
  整个人拧了劲一样的疼却不知是哪。只觉得是在疼着。。。
  在昏迷过去前是许默然眉头紧蹙的脸。
  睁开眼,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但却感觉到有人的目光在一直注视着我。
  那目光能灼人,即使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依然灼得我皮肤生疼。
  “你怎么来了?”
  即使他不说话,即使就这样静静地躺着即使什么都看不见,我依然知道是他。
  只有他才会给我这样的压迫感,只有他。
  这就是我最恨的地方。“为什么?”
  他问,声音暗哑。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为什么?”
  他又问不依不饶。
  “默然呢?他怎么不在?”
  “他在处理你留下的烂摊子,苏念锦,为什么会在婚礼上昏倒,为什么?”
  他问,执着地要寻得一个答案。
  “没有为什么,身体不舒服就这么简单。”
  “你在撒谎。”他说的斩钉截铁。“你分明就是没有办法嫁给别人,我说过,苏念锦除了我以外,你没有办法再爱上别人的。”
  “你依旧是一样的自大。”我笑。但心里其实明白他说的是对的。
  我确实没有办法嫁给许默然。
  “对,我现在是无法忘记你,但我昏倒却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许默然。召集的我配不上他这份爱,如果如果有一一,当我能够全身心来爱他的时候我会嫁给他。”
  “如果你这辈子都不能呢?”他忙问,平常的坦然自若,运筹帷幄早已消失不见。
  “那就随便找个人嫁了,即使不爱也可以相伴一生。”
  他愤怒一般的冲到我面前,掀开我的被子压了上来。
  “你真像是个禽兽,到处发情的禽兽。”我没有去推他,甚至双手抓住他的领口,低声在他耳边道。
  他却猛然松开站了起来,来回在屋中踱着步。
  良久他才好似投降一般地望着我。
  “到底要怎样你才肯重新接受我?”
  “除非你.去.死。”
  我一个字一个字地顿声道。
  …
  …
  “死,是吗?”沉静许久后他突然出声那声音如此的低沉,带着某种决绝的味道,只是之后却没有任何举动。
  “哈哈 。。。”
  突然间,秦子阳开始大笑起来,笑得弯了腰,借着窗外的月光能看见那宽阔好看的肩膀一颤一颤的。
  “苏念锦,我若去死了你比谁都衷伤的。”笑过之后他静默地开口中。
  “那如果是我去死呢,如果我去死,你会不会一样衷伤?”我没有反驳他的话,而是接着他的话问道,声音平静地仿佛只是在讨论明天的天气如何物价会不会又上涨,今年公务员报考的基数是不是又多了一样简单平常。
  “你若去死,我不会挂念你的。我会找更多的女人,更多更多比你漂亮比你年轻的女人,我会每天跟不同的女人Zuo爱,再选一个门当户对的漂亮女人结婚…”他不停地在说在强调。
  “你在说谎,秦子阳,这辈子你撒的最好的一次谎就是说你爱我,会永远爱我。你撒的最拙劣的谎却是这次。”
  “我们这样相互折磨有意义吗?念锦回到我的身边来吧。?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温柔,是其他人所没见过的温柔,然而这样的温柔之于我就像是一把刀,一把没有磨好的刀,不知什么时候,那个人就给它磨得锋利无比,到时候那个受伤的人又会是自己。曾经被割伤过一次这一次我没了勇气与信心,因为这一次再受伤,也许要的就真的是我的命了。
  “她不会跟你回去的,等她好起来我们就继续把婚礼进行完。“刚刚处理完婚事的许默然一身疲惫地出现在门口,他的气息很不稳带着粗喘,应该是一路小跑上来的。
  “默然…“牙齿紧咬着嘴唇,不知该说些才能,对于他我是内疚到了骨子里的。
  如果可以,我宁愿他大声骂我,怨我,怪我怎么就偏偏在这个时候鸵鸟一般地晕倒,怒斥我为什么要把他一个人留在众人面前面对所有的事情。
  “没事你身体不好就多休息其他什么都别想,等养好了我们再把婚礼补一下。“
  但我知道,这一次不能就这样算了,这一次,我不能够再姑息我自己了。
  
  秦子阳,你痛了吗?47 宁静(完)
  
  “你跟我出来一下。”许默然率先走了出去,随后秦子阳也跟了出去。
  我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们,然而我知道,有些事情并不是我能够解决的,那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事情。
  我苏念锦在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能够成为男人角逐的对象,就如同现在很多看着爱情小说的女生们一样期待着有一天不平凡,却又不敢相信这份不平凡。
  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临关上门前,秦子阳回过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眼是那么的深邃绵长…
  我在想似乎以前以前的很多时候我也是这样望着他的。
  他们两个走了出去,门被很轻地合上了,直到很久之后我才下了地光着脚丫子,什么也没穿,不需要鞋,这种寂静的夜晚里,轻轻解碰着冰凉的地方,像是游魂一样地渡到窗边,刚好看见秦子阳跟许默然的身影两道同样挺拔的身子立在那里。
  每一个都是万里难挑的人,怎么就偏偏被我碰上,也真是好命,可很多人认为的好命,当你真正体会的时候就只有纠结。
  他们两个静默地站在那里不知道秦子阳说了什么,一向温和儒雅的许默然竟然一个着手向他砸了过去,那力道很猛,然而他却不躲不闪不回避,就任凭那一拳头狠狠地落到他的脸上。
  呵这一拳头砸的好,很好。
  但此时此刻的我早已没了所谓的开心和解恨,这一刻的情绪很复杂,复杂到无法用言语去具体解释。
  他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过我能够想象的出,高傲的、冷峻的,抿着嘴,或许还带着血不过他一定不会让人感觉到他的痛。
  而许默然呢,也如同僵硬的木头一样立在那儿。
  很久很久。久到我不想再促看最后回到床上。
  拉开被子,什么都不去想,此时此刻我就想也只想好好睡上一觉,在婚礼前的那一晚,是彻夜难眠的。
  起来后,只有许默然一个人站在我身边。
  样子有些憔悴。
  恩他该是憔悴的,想必婚礼前他必然也是难以入睡的。
  包括昨天,昨天夜里我睡的很好,除了那个梦,那是一个很甜美的梦,只可惜醒了的时候除了那股甜蜜的感觉外什么都不曾留下。
  “你就这样坐了一晚上?”
  “不碍事的。”他抿了抿嘴唇淡淡道。
  “不碍事不碍事,许默然,到底什么事是碍事的?”也不知哪里来的火气我突然大声道。
  “你后悔了,不想嫁我了是大事。”出乎我意料的,他不是不吭声,而是坚定而又迅速地道。
  我愣住了一下子没了话可说。
  “不会的,我说了嫁你就不会反悔,只不过。。。”
  我抬着头,看着他那双眼,充满了红色血丝与疲惫的眼。
  “再给我一段时间。”
  “好。”他说。
  出院后我回了家,谁都没有告诉的去了一趟北京,正赶上雨季,能清晰地听到雨水坠落到地上的声音,滴答滴答…
  这里的人都很好客,至少对于路人来说他们显现了他们的热情。
  北京这座城市在建筑上是很有趣的,很规则,这里甚至很多人不说左右,说南北,我在你南面,我在你北面,这在我们原来的那座城市是很少听到的。
  每天要面临着很多的人,跟普通人一样穿梭在各大地铁中,到处都是人不论走到哪里都是逼仄而让人窒息。
  自己去了一趟王府井小吃街,刚好赶上一个老外在买锅贴。上面明明标着五元钱一个,当他给出事先准备好的五个一元钱时却被人糊弄地最终付了十五元钱。
  这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走过去,用着蹩脚的英语告诉他被人骗了,然而此时此刻竟然也能麻木地看待这一切,这一切跟自己无关事情。只是之后仍是走几步就回过头去看看,看看上面那个写着五元钱一个的标签,顿时觉得好笑。
  “在愣什么神呢”
  我回过头一看竟然是骆怀之。他笑着望着我。
  “怎么傻了?”
  “没,没,你怎么在这里?”收回神我笑着道。
  “一个人呆久了就想出来走走就把看似提前休了,你呢,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愣神。”
  “跟你差不多觉得闷就出来透透气。”
  “要不要去喝一杯?”他主动提议。
  “好啊。”
  我跟他去了海底捞,这里的火锅据说很好吃,服务也很好,当然这种好是对普通人而言,这几年跟着秦子阳见识的多了,再好的服务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了。
  “你的事我都听说了。”没想到东西还没上全,骆怀之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
  “呵呵,想不到我这么有名气了。”
  “你知道我没有恶意。”
  “抱歉,是我比较敏感了。”
  “你变了很多。”他又道,帮我把啤酒倒满。
  “人都会变的。”
  “大学的时候其实我是喜欢你的。”他忽然说,不知道是不是他今天谈话时跳跃性太大,我发现我总是跟不上他的步骤,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是嘛,可是我当时却一点不是连半点都没感觉出来呢。”
  “我是怕被拒绝,你不知道你当时就像是一个假小子很直,我暗示过你很多次,都没有回应,我便以为你对我没有那个意思。”
  “是嘛…”我忽然呵呵地笑了起来,当时,当时的我很迟钝么?我记得,我记得当时我分明是满腔热血地在暗恋着他,小心翼翼地,不过那段爱情与我后来的相比,却是浅了很多,浅得就像是少女一个人的心事,静静地在时光中流淌。
  “我现在很后悔。”
  “后悔什么?”我问。
  “后悔那个时候应该勇敢些。”
  “你有机会的。”我指的是再次见到他时,那次在KTV里.
  “以后的生活已经身不由己了。”
  “身不由己,因为什么,爱情?钱财?还是事业?”说着我干了一杯。他摇了摇头没再继续。我们那天喝了很多,喝到后来他突然抓住我的手,眼睛在这一刻是炯炯发光的。
  “别跟许默然也别跟秦子阳,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我们就过我们简单的生活。”
  我注视了他好一会儿,痴痴地笑了起来。
  “你喝多了,怀之。”
  他静了下来出奇的静,一言不发地看着我,良久,“我确实喝多了。”他道,然后放开我的手。
  那天散了之后,我们便没有见面,只是觉得有些好笑,有些时候生命中一小点的改变其实都可能影响到我们将来人生的轨迹。
  我每天都在地铁上,看着那些为生活而忙碌的人,这里有多少希望赶快找个爱自己的人,条件又好的人能够让自己摆脱窘迫的生活。
  “如果有一个男人比你大二十岁,他要跟你睡一个晚上,给你十万,你会答应不?”一个女孩笑呵呵地问着旁边有些微胖的女孩。
  “那得看他长得怎么样”
  “能怎么样,那么大的年龄,跟你爸差不多呗。”
  “不干。”
  “那一百万呢?”女孩继续发问。
  头发偏了一下眉头紧蹙,想了想。
  “还是不干。”
  “一千万?”
  咬着嘴唇,小声道:“干!!”
  多少人每天都在妥协当中,迫于现实的窘迫,迫于没房没车的现状,而不得不重新做考虑,然而又有几个人如同我一般,站在这样的天平上,却逃荒一般地来到了这座人满为患的城市。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的是,即使这一切都满足了人终究还是不会满足的。
  简简单单才是最好的。
  不太习惯旅馆的生冷,我在这里租了一间房子一个月两千元钱。屋子不大,但很温馨。
  每天都在做些简单的事,很宁静。
  然而随着许默然的到来,这份宁静不能够再持续下去了。
  当我买了一大堆菜回去的时候,许默然正站在楼下,他手中拿着一根烟,他是不吸烟的,如今却手拿着烟站在那里。
  听到脚步声便知是我一般地回过头。
  “你回来了?”
  “恩。”我点头。
  “该回家了。”他说
  “恩。”我仍是点头。
  “我们把婚礼补上吧。”
  “恩。”
  他笑了,眼光洒在他的脸上,那张英俊的,晒黑了的脸上。
  他接过我手上的菜,很自然的,仿佛给我提了一辈子的菜那样自然。
  然后随着我上楼。
  “围裙在哪里?”他问。
  我指了指门后。
  他把部分菜放在冰箱里,就围上围裙,那是一条维尼熊的,套在他身上竟然奇异的搭配,给人暖暖的感觉。
  “这些菜交给我吧,你进屋里歇会儿。”
  他如同那次给我做鱼时一样,熟练地在威望里指挥着锅和大勺。
  当所有菜都做好的时候,他摘下围裙,是粉红色的,怎样看都跟他很是不搭。
  他看着我,嘴角挂着清浅的笑容。
  “尝尝我的手艺。”
  我点了一下头接过他递来的筷子,小口吃了一块豆腐。
  “很嬾,味道很好。”
  “那就多吃些。”他挽起袖子,开始给我剥虾,那又漂亮的手很仔细地开始剥着虾壳,最后逐一放到我的碗里。
  我迟疑了一下才用筷子夹起放入口中。很嫩很香。
  “念锦…”
  他轻轻唤我。
  “恩?”我抬起头,细碎的阳光从透过窗户射了进来,淡淡地沿着他的侧脸开始游走。
  那张俊秀却有些岁月痕迹的脸冲着我嘴角微微扯开。
  “就这样一辈子,好不好…”他的声音很轻很轻,但却那般滞重地敲打在我的胸口。
  就这样…
  一辈子…
  好不好…
  …
  …
  时间过了很久,仿佛一个世纪,我启口,仿佛有鱼刺儿哽在喉咙,直到不停地咽下几口唾沫才得以开口。
  “好。”
  他剥虾的手停了一下,捏着虾的两根手指愈发紧了。最终放开如常态,继续有条不紊地剥着,然后小心稳妥地将它们放在小碟中递给我。
  我看着那一小盘剥好的虾,也许…这就是幸福吧。
  
  ————————完————————
版权归作者所有,

好看的txt电子书https://Www.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8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